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元錢激怒的血殺背後(圖)

2017-02-20 08:05 作者: 羽談飛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元錢激怒的血殺背後(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2月20日訊】昨天,2月18日,地點武昌火車站東廣場某炸醬麵館,因為一碗熱乾麵,因為1元錢的爭議,22歲的胡姓男子將麵館姚姓老闆當場斬首,並將斬下的頭顱扔進了垃圾桶,之後,凶手胡姓男子在原地靜候被捕。詳情不細述,但事件的驚悚性足以衝擊金正男的被毒殺。

輿情對武昌斬首案的反應基本一致,諸如,太衝動,衝動是魔鬼!老闆好冤,有啥大不了的嘛,為一元錢而已!老闆說那話很正常啊,等等。總之,共同感覺是一樁芝麻小事而已,所有人都對22歲胡姓男子的暴怒血殺難以接受。這,我特別理解。因為中國人嘛,生命高於一切嘛,拚命掙錢也只為了生命更長一些,再長一些而已,其他諸如道德、尊嚴、人權、真理、誠信等等一切,都是中國人心中的浮雲。因此,對類似這種血殺案件都能保持一致的態度。

進步的公知寫手們還是不一樣,他們共同將類似這種底層互殺的根源直接交給國家、制度、政府等政治原因,OK,萬事大吉。這也是我一開始涉入時政寫作時必須堅守「政治正確」的套路。後來我逐漸釐清了思路,慢慢開始思考「制度與人」的關係。是,不錯,制度問題是根源是主因,但如果問一句:「制度問題的背後又是什麼問題」,所有民右都回答:「人人有責」。太美了,因為人人有責,這就是「啟蒙大多數」的鋼鐵邏輯。但如果再多問一句:「何時才能啟蒙大多數」,沒有一個人會回答你了。也不知凶手胡姓男子和被害人姚姓老闆是否應該屬於「大多數」被啟蒙的行列?憑經驗,這兩人永遠也不會來看我和眾公知的文章,但我們是否就能說他們是懵懂無知呢?或者說他們永遠都是兩頭昏睡的豬呢?這是本文很想交流的一個問題。

回到武昌斬首案,三個小夥子吃完熱乾麵付錢時,牌子上寫著每碗4元,但老闆收的是每碗5元。胡姓男子就隨口問了老闆一句:「怎麼要多收3元」,有疑惑就問一下,這有問題嗎?這完全是顧客的當然權利,這與價格高低沒任何聯繫,也與是否1元還是100元也沒關係。面對顧客很正常的質詢,姚姓老闆有千萬種回答方法,既不影響多收一元的效果,又能讓三位顧客吃得高興走得快樂,但他都沒有選擇,而是劈頭蓋臉就是一句:「我說幾塊錢一碗就是幾塊錢一碗,吃不起你就別吃」。斬首行動就是從這裡開始冒起狼煙。兩人語言交鋒必然升級,激烈時,姚老闆鎖住胡某的脖子抵在了牆上,被勸開,第二次又是姚老闆鎖住胡某脖子抵在了牆上。於是,就發生了後面的血案悲劇。

從被捕時胡某直行的背影和在審訊椅上顯示的身形可知,胡姓男子並不弱小,但都能被姚姓老闆鎖喉抵牆,可以推測姚老闆應該是一位彪悍的中年男子,也只有這樣的老闆才有底氣說「我說幾塊就幾塊,吃不起就別吃」這樣辱人到底的話。假如把胡某換成我,OK,我還想到快點回來寫文章呢,兜著這句羞辱走了;如果換成陳某,想到馬上快進站了,兜著這句羞辱走了;只要不是胡某,即便換成千萬個吃這碗熱乾麵的顧客,紛紛兜著這句羞辱全走了,正因為如此,姚老闆才能繼續開麵館遇到胡某。只不過,這胡某似乎來得早了些,否則,姚老闆還繼續在賣炸醬麵,一切都平靜如水。讀到這裡,你是不是想起了一副國泰民安的和諧畫面?其實,22歲的胡姓青年完全可以兜著這句羞辱離開,留得青山在嘛,年輕有為嘛。但遺憾的是,胡姓男子沒有維穩自己,而是自己給自己製造了人生動亂。請你別用「太衝動」來簡單定義青年胡某的衝動。

公知們愛用「國家」來為這樣的事件追根溯源,但他們永遠沒想到的是,富蘭克林說過的一句名言:「國亦人,一人一國也」。自己是什麼,國家就是什麼。如果把這個炸醬麵館看做小小的國家,姚老闆是國王,吃麵的顧客就是國民,在2月18日這天的這個小國家發生了什麼?在這個小國家裡,國民胡某不甘願忍受國王姚某的百般羞辱,奮起了反抗,斬首了國王,推翻了國家,這世上再也沒有一個叫姚老闆的暴政麵館了。如果你願意從「國家」概念來看待胡某的斬首行動,請問,你還會給予「太衝動」的定義嗎?是不是因為所有人都沒有對姚老闆說不,你就認為胡姓青年是不理智?或不理性?但我很想鄭重其事告訴大家,「所有人」或「大多數人」不是理智或理性的代言人,「少數人」或「極少數人」也不是衝動或極端的代名詞。因為,只有在正常國家的大多數才叫正常,而在不正常國家的大多數早就離正常很久也很遠矣,恰好,也許,極少數的不正常衝動給人展示了難能可貴的正常光芒。

抬高一寸槍口,不但是拿槍軍警的人性使命,同樣也是不拿槍國民的人性使命。姚老闆憑藉自己的體力優勢,靠著火車站附近可以欺凌南來北往旅客的便利,毫無人性地將羞辱和鐵拳的槍口對準一個個無辜的顧客,成千上萬的顧客面對羞辱都是忍氣吞聲,你真的認為這就是忍辱負重?不會的,東邊受辱西邊辱人,這就是國人「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做人信條。這樣的信條是在無休止放縱恃強凌弱和欺誠凌善的惡劣民風。連對身邊的惡棍都不敢說不,還敢對國家的野蠻奮起抗爭?胡適說:「爭取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取國家的權利」,你以為姚姓老闆就不是國家的縮影?恰好就是像姚老闆這樣的一個一個小人物的無恥,才托起了一個國家野蠻的基本面。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儘管姚老闆付出的代價大了一些,但這是司法去如何問責的問題,與我們要釐清的是非曲直沒有關係。

踐踏生命是踐踏尊嚴,踐踏尊嚴同樣是踐踏生命。當武昌斬首事件發生後,我發了這樣一條朋友圈:「我欣賞所有為尊嚴而戰鬥的人,因為這叫生命的主人,我鄙視所有為金錢而戰鬥的人,因為這叫生命的腐蛆。只要願意為尊嚴而戰鬥的人越多,國家想不正常也很難。」不少微友表示太戾氣,其實並沒有明白我的意思。為尊嚴而戰鬥的方式千萬種,不要總想到槍林彈雨、人頭滾滾和烈火煉獄才是戰鬥。時時保持自己的尊嚴姿勢,就是在戰鬥。如何理解呢?

尊嚴,就是自始至終堅守人性和真理,敢於對一切野蠻說不。什麼叫醒了?這就叫醒了。不是每天混在時政圈才叫醒了,像胡姓青年、馬加爵、楊佳和賈敬龍等,他們雖然從來沒有混進時政圈喊口炮,但他們下意識為尊嚴而戰鬥的天然意識,就是「不自由毋寧死」的人性爆發。所謂人權、尊嚴、平等、正義等詞彙都一個意思,它們都叫自由。自由的本質就是平等,平等就是人人活得有尊嚴。所有侵犯人權尊嚴的野蠻,無論這種野蠻是來自國家還是來自個人,也無論是來自貴族還是草根,所有野蠻都是國家野蠻的組成部分。當國家不能將野蠻關進籠子時,那個人就代替國家對野蠻說不,維護個人尊嚴就是在為促進國家尊嚴而戰鬥。

胡姓青年的斬首行動確實驚悚了一點,姚姓老闆也為他的野蠻付出的代價確實太大了一點,但這是尊嚴與野蠻戰鬥過程中發生的意外結果。這種意外的結果在血腥地傳遞著這樣的警示:踐踏尊嚴就是踐踏生命,當有被踐踏者認為尊嚴比命貴時,他就會寧要尊嚴不要命。一個國家「視尊嚴比命貴」的人多了,野蠻就會自動遁形,這就叫國家文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