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壞事的底線是至少賣個好價錢

2017-07-25 09:47 作者: 六神磊磊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7月25日訊】我的主業是讀金庸。金庸是很會寫壞人的,有些人簡直壞得令人髮指,幹了不少壞事。

比如《笑傲江湖》裡有一個林平之,把愛他愛得要死的老婆殺了,可以說是很壞了吧。

「岳靈珊倒在大車的車伕座位上,胸口插了一柄長劍。」——這個人也真下得了手。你說他禽獸、沒人性,說什麼都可以。

但林平之幹這件事,也是有原因的,這是他投靠大佬左冷禪的投名狀,要證明自己和岳家決裂。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是要向左掌門表明心跡。」

人家左掌門那邊可是慷慨地允諾了回報的:「今後林兄弟永遠是我嵩山派上賓!」

瞧,是「上賓」,而且「永遠是」,人家林平之幹壞事,好歹是幹出了身價的。

再比如另一個人,《倚天屠龍記》裡的鶴筆翁。

這傢伙是「玄冥二老」之一,也是個壞人,屁顛屁顛地跟著趙敏幹了不少壞事。你說他人品不好、境界低,說什麼都可以。

但人家鶴老也是有所圖的,畢竟跟著趙敏郡主有官做。用趙敏的話說,是「朝廷封你做大元護國揚威大將軍,快加把勁啊。」

要是沒有這個價碼兒,你讓鶴先生去鞍前馬後地幫你打少林、打武當、打明教試試,人家理你才怪。

綜上,金庸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幹壞事,那也是有底線的,就是至少要幹出身價,不然丟不起這個人。

同樣,你我寫字的人也是一個道理。你寫很壞的東西,固然要不得。可是如果你賣了個十萬一篇、八萬一篇,因為自己確實手頭緊,孩子沒奶粉錢了,捏著鼻子幹了一票,某種意義上也算是幹出了身價,守住了幹壞事的「底線」。

可是如果只扔給你幾顆奶糖,讓你寫一萬字的壞文章,連寫三個月,那你也干,可就連當壞人的底線也沒守住嘛。幾顆奶糖哪裡搞不到嘛。

就好像前一陣,有一家報紙的微博,發了一個很噁心沒人性的東西。這個東西很壞,我覺得一定屬於盲目揣測上級意圖、自以為是的東西。它一定不代表上級的想法。這裡都不多說了。

更想說的是,作為一個讀金庸的,覺得這個很不合武俠世界的邏輯,忍不住非常好奇:發這樣壞的東西您老得到了什麼了啊。

且來分析分析:您老胡快60了吧,二十年前好像就是副總編輯,這麼多年也還就是個總編輯。要是別人那都罷了,任免升遷都正常嘛,可是您不應該啊。

您看您以前的同事們,杜總和你差不多同年吧,現在是哪裡的負責同志了?盧女士比你小好幾歲吧,要論長相怕得小兩輪,現在是哪裡的副總編了?您怎麼還跟那小地方原地踏步呢。

您每憤胡兵入,常為漢國羞,大小七十戰,白首不封侯?

陞官沒有,發財了嗎?各種渠道估計多多少少也有一點,我不瞭解,但怕也是有限吧,和付出不成比例吧。不說別的,早洗手出來做個短視頻的,多掙了多少個零了?

我知道您淚盡北枝花,不敢恨長沙,可是也委屈了點兒吧。

在金庸迷看來,幹壞事都沒幹出身價,這可叫人怎麼說呢。張召重幹壞事那是當了驍騎營佐領,玉真子幹壞事是要當護國真人,金輪法王幹壞事是要爭蒙古第一勇士。

且不說這些大人物了,小人物也是一樣。曹操罵小臥底苗澤:「汝為了一婦人,害了你姐夫一家,留此不義之人何用!」可是人家小苗畢竟也不是白幹壞事,人家的價碼是愛情。你呢。老胡啊老胡叫我怎麼說你啊。

同樣地,作為金庸迷,也對具體發微博的兄弟叨叨幾句。

長安居不易,工作難得,理解。如果這崗位有個特殊津貼之類,一個月發個三萬五萬,幾句話捏著鼻子發了也就發了,職務行為嘛,你不發也有別人發。

可是如果只是萬兒八千,和同行一樣,那就沒必要了,現在國家政策好,經濟形勢企穩向上,八千一萬的工資,以咱們胸中所學,昂藏身軀,挺直了腰板在一線城市哪裡掙不到呢?何必非那兒呆著,發那些東西,被同行貼標籤看不起呢。

一個人幹不幹壞事,是如何看待別人的問題——如何看待別人的名譽,如何看待別人的財產,如何看待別人的感受。

但是一個人幹壞事能不能把自己賣出價錢,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問題,是瞧不瞧得起自己的問題。

有人會覺得我這一篇惡毒,我歷來是看人看事的。林平之干了那個是「上賓」,胡總啊您是什麼賓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