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秀為何與六祖合稱為「南能北秀」?(組圖)


神秀為何與六祖合稱為「南能北秀」?
神秀與慧能是五祖門下,最為傑出的兩位弟子。(圖片來源:Pixabay)

在中國禪宗歷史上,神秀大師是一位傳奇人物。五祖弘忍門下弟子眾多,其中又以神秀慧能兩位名聲最大,分別被門下弟子推尊為禪宗六祖。神秀、慧能兩位大師合稱「南能北秀」,一南一北,一頓一漸,交相輝映,為中國禪宗史增添了濃墨重彩的歷史篇章。雖然大家更喜歡慧能大師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但從修行角度來看,神秀大師的「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似乎也更適宜於一般人入手。

禪宗北派創始者神秀

神秀(606—706),是中國禪宗北派的開創者,陳留尉氏(今河南尉氏縣)人。早年博覽經史,唐武德八年(625)在洛陽天宮寺受具足戒。五十歲時,至蘄州黃梅縣雙峰東山寺(在湖北黃梅縣東北三十里)參謁弘忍,從事打柴、汲水等勞役以求法。如此六年,深為弘忍所器重。

弘忍有一天令門弟子各作一偈呈解所悟,來決定付以衣法的人。神秀作了一偈說:「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弘忍看見此偈,只說依此修行也有大利益,但不許可他見自本性,終於把衣法另外付給慧能

弘忍圓寂後,神秀去江陵當陽山(今湖北當陽縣東南)玉泉寺,住在寺東七里的山上,大開禪法,二十餘年中,四面八方從他就學的徒眾很多。武后則天聽到他的盛名,於久視元年(700)遣使迎請,當時神秀已年過九十(見宋之問《為洛下諸僧請法事迎秀禪師表》)。第二年(大足元年)他到了東京洛陽,住於內道場,受到特殊的禮遇。武后時時向他問道,並命於當陽置度門寺、於尉氏置報恩寺,表彰他的道德。到中宗即位(705),更受禮重。神秀住東京六年,於神龍二年(706)在天宮寺示寂,諡大通禪師。他這時候已經有一百多歲了,但他自己向來不說年齡,所以人們不知其詳(見張說撰碑文)。

神秀的著作與思想

《楞伽師資記》的作者凈覺說神秀並沒有什麼著作,但秀門共傳他所作的《大乘五方便》(一作《北宗五方便門》,又作《大乘無生方便門》),晚近在敦煌石窟發現它的寫本(巴黎圖書館藏有兩本);又有《觀心論》一卷,亦於敦煌發現殘本。他的嗣法弟子有十九人,其中嵩山普寂(651—739)、西京義福(658—736),又繼續領眾,受宮廷與佛徒的崇敬,不下於神秀。普寂的弟子道璇,還把北宗禪傳到日本。

神秀的根本思想,從他所作示眾偈說「一切佛法,自心本有;將心外求,舍父逃走」(見《景德傳燈錄》卷四),可見一斑。他純是繼承道信以來的東山法門,以「心體清凈,體與佛同」立說。神秀因此主張「坐禪習定」,以「住心看凈」為一種觀行方便。《壇經》記載慧能問神秀的弟子志誠,神秀如何示眾,志誠說「常指誨大眾住心觀凈、常坐不臥」;他的門人張說也說他的「開法大略,則忘念以息想,極力以攝心。其入也品均凡聖;其到也行無先後。趣定之前,萬緣皆閉;發慧之後,一切皆如」(張說撰《大通禪師碑》):這都是說明神秀的禪風。

神秀繼承了道信、弘忍以心為宗的禪法,故「特奉《楞伽》,遞為心要」(見張說《碑》文),楞伽宗也立他為第七祖(此以《楞伽》譯者求那跋陀羅為第一祖、達磨為第二祖、慧可為第三祖、僧璨為第四祖、道信為第五祖、弘忍為第六祖,而神秀為第七祖,見《楞伽師資記》)。

神秀寂後,普寂、義福兩大弟子在帝王的支持之下,繼續闡揚他的宗風,盛極一時,有「兩京之間皆宗神秀」之概。而慧能一系在慧能寂後,荷澤神會出而論定是非,指出達磨宗的正統法嗣不是神秀而是慧能,並以神秀之禪由方便入為漸門,不如慧能之頓悟,於是有南頓北漸之分。南頓適應當時佛徒舍繁趨簡之要求,日見其盛,神秀的門庭遂日見寂寞,傳了幾代就斷絕了。

責任編輯:輕描淡寫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