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者下地獄,懦弱者吸霧霾(圖)

2017-01-10 11:21 作者: 押沙龍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霧霾對孩子們危害巨大。(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1月10日訊】這幾天心情有些煩躁,是因為霧霾

孩子嗓子疼,咳嗽,讓她請了一天假。在班級群裡張羅安裝淨化器的事情,但是在教室那個環境裡,淨化器有多大的效果,也沒有把握,但總是希望能有一臺。可就是這件事情也沒有能夠交涉成功。

生活在這個國度裡的父母,經常會有一種無力感。這種無力感相當地折磨人。

其實,仔細想起來,我們已經吸過很多年的霧霾了,只是一開始我們不知道那是什麼。我們傻乎乎地覺得那是霧,或者是沙塵,或者是什麼別的東西。我們根本不知道有個東西叫PM2.5,會滲透到我們的肺泡裡,進入我們的血液裡。

而我們能知道這一點,恐怕很大程度上要感謝美國大使館。他們堅持每天公布pm2.5指數的時候,很多人才第一次知道有這麼個東西,而現狀又是如此可怕。

當時我們的媒體是怎麼譏諷美國大使館啊。這是干涉我們的內政,這是暖風熏的遊人醉,錯把中國當美國……

我現在還記得電視上那些專家一臉遷就無知者的笑容,解釋pm2.5並不可怕,中國目前也不需要公布pm2.5的指數。

當他們終於掩蓋不住實情的時候,也就承認了一切並非他們說的那樣。

可是沒有人道歉。從來沒有。

政府沒有道歉,媒體沒有道歉,專家也沒有道歉。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的那樣,就像美國大使館從沒有被他們譏笑過一樣,就像專家們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們pm2.5並不可怕一樣。

他們當初真的不知道麼?一個十幾億人的大國,有著龐大的智囊和技術團隊,他們會不知道這麼簡單的事情麼?

有的時候,我真的想跟那些小粉紅們說說,我為什麼對美國恨不起來。我知道國家之間有利益衝突,我知道地緣政治的博弈,但是我也知道,有一群美國人當初告訴過我們,我們的空氣是非常危險,有一種叫pm2.5的指標嚴重超標,應該想辦法,應該去治理,應該去淨化,應該戴上口罩,否則人們健康會嚴重受損,孩子們的健康更會嚴重受損。而我們的媒體告訴我們,這些美國人在撒謊,在搗亂。

我該去恨誰?

前兩天我看到了楊樾的一篇談霧霾的文章,我剛剛轉發,那個文章就被刪除了。楊樾說的也許對,也許不對。文章本身並不重要。但問題是它就這樣被刪除了。為什麼呢?所有人都知道為什麼。

為什麼很容易理解,但是,憑什麼?

前兩天,看到孩子嗓子疼,我很生氣,在飯桌上說了一些牢騷話:為什麼學校裡沒有新風系統,那些機關裡卻有?要治理霧霾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那些大小領導們都露天辦公,當然還有一些大家能想到的牢騷話。

我的岳父聽了很緊張,說你怎麼能當著孩子的面說這些話呢?孩子要是到外面亂講怎麼辦?

我聽完這話,當時氣憤地難以自抑,覺得空氣環境如此惡劣,如果連一些批評政府的幾句牢騷話都不敢說,這還叫個社會麼?

但是時過境遷,我理解他們那一代人。他們是被恐懼壓垮脊骨的一代,他們見到過我們沒見到的恐懼,這種恐懼最終轉化成了敬愛。我對於那一代總體來說不抱什麼希望,只願他們不要影響到未來一代。我從來都反對隔代教育,其中就有這種因素。現在一代的父母有稱職的,有不稱職的,有好的,有不好的。但是老一代的,他們的精神世界幾乎全都是存在嚴重殘缺的。

但是我們不一樣有恐懼麼?當然,恐懼感沒有當年那麼強烈,但誰能否認它的存在?我寫的這篇文章裡,難道不是有意避開了很多我想說的話麼?這是一個懦弱者的國度。

勇敢者會付出代價。就像當年孫志剛事件,推動那個事件的媒體人下場又如何呢?他們用自己的前途付出了代價,然後被我們忘卻。

我們比前輩的長處在於,我們知道恐懼的存在,知道那是恐懼而不是真理,我們也知道恐懼下面有一個不能被抹殺的是非。未來的進步,未來一代的藍天,就藏在這些懦弱者自知懦弱的種子裡。

孩子的課文裡有一課,是一首詩:

我愛祖國,我愛萬里長城;

我愛小河,我愛五星紅旗;

我愛白鴿,我愛紅領巾;

我愛花朵,我愛爸爸媽媽;

你要問我最愛什麼?

我最愛我的祖國。

我告訴孩子,這首詩是胡說。沒有人會像爸爸媽媽一樣愛你,沒有人會像你自己一樣愛你,紅領巾不會,祖國也不會。

難道不是麼?在我孩子剛剛出生的那一年,有一群外國人告訴我們這種空氣會毒害我們,而我們的祖國告訴我們,這些外國人是別有用心的壞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