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流氓:東京遊行 臺南組黨 強拉川普女拜年(圖)

2017-02-08 09:35 作者: 羽談飛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川普女兒、外孫女造訪中國大使館(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2月8日訊】川普(特朗普)不給華人拜年,那就倒逼他一下子,於是就有了紐約時代廣場百餘家華企給川普拜年的鬧劇;廣袤的國土沒有一寸遊行之地,那就出東海去遊行,於是就有了東京反日遊行的滑稽戲;泱泱十四億陸民沒有組黨的底氣,那就跨海峽上島去,於是就有了臺南人民共產黨擁護九二共識的肥皂劇。東京遊行臺南組黨,強拉川普女拜年,冥思苦想豁然開朗,為何盛世出螻蟻?因為盛世產流氓。

昨天我寫的《臉皮本天生,高貴在羞澀》,不知敏感在哪裡,但各大論壇都下架了,莫非問題真的就出在臉皮?中國人鄰里吵架最愛罵的一句話是「你還要不要臉」?這句質罵貌似簡單,但其信息量大。一般而言,通情達理、明辨是非者被稱之為要臉皮,與之相反者就叫不要臉,不要臉當然就是耍流氓。但是,臉皮畢竟不是中國人必須要活的東西,還有一個東東遠比臉皮在國人心中更有份量,這就叫臉面,也就是面子。臉面與臉皮有啥差別呢?

臉面是社會屬性的價值觀,臉皮是自然屬性的價值觀。人的自然屬性就是人性,人性的自然延伸是感同身受,感同身受的社會要求就是人人平等。如果社會屬性與自然屬性是相容的,如平等社會,則臉面與臉皮就具有同義性,要臉皮就是要臉面。但如果社會屬性與自然屬性不相容,譬如等級社會,臉皮依然是臉皮,但臉面就是一種彰顯等級秩序的優越感,臉面與臉皮不但不同義,幾乎是完全的反義。

只要有等級,就必然有奴役,奴役者雖然沒臉皮,但他有臉面,而被奴役者呢,既沒臉皮也沒臉面,但他們都在沒臉沒皮地奮鬥臉面。因此,在平等社會,誰不要臉皮就慘了,因為他將活得很沒臉面,川普雖然執掌陸海空三軍總司令,面對小法官的凍結令也不敢耍流氓,因為他和所有美國人都知道,人人守規則,有了臉皮才會有臉面。

但在等級社會,誰要臉皮就慘了,因為他將活得很沒臉面。要想活得有臉面,那就只能比拚耍流氓,這就叫盛世流氓,流氓如果耍得好,就可以活在威虎山,死在八寶山。而要臉皮者呢,只能做流氓的肉餡,這就叫盛世螻蟻,要麼去地獄,要麼去監獄。等級臉面是身在「盛世中華」的名片,沒有誰想做螻蟻,所以幾乎舉國皆流氓。螻蟻想做流氓,小流氓想做大流氓,大流氓想做蓋世大流氓,於是就有了紐約拜年、東京遊行和臺南組黨。

我在納悶一個問題,你都移民離開中國去了日本,連自己的生生之地都丟下了,去日本不就喜歡日本麼?難不成離開中國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好愛我中華啊?難不成移民去日本就為了打入敵人的心臟啊?日本是現代文明國家,遊行示威是受法律保護,奇怪的是,沒聽說日本華人抗議大陸遍地哀鴻的遊行示威,但只要日本一說令大陸不高興的話,他們就出來遊行示威了。無論如何,這很難用一句「仇恨教育的惡果」可以解釋的,因為這不符合人性常識。

因此,我斷定在國外所有的愛國大遊行,背後一定有一隻流氓之手在耍流氓。同理,臺南組黨也一個道理。作為生長於臺灣的臺灣人來說,他們一定深知自由不是從天而降的血淚歷史,沒有一個臺灣人會蠢到自己親手去埋葬這來之不易的自由。因此,依照最簡單的常識,我還是認為臺南組黨的背後有一隻流氓之手在耍流氓。至於東京遊行和臺南組黨背後的流氓是誰?你不知道也就別問我,我也不知道該問誰去。但是,我們還是可以對一下口型:「警惕一切反華流氓勢力,」他們不但意在搞爛中國,而且為了徹底爛搞中國還必須得搞爛亞洲搞爛世界,他們不是為了讓中國與世界接軌,而是為了讓世界與中國接軌。

不要臉皮耍流氓,這需要強大的小心臟,所以,國人的素質雖然都不高,但國人的心理素質在全世界都是槓槓的,這都是因為從小混跡流氓窩子百煉成鋼。在國內流氓成性,出國必然有慣性。外長大人在渥太華呵斥女記者時的一擺頭、一斜眼、一黑臉,全世界人民的小心肝都碎了,但外長依然是外長,心臟不但沒碎,反而還被封功打賞,因為祖國的心臟比外長的心臟更鋼強。

這還不算啥。2014年1月,駐日大使在日本的《每日新聞》發文猛批安倍拜鬼,與此同時,中國駐世界各國的外交官都同步在駐地國媒介發文齊齊呼應,真是掀起了一場譴責安倍的全球浪潮。當時我就想,中國外交官都可以在別人自己國家主要報刊發文批別人的首相,你能不能也讓駐華外交官在中國的小報刊發文批一批小村官呢?我想了也是白想,這個大家都懂的。但是,盜亦有道,流氓也不能這樣耍啊,自己拒絕一切自由來反自由,卻毫不臉紅地用盡別人的自由去指責別人的自由,流氓能耍到如此登峰造極,我就知道這國已經踩死油門,狂奔在不歸路上。

不要臉皮耍流氓,一旦走上了流氓之路,開弓沒有回頭箭,流氓手段必無底線,因為流氓只能贏不能輸,一旦失守就必然萬劫不復。因此,對君子亮劍,對紳士出招,對良善下手,對正義漠視,對公理無視,就成為流氓永保太平的工作主線,並且無所不用其極。但這些還不算最流氓的招數,還有更流氓的。前美國總統說過:「流氓只能聽懂飛機大炮和核子武器」,這話千真萬確。凡是能在暴力上打得過的,流氓都不怕,但在暴力上打不過的,流氓就怵了。流氓不怕君子耍流氓,但非常怕能揍扁自己的君子耍流氓。

川普就是這樣一位不按牌理出牌還捎帶流氓底蘊的君子,川普一勝選,所有流氓都怕了。一看他與所有君子都通話了,咋這邊就不聞不問呢?慌了,知道遇到刺兒頭了,資深老流氓不能再裝了,只能接二連三認交出五道投名狀:

十年打不贏的官司在勝選十天後贏了,100萬工作崗位一跪三叩頭送去了,禁運朝鮮的大單齊整整開出來了,紐約時代廣場破天荒地給川大拜年了,動用一切外事關係不惜庫銀也要請伊萬卡光臨使館晚會了。這才叫流氓的至臻境界,一邊渲染亡我之心不死,煽情億萬苦奴反美,一邊自個兒耗盡苦奴血汗絞盡腦汁親美;一邊大版小版構陷美國金錢政治的頑疾,一邊又真金白銀地為其明送秋波、暗度陳倉。流氓能耍到這份兒上,天地為之動容,日月為之藏光。

盛世螻蟻,盛世流氓,究竟是因為有螻蟻才有流氓,還是因為有流氓才有螻蟻?表面上這是一個相互依存的哲學問題,但只要追根溯源就會發現,螻蟻自古有,但流氓非天降,所有流氓無一例外均出身於螻蟻。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現代政治文明發展史告訴我們一個真理:只要有文化的螻蟻不願自斷脊樑,流氓就不再有立身的土壤。由此及彼你就明白,這流氓盛世的根源究竟在何方?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