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明相狄仁傑二三事


唐朝至武後臨朝時,姦佞小人滿佈朝中,這時的宰相狄仁傑能夠在相位上,以身作則,堅守大臣之道,應是大唐能夠屹立不搖的原因之一。這裡講幾個狄公的小故事。

煮熟狗的處境

狄公還是秋官侍郎的時候,和盧獻(也是秋官侍郎)對話,狄公說:「我的這個狄字,乃是犬傍火。」盧獻回答說:「犬旁有火,乃是煮熟狗。」這雖然是一個詼諧的謔語,卻反映出狄公在武後一朝為官的處境,就好像熊熊火焰旁的一隻狗,稍一不慎就被煮熟了!

行善爾已,不求名利

狄公善醫藥,尤妙針術。顯慶年間,年輕的狄仁傑應制(考試)入關中,路上見有人圍觀,引轡遙望,有一巨牌大字寫著「能療此兒,酬絹千疋」。狄仁傑上前,見那位有錢人家的公子,痛楚危急,好像隨時就會死去的樣子,於是起了慈悲心,便說:「我能治。」於是,那戶人家便把千疋絹,放在狄仁傑座旁。

狄仁傑用針,應驗如神,那孩子很快就好了,似乎沒生過病。他的父母親眷,又哭又拜,恭敬地把千疋絹奉上。狄仁傑溫和地笑著說:「我是可憐他的生命有急危,幫他處理一下而已,我做的是實踐我的志向,不是販賣我的針灸技術。」說完,看也不看,就走了。

宰相的威嚴

明末大儒顧炎武曾言:「士大夫無恥,是謂國恥!」武後一朝,朝臣不似太宗、高宗之時,群賢備至,海宴河清。相反地,無恥之徒甚多,幸有狄公這等衛國護道的宰相,挽狂瀾於既倒。

武後寵愛張昌宗兄弟,也倚重狄公這樣的宰相。晚年武後重病,連狄公也見不得武後一面,而張佞幸兄弟卻能長伴女主之側。

有一次,南海郡獻上一件珍麗異常的華服--集翠裘,武後便賜給昌宗,要他披著和自己玩雙陸(賭博遊戲)。這時狄公剛好進來奏事,武後令人辟座,要狄公與昌宗賭雙陸,狄公拜恩就局。

武後問:「你們兩人賭什麼呀?」狄公回答說:「爭先三籌,賭昌宗身上穿那件毛衣。」武後問:「那你以什麼對賭呢?」狄公指著身上穿的那件「紫袍」說道:「我賭這件官服。」

武後笑著說:「賢卿,你不知道昌宗穿的這件裘衣,價逾千金吧!你們賭的價值不相等呀!」狄公站起來說道:「臣此袍,乃是大臣朝見奏對之衣;昌宗穿的,是嬖倖寵遇之服。拿他那件賭臣的紫袍,我還不太樂意呢!」

武後話都說了,就照狄公所說的了。狄公一席話,使昌宗神赧氣徂,氣勢索莫,累局連北。狄公拿著那件集翠裘,拜恩而出,到了光範門時,就把集翠裘交給家奴穿,騎著馬就走了。

大臣之體

以上三個小故事,是唐朝人記錄下來的(見唐人百家)。事雖甚微,卻鮮明地刻畫出狄仁傑的處境、性格與作為。這正是我們國家最需要的「人才」,能以身作則,端正朝綱,以大臣之體,護君臣之道。

狄仁傑沒趕上貞觀之治(太宗),也未能等到開元盛世(玄宗),卻能堅持道德操守,屹立於小人奸臣滿佈的武後一朝。筆者認為,其難能可貴之處,有甚於明主當政之宰輔。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