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禍:百官村紀實─魏徵後裔講述家族血淚史(上)(組圖)

2017-02-14 11:00 作者: 魏永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作者簡介

魏永良,武安市老上訪戶,唐朝名相魏徵直系後裔,1970年出生於河北省武安市百官村,1994年因受騙傾家蕩產,在上訪維權過程中家破人亡,1996年3月27日《邯鄲日報》法制週刊《「溫柔」的陷阱》報導了魏永良被騙傾家蕩產的遭遇,1996年4月時任河北省公安廳廳長的劉金國對邯鄲地區有影響的魏永良被詐騙案向邯鄲公安局時任副局長陳慶恩做出批示,要求盡快處理魏永良被詐騙案。


《邯鄲日報》法制週刊96年3月27日的專題報導。(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多年上訪的魏永良在走投無路之際得知劉金國升任中紀委副書記後,於2016年5月向劉金國再次反映冤情,劉金國得知魏永良案至今不解決反被勞教多年的遭遇後,當月傳真批示河北省解決魏永良案。很快武安公安局接到上級層層批示。

當時蒙在鼓裡的武安市公安局接到劉金國的批示,不清楚為何劉金國如此重視魏永良案,知道事關重大又不清楚我向劉金國書記具體反映了什麼問題?武安公安局信訪科楊科長追問我:到底你向劉金國寫了什麼?為什麼劉金國如此重視?當月向我要走了控訴材料,當然公安局也明白魏永良不是劉金國的親屬,要不然也不會一拖就是二十多年。

然而,接手魏永良案的武安市公安局長黃玉凱,自知干預此案的原河北組織部長王章林(音,大名籍)得罪不起,更惹不起中紀委劉金國的督辦,乾脆走人升任邯鄲公安局副局長(不知何因,至今沒有走成)。武安公安局信訪科長楊麗霞面對劉金國的督辦,不敢怠慢,從5月份開始向黃局長多次匯報並答覆魏永良一定解決!然而面對局長一提到解決魏永良案就傳出馬上調離的風聲,楊科長也是一臉無奈!歉意對魏永良說:「對不起……永良……我真的盡力了……想盡快了結你的案子……我只有向局長匯報的權力……以後只有看你的造化了……」

時至今日魏永良被詐騙案沒有絲毫進展!

冤有頭,債有主,魏永良冤案悲劇的發生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因為他是魏徵後人,這也是本文所要敘述的……。

《北遷碑記》揭開百官村魏氏家族之謎

2014年的清明節,百官村整理魏氏家譜的醫生魏東升向我提供了一個輾轉從邢臺魏氏拿來的一個魏氏家譜,家譜中記載了1932年抄寫《北遷碑記》和拜訪魏家佛堂的經過,原文如下:

魏徵祖廟簡介(由魏徵後人第49世魏品高(魏亷)記載(見武安市西大河村魏氏家譜))

回憶民國二十一年,即一九三二年,魏亷擔任了武安縣醫院院長。因公到徘徊鎮工作,離百官村很近了,想到祖廟看看,邀了一位嚮導同伴到了百官。進村就詢問祖廟的經管人,我見了家廟社首的兒子說明我的來意,要求他作引導。看他有些不耐煩、說話很厭煩,把我們領進家廟前院,東屋是個臨街的小飯店,倒上兩大碗白開水,他說回家取鑰匙,另外請來了一位老年來作指點,我很喜歡,但是現在他的名字我不記得啦。我倆隨走隨交談,開了正殿門展望甚是威嚴,大拜殿有大香案石刻供品擺供獻燃香朝拜,慎終當追遠,盂酒作祭奠,見著大庭真寬展,正中供桌是石刻,七尺高的牌位供中間,上寫「天地君親師之位」,方宋體金字很莊嚴,兩邊供著整間四棟大佛龕,正面兩側八乘十,兩山牆是五乘二十小間的大佛龕,全有線絲綢罩外加鎖子串,看來是為了保安全,這樣家廟可以說是全地球上一奇觀。這就是常聽人說的三大間套著三百六十小間,祖位分四股,全在牆角和門兩邊,地面鋪棕墊,各設有供桌和香案,全是陳舊不堪。嚮導說近幾年人心大變,過去分輩來齊拜,後來亂拜,分股攤,現在過年在廟門外邊先向祖廟恭手敬,隨後大家亂搭訕。正月期間有賢孫專來敬祖燒香火,平素無人珍惜更無人照看,只有一個看廟人是外姓孤老漢,社裡供給食住煙火錢,住有三間房,他的責任是打掃廟院照看大拜殿,無論誰來開門必須通過他陪伴,其他都不管。我們在東院小鋪用過中午飯,起響後又到老墳上看了看,正中有百美碑一幢,大片荒涼蕪際野荊叢生,只有一條毛毛小道通裡邊。就在始祖百美碑前擺供行祭奠,墳上只有這幢碑其他記載難找見。老墳後靠螞蟻嶺,前照臥牛山,當地水源經常幹,祖墳四十畝荒蕪真難堪。在墳上同嚮導談,大家攤錢植柏好發展,回村找社首始終沒見面。說話之間天色晚,回到飯鋪用晚飯,飯後來了幾位本姓老年來座談,提起家譜事,說新譜尚可全,老譜丟掉好多年,據說邊外有個大樓村乾隆九年派人來百官,抄譜多天無人管,那人抄譜過厭煩帶上老譜黎明早回邊關。聽說他的祖先叫魏百譖,由此新舊繼續難連貫,思想起來都是哀聲長嘆,誰能去把老譜追還,只有將來再看、到那時真使大家讚。(一九八二年冬月 魏品高寫於邯鄲新居)

《北遷碑記》

擇抄百官祖廟西二廊碑,字跡模糊,測意填成詩句,若有差別之處,乃為抄錄之錯。大意是說:

始祖魏長賢,是小官吏出身,原籍河北巨鹿下曲陽人,隋末死於故里。其子魏徵字玄成早年參加了李密領導的瓦崗軍,後投唐,輔佐唐太宗安定天下立了大功,官拜左光祿大夫,進封鄭國公,下傳三十二世,至明朝初年,家族應詔北遷(1414年),來到武安百官村落戶。永樂十九年(1421年)祖廟籌建備料,二十一年(1423年)竣工,洪熙元年(1425年)刻碑留念,主持人魏佰(伯)美執筆,寫移民詩於菊月(農曆九月) 。

詩雲

祖傳距今千數年 更朝換代幾時遷 瓦崗烕隋唐興起 五代歸宋破山川
金遼亂華元遭難 明初隨遷移武安 永樂十九建祖廟 冩詩刻石敘本源
水有源頭山尋峰 魏氏故里在曲城 始祖長賢教有方 志向四海事竟成
太祖魏徵字玄成 官拜宰相鄭國公 前後氏陳二百事 敢犯上顏諫奏真
著作類禮二十卷 太宗敬重甚尊禪 保存秘府銘心克 對書似鏡照言辦
輔佑唐業二十傳 五代隔據人心變 壯年拋筆從戎爭 參加義軍滅梁戰
梁滅宋興金元亂 魏氏隱居伏牛山 明初義軍又興起 隨軍北上往囬遷
祖輩上譜三十二 北上我輩三十三 途徑孟津住黑店 多夢邵老指明見
星夜送眷上漁船 當被黑店賊發現 蜂湧而至圍渡口 搜船引起白刃戰
正氣凜人沖牛斗 怒眉奮戰劍光寒 艄工櫓槳全助戰 黃河灘邊斗凶頑
邙山腳下除惡霸 地方百姓謝蒼天 銳劍刺殺龎黑虎 遺屍片野死傷慘
殺虎英雄魏伯讚 名震黃河兩岸邊 佛重賊人當財寳 舍命捍維銅佛全
邵公勸咱快上船 龍潭虎穴少畄連 結合家族把人點 三十三世傷三員
急速尋屍把人找 一死兩傷搶救難 暫且抬起送上船 家族老小哭連天
止涙捧酒謝艄工 感謝邵公心良善 拔劍相助冒風險 救命恩德怎能欠
含涙別袂下撬板 沿途太平邵公願 風餐露宿道上苦 洪洞城裡辦移遷
分路來到武安境 百官村上把家安 開荒掘地六七年 首先修房顧吃穿
風調雨順年成好 地廣人稀積餘錢 大家商量建祖廟 再為古佛從雕龕
䋲武殿裡祖遺產 三百六十風銅佛 沿途保護較安全 佛像歷史講來源
爾等注意妥保管 唐代佛教廣闊展 天竺入貢到長安 一堂佛像三百六
太宗珍視當寳覌 懷念魏徵奉祖廟 每日早晚燃香菸 途中斷香險遭劫
佛顯靈光賊遭殃 這些珍藏民間少 家族愛戴遷北方 風銅似金產西天
印緬進安敬佛堂 天竺聖僧鑄佛像 國家朝廷刻印章 分兩尺寸都有限
後人深思如何辦 千載罕見到今天 世代負責重如山 祖輩光榮後代願
伯美務農文學淺 之乎者也矣哉焉 那如開門就見山 不拘格律冩詩篇
力求文體通簡便 笑破肚皮誰可憐 不求他人敢握管 說明事實與來源
祖上業跡是當然    

(洪熙元年竣工刻石留念 洪熙乙巳菊月吉日)

盜冩家譜的記事

據說:乾隆九年孟春時口外來了一個抄譜人,自稱是佰譖(讚)後人,家住大樓村,千里跋涉,特來抄譜。百官家廟社留住於家廟學房,每天到祖廟裡抄譜不停。過了幾天,此人不辭而去,再找老譜已經不見了。家廟社社首們互相瞞怨,再無人去大樓村尋找追回。老譜是伏牛山帶來的三十二世唐、宋、元、譜,從此以後只好以百美先祖往下傳代。老譜被口外大樓村盜去,「口外」是哪個口外、是張家口、還是殺虎口、冷口、南口、喜峪口等,長城以外統稱口外,但是大樓村可能不會有重的,希晚輩留意何時能夠追回為盼。

魏氏家族對百官村的奉獻

清末民初,一場社會變革也影響著地處偏僻的小山村——百官村,其中一戶三代單傳的人家魏武鎖(我的太爺,字恆春,有六子一女(青山字天一,雙山字地一,(女兒夏莊與雙山是雙胞胎),福山字太一,未山字冠一,有山字萬一,土山字志一(年輕時刨土被砸死無後))。家庭雖然過得去,但由於子女眾多,考慮到樹大分枝,也不得不為生計考慮,當時,武安的藥商興起,闖關東成了一條振興祖業的出路。

魏武鎖為了保持家業興旺要求兒子們不許分家單過,並和伯延藥商房家建立聯繫,合作在東北開藥鋪。武安伯延房家的藥材生意最大,也最有名。我們魏家的藥材生意也是越做越大。掙錢的魏家兄弟,又建房又置田產。當時百官村一個小的衛氏家族打了一口水井,不讓外姓吃水。魏武鎖的父親魏安然(字樂命)把一家人叫到一起說:百官村的魏家歷來是一個扶危濟困、積德行善的家族,咱家日子寬鬆了,也不要忘記困難的其他人、更不能助長自私自利的事情在百官村蔓延。最後我的祖輩們不惜代價將有水井院子買下,並給了戶主衛劉鎖(光棍)很滿意的費用。當然衛劉鎖出賣院子和水井得罪了衛家人,只好到附近固鎮村落戶(固鎮村志記載的魏劉鎖民初遷來固鎮的緣由)。魏家從萬年買來碾盤等物,把水井的配套水桶等物備齊,把有水井的院落改建成油坊、磨坊、加上碾米的木頭風扇,老魏家更把家裡一匹老馬拴在磨坊任由村民使用,並給魏家後裔立下家規:「碾磨千家用、吃水不用問!即便自家人要用,只要有人先到,就不能把人家攆走,也得等人家用完了再用!」當然,這句話是什麼來歷?是不是祖先遺訓?我無從考察,但老魏家做到了「自古以來約定俗成的傳統。雖然不屬於政策法規硬條條,但也是必須遵守的行為規則。這是道德,是文化。」老魏家也不記前嫌,衛家人吃水、磨面、碾米和百官村其他村民一樣待遇。衛家人也許是感覺家族太小,後來將衛姓改成魏姓,但卻不是魏徵後裔。

村民魏元善(與魏安然一輩),開明紳士,擁有良田千畝,在大災之年舍善施粥。他還無償地將山西武鄉產業捐建給當地政府興辦學校,武鄉縣人民為感謝其善舉,不遠千里為他送上「捐資助教」匾額,懸掛在「花坊院」大門之上。人稱「魏善人」。(本節選自武安村典)

我的青山奶奶由於會一手特好的針線活,在魏家困難時期,更是靠針線活養活了一個大家族。當別人預感到世道要變壞將田地紛紛出手的時候,不明就里的青山奶奶又置辦了300畝土地,青山爺爺民國成立後又當上了保長,這些事情在日後注定了青山爺爺上斷頭臺的命運。

共產黨進入武安的歷史背景

1937年12月隨著國民黨撤離武安,武安被日軍徹底佔領,共產黨乘機進入武安「抗日」。


李聘三,磁山東孔壁人,早年留學日本,1937年12月前往邯鄲迎接日軍侵入武安,
此圖是日軍進入武安老照片。(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有關資料記載:
1938年2月中旬,八路軍129師先遣支隊在司令員張賢約、政委張南生帶領下,由山西來到武安館陶川。這裡屬深山區,距縣城較遠,非常有利於抗日活動的開展和根據地的創建。1938年初,由陳賡率領的386旅由冀西南進入豫北活動。5月19日,129師386旅(771團、772團)在旅長陳賡率領下,從山西進入武安繼城鎮,改編武倫佩部為「冀豫邊游擊支隊」。

從此開始,武安縣境在共產黨的控制下,發生了……。

129師先遣支隊的地下黨在1938年8月首次進入百官村活動,這支聲稱「抗日」的隊伍,立即得到了百官村民的大力擁護,尤其是魏姓地主為了保證地下黨的安全,更主動將地下黨請進魏徵家廟,利用魏家族人的名義作掩護,從此開始了地下活動。然而事情的發展令百官村民無法預料,從此開始,那個貧者樂貧,富者濟貧施善,民風淳樸的百官村便漸漸脫離了原來的軌跡,取而代之的是一場謀財害命、殺人越貨、製造仇恨、摧毀中華民族的優良道德傳統的運動。

在日軍佔領武安期間,日軍只有唯一一次進入百官村,當時日軍為了抓捕共產黨,悄悄將百官村包圍了,但事先得到消息的共產黨早已轉移,在村南山上制高點的日軍誤以為是共產黨活動,開槍打死了4位走動的村民,進村搜查到魏家佛堂時,日軍也被銅佛驚呆了,皇宮都難見到的奇觀,在這個偏僻的民間山村竟然見到了。日軍也許是預感到這個村子的先祖來歷不一般的緣故,崇尚佛教的日本人拜完佛像後,再也沒有騷擾過百官村。在日軍的鐵蹄下,唐太宗御賜魏徵家族的360龕銅佛竟然安全的躲過了一劫。


魏徵家廟一景。(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魏日盤做為共產黨員農會主任,每天的工作就是派糧派款,到我們家的時候每次都是500大洋,少一個子都不行。今天拿走錢了,讓抓緊準備,停一兩天再來取。天長日久之後,我們家只好變賣田地應付……。

1944年,我爺爺弟兄五人在赤貧的情況下分家了。

1945年日本人在美國原子彈的打擊下,終於投降離開了中國。我爺爺兄弟五人真正的厄運才剛剛開始……。

我的大爺爺魏青山(字天一)由於當過民國保長而被農會關押起來,青山奶奶為了兒子活命,帶著最小的三兒子(元喜)忍辱改嫁給青煙寺村一個叫花子(王姓)。不久伯父王元喜就參加了高樹勛的部隊,由於年齡太小,王元喜當了許大本(音,煤炭部第一任部長,後任廣東省委書記)的警衛員。一年多以後,在1946年以收買土匪殺害魏日盤的名義,將魏青山和本村所謂土匪範小九(此人至少沒有禍害百官村,有後人,生活在河底村)殺害於百官村南戲樓西側。


百官村戲樓。(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據魏青山的曾孫魏文祥回憶,槍斃太爺的時候,他的父親魏東良還是抱在懷裡的娃娃,臨死之前,魏青山親了親他的孫子魏東良(今天魏東良早已過世,他的一生再也沒有踏上過百官村的土地),魏青山有三個兒子,長子長喜是個很有名的中醫,擅長針灸,在撫順人民醫院工作,1968年在「文革」中和夫人一起自殺,沒有孩子。次子全喜(1919-1988年)離家後,參加了南下的「解放」戰爭,任瀏陽縣革委會主任,多次向上級哭訴魏青山是被誣陷的冤情,無果。有子東良,生活在漢口。三子元喜生活在焦作,2008年去世,二子一女。(未完待續)

魏永良聯繫手機:15831593015或15833006445 QQ:914949360 微信:wx1975580886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