澳洲華女被姨夫捆綁刺30刀拋屍野外(圖)



冷孟梅生前照(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7月01日訊】據成都商報報導,澳洲女學生被殘忍連刺30刀後,拋屍野外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而對她狠下毒手的竟然是她的姨夫。

隨著案情的進一步發展,更多的作案動機和細節也被揭開。

警方在凶嫌巴雷特的手機裡找到了13張照片,照片顯示在冷孟梅生命的最後幾個小時,嘴被白布堵著再被黑色膠布封住、雙手被捆綁,全身赤裸躺在她的床上,照片中冷孟梅一臉驚恐。

25歲的冷孟梅生前與她的姨媽(巴雷特的中國妻子)、表弟以及巴雷特一起居住在悉尼墾思。

警方稱,巴雷特錄下了自己在浴室的化妝臺後面藏匿攝像機的視頻。在那個視頻中,巴雷特看似在做一些「準備泡澡」的工作,其實是在安裝攝像頭,然後叫冷孟梅進來洗澡,隨後冷孟梅脫衣、洗澡都被錄進了視頻。

巴雷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是什麼原因對自己的親人狠下毒手?

「我和我姐都被他騙了。平時一家人都是生活在一起的,一點都看不出來他有變態的跡象」

冷孟梅遇害之後,冷孟梅的母親張梅再也沒有見到過貝雷特。她把貝雷特稱為「死胖子」。據張梅透露,冷孟梅的姨媽曾在貝雷特被抓進監獄後去看過他一次,主要目的是想讓他開口認罪。

一提到貝雷特,張梅脫口而出「太變態了。」在昨天早上警方公布的細節裡提到,貝雷特還拍了各種視頻。對此,張梅表示:「他就是個畜生,是個變態。」

當被問及「貝雷特平時是否有對冷孟梅圖謀不軌的跡象」時,張梅表示否認。她說:「我和我姐都被他騙了。平時一家人都是生活在一起的,一點都看不出來他有變態的跡象。

現在回過頭去看,他就是個兩面人。私底下的一面很變態、很恐怖,在人前的時候,又竭力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彬彬有禮的人。

他之前從來沒有在我女兒面前摸摸搞搞過。我女兒、我姐和我都經常保持溝通的,什麼話都說。如果他有不軌,孟梅早就會告訴我們了。他隱藏得太深了。」

據張梅透露,貝雷特的父母是離了婚的,以前跟著母親、外婆和繼父一起生活。他們平時關係也還不錯,並沒有國內離異家庭的那些矛盾。29日上午的庭審,貝雷特的母親和繼父都來了。

「他沒有工作,我們供他吃喝」

張梅說:「他沒有工作,白天睡覺,晚上打遊戲。我姐都沒說他什麼。我們供他吃、供他喝。每次問他工作的事,他就說‘已經投了簡歷,還沒有回覆’。出了這樣的事,我姐真的很自責,稱沒看清這個人。」

張梅還說:「家裡其他小孩都不怎麼搭理他。只有孟梅會很好心地跟他說話。孟梅甚至從來都沒有跟他發生過口角,沒有想到這個畜生竟然對她下毒手。」說到這裡,張梅深深地嘆了口氣。

回憶事發細節

「製造假像他把拖鞋放在門口」

讓張梅感到憤怒和可怕的是,貝雷特作案後一直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一點都沒有覺得害怕。

張梅說:「殺死孟梅那天,他還拍了照。然後,星期五把孟梅裝進大的塑料袋裡,再搬到汽車的後備廂裡。可能孟梅那個時候都還沒有斷氣。星期天他去拋屍,晚上去接我姐回來,還和他們朋友一起吃飯喝酒,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

之前,有一些媒體質疑冷孟梅的姨媽說話有前後矛盾的地方。對此,張梅表示:「其實,一直都是他在誤導我們。我和我姐都很容易相信別人,所以他說什麼我們都相信了。他說‘孟梅出去了、一會兒就回來’、‘孟梅跟個男孩出去了’。就是受了他的誤導,之前我們才一直認為是另一個男孩。」

張梅還向記者回憶了事發當時的一些細節:4月21日晚上10點多,孟梅跟她的姨媽通了電話,說她要早點睡。她姨媽在Wollongong上班,要坐一個小時的火車。當晚最後一個電話是12點多打給雅思老師的。因為雅思老師答應讓孟梅擔任她的助理。(因此,張梅等人推斷出事時間是22日凌晨1~3點多)

至於為什麼事發3天之後才報案,張梅告訴記者:「放公眾假期的時候,當地人多去南山看紅葉,南山那邊沒有手機信號。他一直給我們說‘孟梅肯定跟同學一起出去玩了,她肯定會回來’,我姐也沒往壞的方面想,只以為她是跟朋友看紅葉去了。」

目前,貝雷特(Barrett)除了被控謀殺罪之外,還面臨另外27項指控。其中包括非法拘禁、猥褻、未經同意拍攝他人私處等。

責任編輯:簡明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