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腹心酸!中國歷史上最屈辱的傀儡皇帝(圖)


孝靜帝名元善見,是北魏孝文帝元宏的曾孫。
孝靜帝名元善見,是北魏孝文帝元宏的曾孫。(網路圖片)

在中國古代,皇帝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和威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這些在東魏皇帝孝靜帝身上,卻絲毫得不到印證。他活得不僅僅是個傀儡,而且一點做皇帝甚至連普通百姓做人的尊嚴都沒有,無端受辱、受權臣的打罵成為家常便飯。因此,他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最屈辱的皇帝。

孝靜帝名元善見,是北魏孝文帝元宏的曾孫。北魏孝武帝元修逃奔長安後,高歡於公元534年農曆10月立元善見為帝,元善見當時11歲。第二年,高歡遷都鄴城,由於鄴城位於長安的東面,因此,人們將這個王朝稱之為東魏。

元善見做了皇帝以後,扶他上台的高歡因為是靠討伐叛逆爾朱兆起家的,所以一直不敢輕易篡位稱帝,對孝靜帝表面上還能以禮相待。但朝政全由高歡大權獨攬。後來,高歡又以其子高澄為大將軍,領中書監。高歡死後,高澄繼承高歡的職位,繼續總攬朝政。

高澄傲慢 打罵皇帝

高澄掌握大權後,孝靜帝的境遇就大不如從前了。高澄對孝靜帝傲慢無禮,隨意侮辱。為了監視孝靜帝的一言一行,高澄特意派自己的心腹崔季舒整天跟著孝靜帝。高澄在給崔季舒寫信時,竟公然以「白痴」來稱呼孝靜帝。

不瞭解歷史的人可能會認為,孝靜帝為君竟然連普通的尊嚴都沒有,那一定是孝靜帝要麼是弱智,要麼是殘疾人或是弱不禁風之人,無力保護自身。其實,這個孝靜帝不僅不痴呆,而且儀表堂堂,武藝超群,能挾著宮門外的石頭獅子跳過宮牆,射箭則百步穿楊。

孝靜帝怕高澄是當時人所共知的事情,甚至孝靜帝身邊的侍衛往往以大將軍高澄對他不以為然來勸諫孝靜帝。一次,孝靜帝到郊外打獵,因心情高興,策馬飛奔。侍衛擔心有閃失,就在後面大聲喊叫:「陛下,不要飛跑了,大將軍知道了會不高興的!」此語果然有效,孝靜帝立刻收住了韁繩。

貴為九五之尊的孝靜帝,卻沒少被權臣罵過打過。中國歷史上,即使西晉時的惠帝,也沒受過這種侮辱。孝靜帝挨打挨罵時,正是他20多歲的年紀,這個年紀也正是一個人血氣方剛之時,但孝靜帝卻甘心受打受罵。因此說,性格決定命運。

一次,大將軍高澄陪孝靜帝喝酒。高澄一時高興,拿起大杯向孝靜帝勸酒:「來,來,我勸陛下亁了這一大杯。」孝靜帝知道,這是高澄成心想出自己的醜,孝靜帝平日壓抑的憤怒,乘著酒勁突然爆炸了:「自古以來,沒有不亡的國家,朕的這一生還有什麼用?」。

聽到孝靜帝這一回答,高澄勃然大怒,把酒杯狠狠地往地上一摔,衝著孝靜帝破口大罵:「朕,朕,狗屁朕!」高澄罵完還覺得不解氣,又命令身旁的崔季舒毆打孝靜帝。高澄的心腹、負責監視孝靜帝的崔季舒掄起拳頭狠狠地打了孝靜帝三拳,高澄覺得解了氣,才拂袖而去。第二天,孝靜帝一見到高澄還連連道歉,說自己昨天喝醉了酒,說了一些醉話,請高澄諒解,同時,還賞給崔季舒100匹絹。

荀濟政變 功敗垂成

孝靜帝對於受的這種窩囊氣,不敢發泄,只能靠吟誦幾首古詩來排遣。一天,孝靜帝吟起了謝靈運的《臨川被收》詩:「韓亡子房奮,秦帝魯連恥。本自江海人,忠義感君子!」當時,只有常侍、侍講荀濟在場。荀濟領會了孝靜帝的用意。孝靜帝迫切盼望能有張良、魯仲連那樣的人物站出來,替自己雪恥。

事後,荀濟串聯了一些對高澄不滿的官僚,暗中策劃殺死高澄,以正朝綱。誰知政變還沒來得及發動,就被高澄發覺。高澄聞訊後,立即帶領軍隊衝進皇宮。高澄見到孝靜帝,也不跪拜,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高聲喝問:「陛下為什麼要造反?我高家父子是開國的功臣,有什麼地方對不住陛下?這肯定是陛下左右親信及妃嬪幹的事!」

面對高澄的厲聲質問,孝靜帝不知怎麼來了勇氣,理直氣壯地回答道:「自古以來,只聽說臣子造皇帝的反,還沒聽說過皇帝造臣下的反。大將軍自己想造反,怎麼反而指控我造反?我殺死你大將軍,國家就會太平;不殺死你大將軍,國家立刻就要滅亡。我自己都不能自保,何況妃嬪?你如果一定要以臣弒君,那麼早下手晚下手都取決於你大將軍!」

孝靜帝這番義正辭嚴的回答,當時立刻把高澄震懾住了。高澄連忙站起身,大聲哭著向孝靜帝請罪。這時,如果孝靜帝有東漢時漢桓帝劉志、三國時魏國高貴鄉公曹髦的血性,乘高澄不備,擒住高澄以此扭轉乾坤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是,孝靜帝懦弱慣了,缺少一個有作為皇帝該有的血性。他見高澄服軟了,就留下高澄飲酒,兩個人直喝到半夜,高澄才出宮。從這件事上,我們可以看出,即使荀濟等人發動政變成功,也難免以後的孝靜帝就不再成為傀儡,而是再次成為傀儡的可能性非常大。

高澄回去後,立即對政變的真相進行調查。三天後,高澄軟禁了孝靜帝,逮捕了荀濟等人。高澄平時很敬重荀濟,不想處死他,就親自找荀濟談話。高澄問道:「荀老先生為什麼要造反呢?」荀濟正色回答:「我荀濟奉詔誅殺高澄,這怎麼能叫造反呢?」高澄見荀濟不肯向自己低頭,朝負責審訊的官員擺擺手,荀濟便被帶了下去。審判官命人用小車把荀濟拉到東市,連人帶車一起用火燒了。高澄處理完「造反」的官員後,才把孝靜帝從軟禁的地方釋放出來。

公元549年農曆八月初八日,孝靜帝應高澄的要求立皇子元長為太子。對其他皇帝而言,立太子是一件喜事,但對孝靜帝來說,立太子並不見得是好事,倒有可能是件禍事。因為,說不定哪天高澄心血來潮,就要把太子扶上皇位。然後,再由太子上演禪讓的鬧劇。所以,孝靜帝在立太子後,憂心如焚。

手下造反 高澄遇刺

就在孝靜帝度日如年的時刻,高澄的手下忍無可忍起來「造反」,高澄遇刺身亡。

我在這兒詳細交待一下這次造反。造反的主角跟孝靜帝比較,正好印證了那句話:「高貴者最愚蠢,卑賤者最聰明。」

這次造反的主角是高澄的廚奴蘭京。高澄在同梁朝的一次戰鬥中,俘獲了梁朝徐州刺史蘭欽的兒子蘭京。高澄罰蘭京為奴,讓他給自己做飯。蘭欽屢次請求贖回兒子,均被高澄拒絕。蘭京自己也曾多次當面求高澄放自己回家。每當蘭京提出請求,高澄都用棍子狠打蘭京,並且不止一次地恐嚇道:「今後如果你這個畜牲再敢提回家的事,看我不宰了你!」就這樣,蘭京再也不敢提回家的事了,外表上還裝出十分恭恭敬敬的樣子,可是,內心深處卻充滿了仇恨。蘭京秘密地串聯了6個知心朋友,暗中商量好,抓住時機殺死高澄。

就在冊立太子的當天,高澄在冊立太子儀式過後,召集親信散騎常侍陳元康,吏部尚書、侍中楊愔,黃門侍郎崔季舒密謀禪讓,擬定文武百官名單,連吃飯都顧不上。蘭京照常來侍候高澄吃飯,剛一進門,就被高澄攆了出來。高澄盯著蘭京的背影對崔季舒等人說:「昨天夜裡,我夢見這個奴才用刀砍我,應該立刻把他殺了!」

蘭京聽到這話,趕緊跑回廚房,端起一大盤菜,將一把尖刀藏在盤子底下,又匆匆返回來,盡量不動聲色地對高澄說:「大王,奴才把菜送來了。」

高澄怒吼道:「我沒要,為什麼你又來了?!」

說時遲、那時快,蘭京把盤子一扔,亮出了尖刀,衝著高澄撲來,嘴裡喊道:「我來取你的性命!」

高澄見狀,一個蹦高從座位上跳起來,沒料到,因為動作太急,扭傷了腳。高澄拖著傷腳,一頭鑽到了床底下。蘭京一把將床掀翻,多年的仇恨馬上變成了殺敵的力量,蘭京揮起尖刀向高澄猛刺,高澄當場斃命。陳元康衝過來,同蘭京奪刀,結果肚子被扎破,腸子流了一地;楊愔嚇得抱頭鼠竄,腳上的靴子都跑掉了。崔季舒慌不擇路,躲進廁所。剎時間,高澄的住處翻了天。

高澄手下造反的消息傳到高澄的弟弟高洋那裡時,高洋住在城東,他立刻指揮軍隊把高澄的住處包圍起來,然後衝了進去,把蘭京剁成了肉泥。高洋對外封鎖高澄死亡的消息,只說:「奴僕造反,相國(指高澄,此時高澄已擔任相國職務)受傷,不嚴重。」面對當時不利於高家的局面,高洋的一些親信紛紛勸高洋離開京城到晉陽去,國為高家控制的軍隊都駐紮在晉陽。高洋聽從了親信們的建議,連夜部署軍隊,決定迅速趕到晉陽。

高澄遇刺的消息漸漸地傳播開來。孝靜帝也聽到了,他對身邊的親信說:「高大將軍已死,這是天意啊!看來,權力要回到皇家了。」

逼迫禪位 毒殺身亡

高洋出京城前,殺氣騰騰地進宮去朝見孝靜帝。他帶的隨從兵丁足有8000名,僅跟他上殿的就達200名,個個手執武器。孝靜帝嚇得面如土色,渾身抖個不停。高洋通過主持朝儀的大臣給孝靜帝傳話:「我家有事,要立即動身去晉陽。」說完,不等孝靜帝答話,就轉身走了。

孝靜帝眼見又出了一個專橫跋扈的權臣,禁不住流著眼淚嘆息道:「這個人又是不容得我,看來這次我是必死無疑了。」

高洋一回到晉陽,立即糾合手下籌備代魏自立之事。準備妥當後,高洋率10萬大軍回到鄴城,逼迫孝靜帝禪位。

公元550年農曆五月初二,司空潘樂、侍中張亮、黃門侍郎趙彥深在高洋的指使下,進宮向孝靜帝勸說禪讓之事。孝靜帝在昭陽殿接見了他們。張亮首先說:「天道循環,有始有終。齊王(指高洋,此前高洋已被封為齊王)英明,萬方歸心,望陛下遵天道,效堯舜,盡快禪讓。」孝靜帝表情嚴肅地說:「這件事講了好久了,我早應該讓位了。」大殿裡面靜悄悄的,連喘氣的聲音都能聽到。

過了一會兒,孝靜帝開口打破沉寂,說:「舉行禪讓,要先寫好詔書啊。」孝靜帝剛說完,有兩位大臣立即回答道:「詔書已經寫好。」

孝靜帝接過禪位詔書一看,不僅詔書已抄清,而且玉璽都蓋完了。他長長地嘆息一聲,問道:「今後我住在哪裡呀?」一位大臣答道:「在北城已安排妥當。」孝靜帝聽罷,一言不發,起身走出大殿。在東廊下稍微停了一會兒,信口背誦了《後漢書》上關於漢獻帝的一段讚語:「獻生不辰,身布國屯,終我四百,末作虞賓。」眾位大臣無聲無息地跟在孝靜帝的身後,他們都理解他這是以漢獻帝生不逢時,國家遭難,自己到處流浪,最後漢朝滅亡,讓位後當了別人的臣子的身世來比喻自己。

孝靜帝轉過臉向身後的高洋親信問道:「古人懷念遺落的簪子和破舊的鞋子。我現在要同妃嬪們告別一下,可以嗎?」大臣高隆之搶先說道:「今天,天下還是陛下的天下,何況妃嬪呢?」孝靜帝一言不發,徒步向後宮走去,逐一與后妃們告別,宮女們都失聲痛哭起來。李妃哽嚥著念了曹植《贈白馬王彪》詩中的一句:「王愛其玉體,俱享黃髮期」,以作訣別之辭。

孝靜帝與眾妃嬪痛哭告別時,大臣趙道德帶來了一輛牛車來載孝靜帝。孝靜帝一頓足,頭也不回地登上了牛車。趙道德跨上車,以防孝靜帝作出不利於高洋的舉動,緊緊地抱住了孝靜帝。長期窩囊的孝靜帝這時把多年的憤怒發泄了出來:「朕敬從天命,順從人意,你這個狗奴才是個什麼東西,竟敢逼人太甚?!」趙道德一語不發,仍然緊緊抱住孝靜帝不鬆手。在一片痛哭聲中,牛車緩緩地走出了宮門。

孝靜帝到達城北的住處後,派太尉彭城王元韶將玉璽給高洋送了去。

五月初四日,高洋在鄴城南郊的土台上即皇帝位,改國號為北齊。一年以後,下台的孝靜帝被高洋用毒酒害死,終年29歲。在屈辱中,孝靜帝就這樣結束了身不由己的一生。

責任編輯:辰君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