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樹斌改判無罪 家屬要求追責與國家賠償(圖)

2016-12-03 16:01 作者: 苗薇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備受關注的聶樹斌案改判為無罪。(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12月3日訊】(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12月2日,在聶樹斌被執行死刑21年後,他的家人等來一紙無罪判決。目前,刑事錯案獲得糾正,作為後續的國家賠償以及責任追究也越來越受到關注。

據大陸官媒報導,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對原審被告人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再審案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改判聶樹斌無罪。

中國最高法在判決書中寫道,聶樹斌案關鍵事實不清,口供前後矛盾,原卷宗裡關鍵的證據丟失,作案工具的認定也有疑問。判決書中還寫道,沒有證據顯示辦案人員存在刑訊逼供行為,但是「不能排除存在指供、誘供的可能」,「本案缺乏能夠鎖定聶樹斌作案的客觀證據」。

這宗冤案發生於1994年8月,聶樹斌被指尾隨下班女工康某,將對方拖至玉米田打暈後強姦,再用身上的花上衣勒死。當年媒體刊出報導曾稱,辦案的石家莊郊區公安分局人員「奔波認真調查訪問」、「艱苦細緻工作」,並「巧妙利用攻心戰術和證據,經過一個星期的突審」,聶終於供認犯案。

專家:該案國家賠償可開提高精神撫慰金賠償先河

聶樹斌案改判無罪,國家賠償將如何計算?同樣是在被執行死刑後改判無罪,聶樹斌案的國家賠償方式,也許和呼格案類似。

2015年2月3日,呼格吉勒圖父母從內蒙古高院領取了國家賠償金205.96萬。呼格吉勒圖案接到的國家賠償中,主要有三塊。第一是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總額是國家上年度職工年平均工資的20倍;第二部分是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由國家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乘以被羈押的天數得出;第三部分是精神損害撫慰金,不同的案子這一部分差異較大。

據《搜狐新聞網》報導,聶樹斌案後續的國家賠償、司法救助、追責等工作將啟動。

據重案組37號12月2日報導,聶樹斌母親張煥枝在宣判當天下午表示,下一步要就該案提出國家賠償。她準備繼續委託為聶樹斌案代理的李樹亭律師作為代理律師,另外再請一個專門辦理國家賠償案件的律師。至於國家賠償的金額,她需要專業律師幫助進行核算。

政法大學刑事訴訟法專家洪道德向重案組37號分析,國家的死亡賠償金主要由人身自由賠償、人身健康賠償、經濟損失賠償、物質損失賠償以及精神撫慰金賠償五方面組成。在聶樹斌案改判前,所有的國家賠償的案件中,精神撫慰金的數額都沒有超過前四項賠償金額的總和。

洪道德表示,聶樹斌案影響之大波及甚廣,司法界可以開提高精神撫慰金賠償的先河,讓這種冤案當事人能夠進一步得到物質和精神方面的雙重安慰。

聶樹斌無罪了,該追責那些有「罪」的了

聶樹斌母親張煥枝昨日走出法庭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接下來就國家賠償問題會和法院一起努力,而追責的問題也一定會繼續,不會放棄。在國家賠償之後,張煥枝準備向涉及本案的相關人員提出追責。

在追尋「真凶「的21年裡,聶母張煥枝「到處奔波,到處碰壁」。很多人的命運也因這件疑案變軌——年輕人失去生命,伸冤母親漸漸老去,曝光此事的警官被調離崗位。

隨著聶案真相大白於天下,幕後的層層阻力也浮出水面:早年間有省領導批示快殺;省政法委書記親自坐鎮三天,指揮「真凶」王書金翻供,還在開庭前進行「模擬審判」。而這一切事實都指向了一個人——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張越。

今年6月11日,《搜狐網》披露聶案的背後黑幕,稱該案黑手除了在政法系統一手遮天「河北王」前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還有前國安部長許永躍。

2005年1月,聶樹斌案真正的凶手王書金在河南落網,後主動供述稱自己是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真凶。聶樹斌案「一案兩凶」首次曝光後,當時,河北政法委組成工作組,重新調查聶樹斌案,承諾爭取一個月後召開新聞發布會,向全國公告。

但在2007年底,張越由公安部調任河北後,聶樹斌案也就此沒了下文。據陸媒引述知情人表示,張越插手此案,與一名原省政法系統的「老領導」許永躍有關。21年前,公檢法機關曾有人提出異議,認為聶樹斌只有口供沒有其它證據,要求改判。許永躍則下令要殺,而且快殺。

2015年4月,香港《動向》雜誌援引山東省法院系統知情人士披露,聶樹斌冤案由許永躍一手造成,許當時剛任河北省委副書記不久,急於出政績,未調查清楚即批示對聶案從重從快。

此前還有報導稱,快速槍決聶樹斌是為了將其器官移植給中共某外交系統高官。

《財新網》今年6月曾引述《大河報》副總編馬雲龍表示,真正的徹底追責是不可能的,因為「涉及到的背景太黑暗,涉及到的人官兒又太大」。

資料顯示:許永躍於1992年調任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1995年任河北省委副書記,兼任省政法委書記;1998年任中共國家安全部部長,2007年卸任。

律師呼籲廢除死刑

21年的冤情得以洗脫,但聶樹斌永遠長眠於地下。昨日,聶樹斌改判無罪後,聶樹斌母親得知兒子無罪的消息,失聲痛哭:「我等這個無罪判決等太久了,我很滿意這個結果,可我兒子再怎樣也回不來了,我很想他。」

聶樹斌案改判無罪,對聶樹斌已無實質意義。人死不能復生,這是死刑最大的危害,如有冤案,永為冤案。在聶案結果終於出爐後,廢除死刑的討論又一次捲土重來。

據香港《無線新聞》報導,有刑事案律師指,近年有多單大案平反,但只是眾多冤假錯案的冰山一角。其中包括被指在1996年姦殺女子的內蒙青年呼格吉勒圖,他在案發後兩個月被處死,直至前年年底改判無罪。當年涉及呼格冤案的公安專組組長馮志明,今年十月被控受賄三千多萬,判監十八年。另外還有二十多名相關的官員,包括當時辦案的公安、檢察院和法院官員,被處黨內嚴重警告。

律師莫少平表示:「很多案外因素的干擾,也體現了中國的司法,沒有真正做到司法獨立,政法委的意見,各方面的協調等。作為法官,作為法院,沒有真正做到對一個案件,我對事實,對法律負責,其他任何個人、任何行政機構去幹涉這個司法,我都應該不予理睬,沒有做到。你不真正的司法獨立,這種冤假錯案,它仍然會層出不窮。」

莫少平又表示,聶樹斌案件反映,一宗案件由判處死刑到執行期間,要多番檢視案件的細節有沒有問題,中短期要減少適用於死刑的罪行,長遠而言,應該要廢除死刑。

據法新社報導說,中國司法當局在官方微信網站報告重審聶樹斌案並改判聶樹斌無罪。聶樹斌的家人悲痛強調,聶樹斌被屈打成招,被迫承認強按在他頭上的指控。

法新社評論指,中國法庭判決率高達99.92%,司法判決錯誤常常由警方的嚴刑拷打呈交的結案證據造成。中國是世界人口最多國家,也是最為頑強抵抗取消死刑的國家。一般認為中國每年處決數百罪犯,但具體被行刑人數卻是國家機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