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觀察人士:「一帶一路」將拖垮中國?(圖)



在納德吉.羅蘭新書發布會上。左起第一人為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的副國安顧問厄利.拉特納(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看中國2017年6月16日訊】「一帶一路」倡議已然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重點外交戰略。一些西方學者認為,習近平希望藉此打造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區域秩序,而這正是他所追求的中華民族復興的本質。不過,另有分析人士指出,「一帶一路」風險巨大,這可能會是拖垮中國的一個戰略。

拉特納:「一帶一路」搞垮中國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的副國安顧問厄利.拉特納(Ely Ratner)星期一(6月12日)在華盛頓的一個有關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新書發布會上這麼說:「如果美國的戰略家希望制定一個戰略,拔掉中國崛起的閥門,窮盡中國的資源,這個戰略的操作絕對就像‘一帶一路’。為什麼你要走出去,投入數百億美元到世界上最危險的角落、戰略上最不重要的地方,把自己搞垮?」

拉特納目前擔任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的資深研究員,被認為是長期關注美中關係的「青年才俊」之一。他是在被問到「一帶一路」的風險時這麼回答的。他還警告說,也許只有當中國遭遇自己的「摩加迪沙」事件,「當中國人被拖住脖子在被極端分子控制的國家被當街拖行的時候,中國當局才會被迫做出回應」。

1993年10月3日,支援維和行動的美國陸軍特種部隊在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試圖抓捕被國際社會通緝的索馬里軍閥艾迪德的高級助手,兩架黑鷹直升機被火箭筒射中墜落,美國士兵的遺體被當街拖行遊行,引發美國國內輿論嘩然。幾天後,總統克林頓宣布將從索馬里撤走所有美軍作戰部隊。

拉特納預言似乎已經發生。6月9日,兩名在巴基斯坦遭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綁架的中國公民,被證實不幸遇害。這是中國人第二次在巴基斯坦被「伊斯蘭國」恐怖份子殺害。人質遇害的俾路支省是「一帶一路」重要組成部分「中巴經濟走廊」的關鍵段,因為中巴經濟走廊的存在,將來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前往巴基斯坦。

羅蘭:習近平借「一帶一路」打造以中國為中心的區域秩序

拉特納是在美國亞洲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納德吉.羅蘭(Nadege Rolland)撰寫的《中國的歐亞世紀?--「一帶一路「倡議的政治和戰略影響》一書的發布會上講這番話的。羅蘭在自己的書中說,中國希望通過「一帶一路」達到多重目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希望藉助「一帶一路」打造以中國為中心的區域秩序。

她在新書發布會上說:「‘一帶一路’戰略可以讓我們管中窺豹,讓我們看到中國希望歐亞大陸如何融合,也給了我們一個窗口,觀察中國究竟希望如何利用自己的財富和力量,並達到何種目的。」

羅蘭的書中有一個章節專門講「一帶一路」可能遭遇的風險。值得一提的是,羅蘭列出的風險都是中國學者提出的。她在書中特別提到,幾乎沒有一個中國學者在公開場合批評「一帶一路」,但是,私下裡很多人卻認為習近平的這個項目「太自負」、「野心太大。」

「一帶一路」四大風險

羅蘭在書中著重探討了四大風險:其中一個風險就是「一帶一路」沿途國家的恐怖組織以及當地的激進組織可能會對中國項目帶來的威脅。而且,這只是安全威脅之一,另外,羅蘭說,中國學者擔心由於種族、宗教、領土爭端,中國可能被拖入當地無盡的紛爭之中。

「中巴經濟走廊」集中體現了這些威脅。因為穿越印度和巴基斯坦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引發了印度的不滿。經濟走廊的建設還引起巴基斯坦民族、政治和經濟問題的集中爆發。經濟走廊的走向問題曾引發巴基斯坦人的抗議遊行。另外,由於伊斯蘭極端武裝的威脅,巴基斯坦政府不得不在這條經濟走廊地帶增加了一個師的兵力。

羅蘭列出的其他風險包括:歐亞大陸的多元化和複雜性。羅蘭說,「一帶一路」跨越西歐、波斯灣、東非、印度洋、俄羅斯、中亞以及印度次大陸。這些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水平不同,社會政治體系不同,種族、宗教、文化也都不同,而中國缺乏應對的經驗。

另外一個風險是經濟上的可行性。由於投資的地方比較不安全,收回投資回報基本不太可能。她說,雖然中國人意識到對基礎設施的投資短期內無法收到回報,但是,「一帶一路」項目的回報更不可能。羅蘭在書中援引中國進出口銀行的一位官員的話說:「給我們留下的就是非常艱難的項目。過去40年可行的項目已經立項,一些‘一帶一路’的項目從金融角度來說是不可行的,這是事實。」

她的採訪對象還提到中國當局在西部和東北投資的基礎設施項目幾乎沒有一項達到預期目標。

《紐約時報》近期一篇題為「中國超級大橋熱潮背後:債務沈重、腐敗叢生」的文章說,「在政府擔保的貸款的推動下,在大型建設公司、以及從中獲利的官員們的鼓動下,許多這類項目正在積累越來越多的債務,成了腐敗的溫床,其產生的運輸效益卻令人生疑。」

這令人不得不質疑「一帶一路」的投資項目是否會遭遇同樣的經歷。羅蘭在書中說,「一帶一路」在經濟上到底有多大的可行性以及它可能加劇中國國內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對於這兩點,在中國幾乎沒有人提出。

來自其他大國和當地國家的負面反應是「一帶一路」要面臨的另一個風險。中國人認為,「一帶一路」肯定被一些大國,包括美國、俄羅斯、印度和日本等國認為是自己建立區域影響力的競爭對手。在「一帶一路」經過的一些小國家也有風險,包括當地的政權更替以及當地人對中國日漸增長的影響力的擔憂。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