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郭氏推特革命」對中國革命的隱喻

2017-06-06 10:58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6月6日訊】今年是六四運動28週年,推特上此刻正在進行的「郭氏推特革命」,印證了我在2014年發表的那篇《中國還會再現1989天安門運動嗎?——六四事件25週年後的冷反思》中所分析的:現階段,中國人的政治認知嚴重分裂,不可能形成1989年天安門運動那種共同訴求,因此也不可能出現類似1989年天安門運動那種持續數月的抗議活動。然而,始自今年1月的「郭氏推特革命」,其中卻包含著未來中國革命的諸種隱喻,郭粉們加諸於這場革命的種種訴求,將是今後中國革命的預演——當然,前提是這些革命能夠出現。

「郭氏推特革命」一詞,與2016年美國大選出現的「川普(特朗普)現象」一詞的境況相同,代表的是一種社會現象,與郭文貴本人已經無關。

郭氏推特革命:緣於追隨者對發起者的有意誤解

2017年1月開始,以美國為基地的Twitter中文圈發生了一場極為奇特的「郭氏推特革命」,發起者郭文貴是一位自稱被國安部選中的負有特殊使命的商人,其靠山是前國安部常務副部長馬建及其上級(外界懷疑是江時代最有實力的政治人物曾慶紅)。馬建在權力鬥爭中失敗後,郭文貴遠走海外,沉默兩年多後突然接受海外中文網站明鏡網視頻採訪,聲稱為了「保命、保財、報仇」而開始進行他自稱的對「以黑反腐」的爆料活動,吸附了大批海外民運人士與中國的網路革命黨參與。有推友無視中共建政後無數反抗者前仆後繼這一事實,居然將郭文貴稱為「撬動用中國人民屍骨建造的這座中共邪惡百年趙州橋拱心石的第一人,也是各種力量發力第一種」。

郭爆料的真假及可信度,《紐約時報》記者傅才德、艾莎在《郭文貴,逼迫中國做出讓步的流亡者》這篇文章中已經做了詳細報導。這篇文章是自郭發動「郭氏推特革命」以來,體現了西方媒體新聞原則(double check)的一篇報導。

但爆料的真假似乎不影響「郭氏推特革命」的進行。事實上,郭文貴從明鏡第一季開始,對他本人的爆料目的是誠實的,比如保命、保財、報仇;不觸碰憲政民主;對中共領導層的攻擊限於王歧山、傅正華、孟建柱等人;要代替幾百萬在反貪中落馬的「受害官員」申張正義,對總書記習近平則多褒揚之詞。其訴求目標也時常根據北京反應而有所調整,與其說這是郭粉們歡呼的向中共體制挑戰,不如說更像對北京談判時的叫牌。他甚至不隱瞞自己與「老領導」、「老老領導」目前非常密切的聯繫。

以上諸種說明,聲稱郭文貴將領導中國人民走向民主、憲政等預言,只是追隨者將一件彩虹衣披在郭身上,有如後周陳橋兵變中趙匡胤的下屬們為其披上黃龍袍,非他本人訴求。

這一種刻意的誤解,完全是中國荒誕政治的一種折射: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中共當局就將一切政策變動稱之為「改革」,哪怕它完全違背了改革初期對改革的定義(放權讓利與民),而是朝向相反方向,即剝奪民眾權利、想方設法從民眾口袋裡往外掏錢。在階層固化、利益格局僵化、看不到希望的情形下,民眾渴求變化,因此將一切變化,包括統治者內鬥引起的政治波動都與民主化扯上關係。

可以說,郭文貴成為推特革命黨的領袖,完全是網路革命黨多年尋找領袖的結果。我以前就在《革命的一隻鞋已經落地》及其他相關文章中指出:革命的群眾早就大批存在,正在尋找領袖。這場政治波普,少數中國人清楚,外國人卻看不明白。

極權體制:「郭氏推特革命」追隨者產生的溫床

這場「郭氏推特革命」的參與者有明顯的特徵:

1、對中共政權、官僚階層、富人充滿了社會仇恨,少數人將此仇恨擴展至體制內人士。

2、求變心切,不管這一變動是朝向哪個方向。也因此,郭文貴「革命」的初始動機「保錢、保命、報仇」被有意忽略,他對習近平的讚揚與肯定被當成策略,郭文貴及其「老領導」代表的只是中共不得勢之勢力被當作正義力量,郭文貴的視頻講話所體現的訴求高度波動性更是被選擇性解讀。

3、財產訴求為裡,平權訴求為表。不少郭粉的主訴是沒收貪官財產。郭文貴指控的貪官傅正華的財產已經被幾位推油預先分配了一番。

這一點,與第三波民主化的主流訴求不同,第三波民主化的主訴是政治權利。「郭氏推特革命」則包含著中國底層知識青年所要求的「經濟權利」,但不是中東北非四國失業青年對就業權利的要求。

必須指出,並非所有的郭粉都認為應該以分配財富為革命主訴。小悲@Zodiac4698就明確表示:「不是財富分配而是權力分配,共產主義運動通過第一次財富分配實現謊言,激發人性邪惡面,然後再通過二次財富分配,實現公有制,完成極權,即對多數人的奴役。‘財富分配’是幌子是招牌,奪取權力才是目的,而民主革命的誠實就在於它一開始爭的就是民權。」「如果有人告訴你,我們革命的目的是重新分配財富,就是把別人的錢搶過來,再把這人殺人,這就叫‘革命’,那你千萬別信!那一定是跟民主無關的革命,民主革命最大的歷史經驗就是把權力分配作為革命的目標,是民權的革命!激發的是私產者的公理心!」

但在郭粉群中,小悲這樣的清醒者為數不多。有網友認為在中國不超過一萬人。我認為不止一萬之數,但也不會太多。鑒於推特革命黨的主流傾向,分析這些以底層知識青年為主的網路革命黨,對瞭解中國未來的變動內容及方向很有必要。

革命需要領袖、經費、組織、目標等。網路革命黨的革命目標是現成的,即推翻中共。郭在前三方面滿足了網路革命黨的想像:郭來自社會底層,深諳底層社會成員的心理,具備針對這一階層的動員力。他的成功要素,比如神秘的國安背景、白手起家的巨額財富、做為公眾人物所需要的外表及口才,還有他表示願意支付的種種經費,都極大地滿足了革命群眾的想像力。推特曾有幾年姓艾,當艾未未從領袖位置上退下之後,推特上曾有過一段缺乏大神的真空時期,現在,「天下掉下個郭文貴「(何頻語錄),順順噹噹成了「郭氏推特革命」的領袖。

參與「郭氏推特革命」的主體,是網路革命黨,不少是在認真地預演他們心目中未來的革命,並非惡搞。他們確實希望郭文貴爆料能夠加劇中共內鬥,甚至有人希望出現軍事政變,推翻現存政府,這些主張已經與發動者郭文貴的主張完全沒有關係。

這麼龐大的網路革命黨是如何形成的呢?當然是中共極權體制的產物。這個體制產生了世界上最嚴重的財富分配不公,在創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億萬富翁群體的同時,還創造了佔人口80%左右的社會底層;不僅社會成員機會嚴重不公,權貴壟斷了社會的大多數資源與機會,政府還對結果不平等視若罔聞,甚至連司法懲罰機制也極不公平,反腐不涉及紅色家族與現任政治局常委成為鐵則。這三重不公平,我過去說過不少,今後將專文論述。

「郭氏推特革命」對中國的隱喻

「郭氏推特革命」鼎盛時期,海外民運大佬紛紛表示支持,楊建利的支持可圈可點,讚襄甚力,成為這次革命的亮點。但這場推特革命說到底,就是我在推特上說過的,是中共這塊硬幣的A、B兩面的大戰。A面是習近平、王歧山等代表的朝廷勢力,B面就是郭文貴背後的老領導,郭文貴也從不否定自己經常與老領導通話。這通話暗示著接受老領導指示而決定鬥爭策略。因此,不管郭粉們希望發生什麼,老領導一方與習的鬥爭只能按照中共權力鬥爭的邏輯解決。

5月份,中國發生了好幾件大事,一是軍報宣布,裁軍與退伍復員軍人的轉運工作正在加緊進行。二是中共宣布立法整頓中國情報系統,中央特科暨中共隱蔽戰線90週年紀念大會在京舉行。中共創建情報系統的元老後代,即諜二代們代表情報系統參會。這是中共建政以來第一次召開這種會議,與會者紛紛表態支持習近平。這兩者是個重大信號,因為習近平集中權力的過程中,軍權難收,情報系統一直被認為是曾慶紅的天下。接下來中國政府公布了一條消息,即美國向中國遣返一名嚴重刑事犯罪嫌疑人朱某,這無疑是暗示:美國與中國在引渡方面有協議與合作關係。

這邊的反應在6月1日的郭文貴視頻中有所體現。一些看過的人用郭被「招安」來形容,郭本人對此否認,說是五毛的誣蔑。但有人敏銳地看出了戰略轉折跡象。LifeTime視界@lifetimeusa在6月1日的推文中表示:「外界難以看懂郭共大戰,他們之間斗的架勢大,但溝通順暢。因為他們的邏輯是完全一樣的」,他還說到自己「今天氣撅撅的教訓那些想讓郭文貴改變中國的人」,認為這種人可能不存在,但我知道存在,而且為數不少。在推友中一直比較清醒的小悲@Zodiac4698就認為自己「正是因為看到了郭文貴的這條路徑可以實現中國民主轉型的,所以我才支持他」。其他名人的類似名言我就不一一列舉了。

對中共來說,通過「郭氏推特革命」,至少應該看到一點:國內低中階層對中共政權及相關利益集團已經積累了難於化解的仇恨,峻急求變之心是股隨時待發的力量。目前,在中共力量強大之時,這種求變力量可以強行壓制下去,但歷史經驗告訴世人:沒有任何政權能夠永久性地壓制這種力量。

基於以上分析,我認為,與其將「郭氏推特革命」看作一場政治鬧劇,不如將其看作觀察中國政治的一個窗口,郭文貴今後總有一天會退出推特革命,但網路革命黨卻始終存在。今天這個群體在「郭氏推特革命」中所展現的特質,將在某種程度上形塑中國的未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