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臥底!山東國軍7個師是怎樣被殲滅的?(組圖)

「蔣介石身邊最危險共諜」韓練成(二)

2016-12-11 08:28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2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國軍準備開赴剿共前線。

南北夾擊 國軍制定「魯南會戰」計畫

1947年元旦,陳毅粟裕共軍秘密運動到山東魯南的嶧縣、棗莊地區集結,然後突然趁夜向徐州綏靖公署主任薛岳指揮的國軍整編第26師及第一快速縱隊發動猛烈進攻,亦稱「嶧棗戰役」。經過18天激戰,共軍以傷亡8000餘人的代價,殲滅國軍第一快速縱隊、2個整編師和4個旅,共計5.3萬人。並繳獲美式105mm榴彈炮48門,坦克24輛,汽車470臺,以此為基礎組建了華野共軍特種兵縱隊,準備跟國軍大打內戰。

此戰失利後,參謀總長陳誠上將認為國軍依然佔有戰略優勢,便和薛岳又制定了一個「魯南會戰」計畫,準備反擊共軍。蔣介石對「魯南會戰」非常重視,陳誠本人也親自坐鎮徐州督戰。該計畫的重點是:在隴海路東段與膠濟鐵路西段分別組織兩個攻擊集團,南北對進,在1947年3月美、英、蘇三國外長在莫斯科會議之前,聚殲陳粟華東野戰軍(簡稱「華野」)主力於臨沂地區。南線突擊集團由第3兵團司令官歐震指揮,由王牌精銳整編74師(即第74軍,軍長張靈甫,前任軍長王耀武)、11師(即第18軍,軍長胡璉,前任軍長陳誠、黃維)、25師(即第25軍,軍長黃百韜)、64師(粵系王牌軍)及第7軍(桂系王牌軍,軍長李本一)共20個旅組成,分三路向北進攻中共華東局、華野共軍指揮部所在地臨沂。北線輔助突擊集團由第二綏靖區副司令官李仙洲指揮,以整編第12師、第46師(即桂系第46軍)、第73軍共9個師,向萊蕪、新泰地區開進,策應南線的作戰。

與共軍接頭密謀 韓練成出賣國軍


海南島土共猖獗,最後淪陷於林彪四野共軍,張靈甫74軍全軍覆沒,也跟自稱「毒蛇」的韓練成有密切關係。

也就在1947年元旦這天,華野司令陳毅收到了中央軍委的密電,通知說國民黨第46軍已由廣東海運青島,該軍有投共的可能,望華野速派中央委員一級大員前往聯繫該軍軍長。陳毅隨即派出華野政治部主任舒同、敵工部長楊斯德等人喬裝打扮,前往密會,雙方一對接頭暗語,發現自稱「毒蛇」的韓練成居然是周恩來安排的潛伏共諜


白崇禧親外甥海競強師長,20歲時便參加北伐汀泗橋、賀勝橋血戰,抗日參加過淞滬、徐州、武漢、桂南等會戰。

毒蛇韓練成告訴陳毅派來的共軍代表說,他無法蠱惑煽動國民黨第46軍投共,因為這是國防部長白崇禧親自建立掌握的桂系軍隊,一直是堅決反共的「頑固派」,三個師長都不可能聽他的,其中一個師長是白崇禧的親外甥海競強,另一個是桂系的少壯派軍人,他只能自己伺機暗中協助共軍。韓練成與共軍代表商量,決定在日後適當的時機,由韓利用軍長的職權將46軍引入華野預設的包圍圈,一舉殲滅。為此,中共華東局派出華野敵工部長楊斯德、膠東軍區政治部聯絡科副科長解魁兩人,前去國民黨46軍軍部臥底。

為了保護這兩個共軍臥底的安全,為他們製造公開合法的身份,這條毒蛇便給46軍中一個開小差的羅團附羅織一項大罪名,向上峰誣告羅是「托派」,上峰震怒,毒蛇槍決了羅團附,以羅的人頭作為楊、解兩人的「進身之階」,並任命楊斯德為46軍軍部秘書,解魁為諜報員,隨時可與陳毅聯繫。

聲東擊西 陳粟共軍製造敗退假象

1月28日,徐州綏靖公署主任薛岳上將給南線歐震集團下達作戰命令。1月31日,歐集團各王牌軍以左、中、右三路縱隊齊頭併進,步步為營,穩紮穩打,由南向北面的華野共軍首府臨沂平推,使陳毅粟裕無從下手。與此同時,北線的李仙洲集團則孤軍深人,威脅華東共軍的大後方。

面對南線國民黨歐震集團的強大進攻,陳毅粟裕知道臨沂難以守住,便想出了一個大膽冒險的詭計:置南線之歐震重兵集團於不顧,不惜放棄臨沂,誘使北線的李仙洲集團冒進;同時華野主力則隱蔽兼程北上,伺機圍殲相對較弱的李仙洲集團。2月6日,毛澤東回電批准了陳粟的計畫。華野參謀長陳士渠率2個縱隊偽裝成華野主力,在臨沂地區做出無力抵擋歐震集團進攻的姿態,並讓中共地方武裝在兗州以西的運河上架橋,造成華野主力潰退,向劉伯承鄧小平共軍靠攏的假象。而真正的華野主力7個縱隊約27萬人,則星夜兼程,秘密北上,對李仙洲集團實施分割包圍。


山東陳粟共軍在行進中。(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歐震集團沒費多大力氣,便於2月15日佔領一座臨沂空城。陳誠認為國軍已經取得「臨沂大捷」,華野共軍主力已經被國軍的強大攻勢所擊潰,於是同時向南北兩線國軍下達了總攻擊令,命李仙洲集團固守新泰,並派出部隊側擊已經「總退卻」的陳粟和劉伯承共軍。

察覺異常 王耀武下令李仙洲部北返

然而,鎮守濟南的國民黨第二綏靖區中將司令官王耀武,此時卻憑自己敏銳的直覺,加上最新偵查報告,判定南線國軍不可能有什麼「大捷」,共軍主力似乎並未遭受重創,而陳誠的總攻部署過於冒險,李仙洲集團如繼續北進,有遭共軍圍殲的危險。2月16日,王耀武獲得其頂頭上司薛岳的批准,下令其屬下李仙洲集團北撤。

陳誠得悉消息後,堅持認為共軍主力無力抵抗歐集團的強大攻勢,已經潰退,嚴令王耀武命其部李仙洲集團堅守萊蕪、新泰,不得後撤。陳誠強調,南北夾擊之戰略部署,關乎黨國剿匪大業,不得有絲毫延誤和閃失。2月17日,王耀武在無奈之下,只好命令正在北撤中的李仙洲集團掉頭南返。

沒過多久,今年1月份魯南「嶧棗戰役」被俘的部分國軍官兵乘亂逃回萊蕪,向副司令官李仙洲告急說:他們看到大批共軍正向萊蕪扑來。王耀武立即命令韓練成率46軍由新泰星夜返回萊蕪,令李仙洲待46軍到達後,率全軍立即北返。

補給被切斷 李仙洲決定突圍

剛換成美式裝備的46軍開拔行軍時,遇上一連數日的陰雨,輜重、大炮、人馬都陷進鄉間的泥沼裡,寸步難行。在泥沼中掙紮了兩天,全軍都變成了「泥人」。好不容易從萊蕪到新泰,剛停下休息,就接到上面的命令,說要放棄新泰,撤回萊蕪。撤退途中還有一大群難民湧入,跟國軍一起撤退,場面一片混亂。等返回萊蕪之後,46軍立刻又被要求再回新泰。如此被反覆折騰了一個多星期,搞得全軍上下疲憊不堪,怨聲載道。大家十分不解,為何指揮中樞會下達這樣的瞎折騰命令?

等73軍行進到萊蕪縣城停駐,46軍駐紮城西山頭後,新26師在21日又被共軍壓迫,退到吐絲口東南,萊蕪的補給線已被全部切斷。空軍偵察發現有數萬共軍,經泰安向肥城運動。王耀武考慮到萊蕪的補給和濟南的安危,判斷前來包圍萊蕪的共軍至少有20萬以上,當即下令李仙洲率第46、73兩軍迅速向吐絲口方向突圍,向新36師靠攏。

毒蛇施詭計拖延 共軍完成合圍

李仙洲遂決定於2月22日突圍。毒蛇韓練成為了給華野共軍爭取時間,完成對國軍的包圍,找藉口說46軍非得需要一天時間進行整頓;而且夜間突圍危險大,白天則有空軍掩護,把握較大。王耀武接到李仙洲的請示,猶豫許久,最後還是妥協遷就,決定23日清晨再突圍。

自22日到23日這兩天,毒蛇韓練成為了防止李仙洲臨時變更部署,幾乎寸步不離纏著李。拖延到23日快要突圍時,韓練成忽然說46軍有一個團在堅守陣地,非得他這個軍長前去才能撤下來。李仙洲不疑有詐,便放走韓某,豈知毒蛇這一溜走,就蹤影全無。李仙洲派人尋找,苦等3個多小時,仍不見韓的任何消息,這才下令突圍。

正是由於毒蛇用陰謀詭計拖延了一天多時間,才讓陳粟華野完成了對李仙洲集團的合圍,在國軍撤退的必經之地布下了「口袋陣」。

猝不及防 國軍遭遇共軍「口袋陣」

據有關資料和46軍僥倖逃生的士兵回憶,當第46軍與73軍並行在平整的大汶河河谷中,猝不及防,埋伏的共軍突然開火,四周毫無遮蔽的掩體,國軍無險可以據守。兩個不同番號的軍隊,原本有各自的作戰指揮體系,但在慌亂中一攪和便全亂了套。連總指揮官李仙洲和73軍軍長韓浚也被衝散。連長找不到自己的兵,重機槍的槍身也找不到它的機架。國軍各部都茫然地奔逃流竄,卻不知道應該往哪一個方向突圍。機槍和迫擊炮聲如炒豆子一般在四面八方響起,子彈嗤嗤地在身旁密集穿梭,46軍士兵一個一個中彈倒地。頭頂上,兩架國民黨飛機在低空盤旋,卻似乎無法分清敵我的陣地,只能盲目用機槍掃射,不少國軍士兵中彈倒下。73軍少將師長田君健等2名將官陣亡,僅有新36師師長曹振鐸和少數官兵僥倖逃生。

萊蕪之戰,陳粟華野7個縱隊27萬人,以放棄共區首府臨沂和傷亡8000餘人的代價,殲滅國軍第46軍、73軍、第12軍的7個師共5.6萬餘人,俘虜國民黨徐州綏靖公署第二綏區中將副司令官李仙洲以下將官21名,繳獲各種戰炮457門,輕重機槍2056挺,長短槍1萬1千餘枝。再加上中共阻擊部隊和地方武裝所殲滅的國軍,國民黨此戰損失共7萬餘人。

國防部長白崇禧的親外甥、188師少將師長海競強也在此役中戰敗被俘,被中共關押了兩年多才釋放。後來,海競強隨國軍撤退到臺灣後,再也不讓帶兵打仗,無奈只得脫下軍裝,改做商人謀生。

共諜韓練成出賣國軍,是1947年國軍萊蕪戰敗的重要原因之一。海南島共匪猖獗,最後淪陷於林彪四野共軍,張靈甫74軍在山東孟良崮全軍覆沒,也跟這條毒蛇有密切關係。韓練成深受蔣介石、白崇禧的恩惠照顧和信任,曾在蔣、白兩人面前感激涕零,發誓效忠,報答黨國,卻在抗戰期間便賣主求榮,認賊(中共)作父,致使數十萬國軍喪生,罪大惡極。他這段骯髒的歷史把他永遠地釘在了恥辱柱上。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