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之事奇準無比 他和袁天罡齊名!(圖)

2017-03-08 09:00 作者: 李秉言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人是個信神的民族,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自古以來,中國人是個信神的民族,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也發展出許多玄妙的易學術數。

有些事您費盡心機,拼了命追求也得不到,或者看起來明明已經屬於您的福分、財物,卻轉眼成空,守不住,而有些事情您也不敢奢望,卻天降恩典,福氣自來。冥冥之中,人一生的運勢、禍福自有安排,多行善事,順勢而為,一切勿強求。

既然冥冥之中有定數,人們總是希望能事先知道自己的命運,甚至想方設法扭轉命運,因此,各朝代均有許多人鑽研探究命相學說。

著名預言經典《推背圖

說到相術高人,從周朝的姜子牙算起,到三國的諸葛亮,唐朝的袁天罡、李淳風,再到宋朝的邵雍,明朝的劉伯溫……,歷代有名的相士都留下了許多驚人的預言和事跡。那麼,誰是相術界排行榜第一名呢?答案也許見仁見智,但是「袁天罡」毫無疑問是個響噹噹的人物,他和李淳風合作完成的《推背圖》就是著名的經典。

相傳唐代貞觀年間唐太宗命當時著名的相學大師袁天罡和易學家李淳風共同推算大唐的國運,豈料李淳風太入神,竟然演算到唐以後中國兩千多年的命運,直到袁天罡推推他的背說:「萬萬千千說不盡,不如推背去歸休」,中國第一預言奇書《推背圖》遂由此得名。

為甚麼袁天罡不讓李淳風繼續推算?所謂「天機不可洩漏」,時機未到,有些事情是不可以透露的。不過,到了宋朝的邵雍,還是把袁天罡阻止李淳風說出之事,全都囊括在他的《梅花詩》裡面了。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這位正是和袁天罡齊名的張冏藏

進獻哮喘藥方 獲官職

河東地區有一位裴某人,年齡已經不小了,五十三歲才在禁衛軍中擔任三衛的官職。

有一年夏末,他進京走到滻水西店去買飯,和他同座的一位老人端詳了他一會兒,對他喊了聲:「貴人啊!」裴某深感奇怪,回答說:「哎呀!老先生,我今年都五十三歲了,才是一個三衛而已,怎敢指望什麼官爵呢?您叫錯人了吧?我可不是甚麼『貴人』呀!」

老人不以為然,笑了笑:「是你自己不知道罷了,從今天算起二十五天以內,你就能得到三品官。」說完就離開了,這位老人正是張冏藏。

裴某人心裡根本不相信,只當作玩笑話聽聽。到了京城,已經過去二十一天了。當時正巧唐太宗哮喘病發作,請來許多良醫,也服用了很多妙方,卻不見效果,整天坐臥不寧,寢食難安,甚為痛苦。於是,唐太宗頒下詔書,凡是三衛以上,朝官以下,都可以進獻醫治哮喘病的藥方。

裴某人遂按此例進獻了一個藥方:用奶煎蓽撥,果真唐太宗服用以後病就好了。

太宗非常高興,命令中書省授給裴某一個五品官職。不過,宰相卻猶豫不決,不敢擬制任職令呈報給皇上。

幾天以後,太宗的哮喘病又復發,仍然是服用奶煎蓽撥止住了哮喘,就詢問:前幾天那個進獻藥方的人授予了甚麼官?中書令回答說:「還沒有審定好是給五品文官,還是五品武官。」太宗聽了之後,很生氣地說:「救了一位治國安邦平天下的天子,讓皇帝活命的人,為甚麼不授予他官職呢?如果他治好了你宰相的病,一定當天就能得到官職了!」

於是,就在當天,太宗特別恩賜裴某為三品正員京官,官拜鴻臚卿。以後,裴某多次升遷,一直升任到本州刺史。

尉氏小兒骨相異 官運佳

尉氏人劉仁軌於七、八歲時在家中玩耍,有一天張冏藏剛巧從他家門前經過看見他,見這孩童相貌不凡,就對他父母說:「這個孩子不一般,骨相與眾不同,將來一定能做高官,你們切記,一定要好好地栽培教育他。」劉仁軌長大以後做了陳倉縣尉。

這時候,張冏藏被流放到劍南,經過歧州的時候,馮長命任歧州刺史,請張冏藏給判司以下的屬員看面相,但是其中都沒有人能夠做到五品官職的。張冏藏出來時遇見劉仁軌,突然用非常嚴肅的口氣對馮刺史說:「我得見貴人了!」於是上前仔仔細細的看劉仁軌的面相。

之後,劉仁軌升到僕射,張冏藏對他說:「二十年前,我在尉氏看到過一個小孩子,他的骨相和你很類似,當時並沒有問他的姓名,不知道是誰哩!」劉仁軌哈哈大笑說:「不瞞您說,那位尉氏小兒就是我啊!」張冏藏肯定地對他說:「依我看,你離不開四品官,如果沒犯大罪,就能升任到三品以上的官職。」

後來,劉仁軌從給事中出任青州刺史,主管海上運輸,出航時不幸遇到大風浪,船隻沉入海中,被河間人李義府進言上告。朝廷派遣御史袁異式來審理此一案子,經過大理院判處劉仁軌死刑。

此事皇上特別下達一份詔書,免去劉仁軌的死刑。皇上將他從官冊上除名。後來劉仁軌在遼東效力,並且調回京城任大司憲,竟然一直升任到左僕射。

御史官任原職 不如孩童

盧嘉瑒在許州有一座莊園,和他的表丈人河清張某人鄰近。張某人任職監察御史,父母去世的時候在家裡守孝,等到守孝期滿,有一天張御史帶盧嘉瑒一起去張冏藏家裡。此時的盧嘉瑒年紀還小,才在剛剛換牙的年齡。張御史進去見張冏藏,就把盧嘉瑒留在中門外面。

張御史請教張冏藏說:「我服完孝以後,想要去見見宰相等朝中的重臣,請您幫我看一看,不知會怎麼樣?」張冏藏平靜的回答:「你這次回去京師還是官任原職啊!即使能夠升遷,也只不過是入省為郎罷了!」

話說完,張冏藏送張御史走出門外,忽然看見盧嘉瑒,心中一震,連忙對張御史說:「依我看,您的官爵還不如這個小孩子呢!這孩子的面相異常顯貴,而且壽命很長,將來能夠掌管十郡以上。」後來盧嘉瑒果真任職十個郡的郡守,而且還活到八十歲。

發怒才見相祿 任宰相

齊國公魏元忠年輕的時候,曾經登門拜見過張冏藏,不料,張冏藏待他十分冷淡。魏元忠恭敬地請教張冏藏自己的命運如何?張冏藏卻彷彿沒聽見似的,不回答他。

魏元忠不由得大怒說:「我千里迢迢帶著乾糧到你這裡拜訪,你要知道,我可不是空著手走路啊!我還以為你一定能給我指教,誰知你竟然閉口不說話,好像你的舌頭是木頭做的一樣。你根本沒有半點誠意!人一生的顯達困厄、富貴貧賤不都是上天的旨意嗎?你哪裡能預測出什麼呢?」說完拂袖而去。

此時,張冏藏慌忙站起身來,說道:「請息怒!不是我不說,您的相祿,正是要在發怒中才能看出來啊!以後您一定位極人臣,擔任當朝宰相。」

一生際遇天定 預言準

高敬言出任雍州法曹的時候,張冏藏寫信給他:「您從此以後能夠得到刑部員外郎中、給事中、果州刺史等官職。再過十年,就可以擔任刑部侍郎和吏部侍郎。二年以後罹患風疾,改任為虢州刺史,就是您的歸宿。那時您已經七十三歲了。」

等到高敬言擔任給事中的時候,有一天他值班,當時的武則天皇后詢問高士廉:「高敬言是你的親戚嗎?」高士廉回答:「是我的侄兒。」之後,武則天再問高敬言,高敬言的答案卻不一樣:「我祖籍山東,高士廉是功臣權貴,我與他同宗,不是近親。」武則天心生狐疑,就向高士廉述說此事。高士廉說:「高敬言沒有高尚的德行,我曾經怒斥過他,結果他竟然不認我這個本家。」武則天很生氣,責怪高敬言,也沒有查證清楚,就令他降職出京,改任果州刺史。

當時高士廉、太平公主尚在,臨行前,高敬言前去向太平公主辭行,公主不高興,不見高敬言,於是這個出任果州刺史的命令就更無法改變了。

幾年以後,高士廉和太平公主均已去世,朝廷也知道高敬言是冤屈的,才將他請回京城,升任為刑部侍郎。過了不久,高敬言忽患風疾,遂改任虢州刺史,七十三歲病逝,一生際遇和張冏藏當年說法完全相同。

還有一次朝廷選拔官史的時候,姚元崇、李迥秀、杜景佺三人一同到張冏藏那兒求問官運。張冏藏告訴他們:「你們三個人都能擔任宰相。其中姚元崇最為富貴,能多次為相。」後來的發展,這三個人果然都張冏藏所預言的那樣。

看了以上張冏藏諸多「鐵口直斷」的例子,您對於「功名富貴」的追求是否能更看淡、更順其自然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