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不願意跟毛粉交流了

2017-02-19 10:06 作者: 胖佑胖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2月19日訊】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一個以大連人為主的微信群裡看到一個群友被毛粉罵的記錄。覺得毛粉是一群思維很奇怪的人,出於一個作家對不熟悉的事物的好奇心,於是要求那位被罵的群友把我拉進一個一個毛粉群,現在我還記得那個群叫做;;「大慧悲賢;;」,群主是個和尚。

有人問了,和尚還能是毛粉,毛澤東發動的文革不是對佛教有巨大的傷害嗎?和尚居然會崇拜;;「無神論;;」者毛澤東?呵呵,你還真別不信,這個和尚不僅是;;「毛粉;;」,而且四處宣傳毛澤東是菩薩。我進了這個群以後,當然要跟這個群主有番辯論了。我問這個群主,你說毛澤東是菩薩,那麼,大躍進餓死那麼多人是咋回事?歷次政治鬥爭尤其是文革死那麼多人又是怎麼回事?文革時期,紅衛兵砸佛像燒佛經又是咋回事兒?這些事兒難道都是菩薩干的?那個;;「毛粉;;」和尚答不上來,就背佛經。可是,背佛經他也背不過我啊,不管咋樣,我對佛教多少有點瞭解,而他,因為沒文化,除了背佛經,關於佛教的一些教義他根本就無法解釋。至於說毛澤東是菩薩,那根本就是牽強附會,胡扯西遊。

在我跟這個;;「毛粉;;」和尚辯論的過程中,惹惱了一群毛粉。他們開始過來圍攻我,罵我是;;「畜生;;」、;;「漢奸;;」、;;「美狗;;」,這三個詞是毛粉最常用的。在他們的語境裡,只要你說大躍進餓死人,文革武鬥死過人、文革斗死人跟毛澤東有關係,那你就是;;「畜生;;」,因為你在惡毒攻擊;;「偉大領袖;;」。至於說;;「漢奸;;」、;;「美狗;;」這倆詞,他們用的更多了,不光我們這些不擁護毛澤東的人是;;「漢奸;;」、;;「美狗;;」,政府裡的那些貪官也是。當然,在他們的語境裡,沒被紀委調查的官員都不是;;「漢奸;;」、;;「美狗;;」,而且,目前的體制也是不容置疑的,是世界上最好的體制。資本主義的大選都是假招數,都是受財團和反動派控制的。

經過了幾天的辯論,因為我的歷史知識、宗教知識、基本邏輯、辯論技巧等等都要稍微比那個和尚好上一點,和尚明顯落了下風。而我又善於分化毛粉,分化他們具體做法就是團結一批,打擊一批。團結什麼毛粉呢?首先就是團結那些在那個群裡有影響力的毛粉。毛粉一般對官員、有點錢的商人有天然的崇拜,所以,這類的毛粉在毛粉群裡都有一定的地位,因此,我先團結這些人。團結的辦法就是趁著他哪句話有點良知就開始恭維他,說你們看XXX老哥人家就跟你們普通毛粉不一樣,人家就對什麼什麼事有清醒的認識,因為人家是什麼什麼級別的幹部,站得高看得遠嘛,而且XXX老哥也不罵人,人家有素質。這樣一來,這種有點地位的毛粉就不好意思罵人了,而且在某些觀點的辯論上也不得不多看一些資料,不然我會繼續打擊他,他沒面子嘛。而這種毛粉一旦看書了,就不會在某些觀點上硬拗了,這樣一來毛粉的聲音就會弱很多。分化毛左的第二步就是就是肯定他們對事物的一些看法,比如說他們也對現實不滿,也對政府的一些政策有想法,我就說,其實,我們右派和你們都愛這個國家的,只不過是我們選擇的道路不同,我們要民主,你們要走毛澤東路線,毛澤東不也是要搞民主嗎?這樣一說,他們也不好意思繼續罵我是;;「漢奸;;」;;「美狗;;」了。但是,分化也好,辯論佔優也罷,我還是被那個群給踢了,具體為什麼我不清楚,恐怕是那個群主怕我繼續毒害他的信眾吧?

接下來,我被拉進了若干個毛粉群,在這些毛粉群裡,因為不同的話題,曾經跟不同的人辯論過,但是,辯論來辯論去,我發現我根本無法改變這些毛粉,而且也無法說服他們。對於他們來說,毛澤東就是一尊神,絕對不允許別人質疑,至於毛澤東所犯的錯誤,那絕對是別人幹的,跟毛澤東沒任何一點關係。在他們的嘴裡,毛澤東就是一個大救星,要在中國實現人人平等,實現真正的民主自由。文革是一次偉大的民主實踐,文革時代是一個真正民主的時代。如果你告訴他們,毛澤東發動的反右、四清、文革都是嚴重的錯誤,他們會說那都是別人嫁禍給毛澤東的。

不僅如此,在各個毛粉群裡,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他們不關心強拆問題,不關心截訪問題,不關心貧困問題,甚至不關心醫保社保教育問題。他們唯一關心的就是毛澤東偉大不偉大,社會主義制度優越不優越,資本主義制度是不是腐朽沒落了……再不就是不許別人說文革時代吃不飽,買各種東西要票證。對於他們來說,只要重拾毛主席革命路線,社會上目前存在的一切問題就都不存在了。最搞笑的是,他們認為:目前政府裡有那麼多貪官不是體制的問題,而是這些貪官都是右派;政府有這麼多腐敗問題都是因為沒走毛主席的革命路線,都是資本主義復辟所導致。有些毛粉甚至大罵改革開放,大罵鄧小平。跟他們接觸長了,我真的是覺得他們就是生活在另外一個時空裡,他們的思維還停留在文革時代。當然,還有兩個重要的事情,在那些當過知青的毛粉面前你絕對不可以說有女知青被大隊書記或被公社幹部睡過;在當過紅衛兵的毛粉面前你不能提有紅衛兵打死校長的事兒,你不小心說了,他們會跟你拚命,要威脅去公安機關舉報你的。

說實話,我不是看不起毛粉,而是很同情他們,因為我不知道是怎樣的原因導致了他們陷入那樣的思維裡無法自拔;我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能抬起頭來認真的審視這個世界?只是我覺得,我很難跟他們溝通了,他們太狂熱,太極端,於是,我退出了各種毛粉群,眼不見,心不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