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青春是在謊言中度過的


我六十多歲,是2002年內退(實際上就是下崗)的一名普通工人。本人親身經歷過58年(那時我剛上小學)直到文革結束的農村和工廠生活。

我現在也對普遍存在的官商勾結、權錢交易深惡痛絕,也對安排我們歲數大的人內退不滿。但我絕不贊成過去的那一套。那時除了蘇聯人幫助我們搞了一些工業項目之外,所謂自主建設企業基本上都是假的,無法使用的。

我1972年進入當時排全國第四位的鋼鐵公司一下屬廠。從我廠的情況可見那時的成績,該公司建於1905年為清日合建,主要生產生鐵。其四座高爐一直用到現在。七十年代建了一座5號高爐,頭兩年建了6、7號高爐。七十年代建了一座三吹二的120噸氧氣頂吹轉爐練鋼廠,直到八十年代只能產沸騰鋼,九十年代引進技術進行改造而成為一座現代化煉鋼廠。

電影《火紅的年代》所講,中國自主設計、自主製造的世界一流水平的現代化一米七熱連軋機組於七十年代在我公司建成投產。可這個現代化的軋鋼廠就是生產不了,因軋出的鋼板厚薄不均無產使用,八十年代引進日、德技術和設備進行改造才成為一座真正現代化的熱連軋廠。九十年代引進一座冷軋薄板廠。才使這個公司真正成為鋼鐵公司。我廠是蘇聯專家設計建造的58年投產,七十年代發明瞭世界首創的「盡忠鋼」,煉了幾個月下馬了。隨後又首創了中國的四立米大電鏟兩臺,《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兩個版面進行報導,可這兩台電鏟連礦山都沒上去就折了。那年代我們工人拚命大干,其勞動強度現在的人無法想像,干少了路線分析你是哪個路線的。拚命生產出來的產品一堆一堆地在選礦廠鐵路邊上生鏽。

我入廠頭一年月工資21元、第二年24元、第三年27元、第四年33元、第五年38元6角1分。到華執政時漲到45元1角8分。那時有病到廠衛生所5分錢掛號費,給6片止痛片或者6片消炎片。開其他藥得找關係。衛生所看不了的病才轉診到醫院,醫院根本沒啥藥,青黴素都缺。醫院掛號費1角也是2天的藥量。那時比自已買便宜一半多一點吧。家屬看病是半價。衛生所、醫院開出的病休證明需到車間、連隊經領導審批,不批准不准休息。我回想那時真是「人間天堂」喲,我們天天餓著肚子卻在想著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人在死亡線上掙扎呢,等著我們去解放呢。

你想知道我們68年開始的上山下鄉的苦難嗎,你想知道當時農村的真實生活嗎,那得多少天能說完地呀。上面我寫了七十年代的工資收入,現在介紹那時的生活水平。工人糧食定量分工種如:煉鋼工每月51斤,重體力勞動的45斤,機床操作工38斤,市民27斤,我是天車工每月41斤。每月3兩油,半斤到1斤肉。定量內每月1到2斤大米和白面逢年逢節能多個2至3斤,剩下全是苞米面和少量高糧米。

定量不夠吃私下買糧票3角5到4角一斤。到郊區農村買苞米5角一斤,買這些東西風險很大,被發現了東西就被沒收了,蔬菜是下來啥吃啥。茄子、土豆5至7分一斤,西紅柿1角到1角5一斤,大白菜3分一斤。副食店來菜了得拚命擠。

我們上班幹活時間是8小時,但每天(週六除外)班前班後都得開會。基本是:0點上班(甲班)中午11點左右能回家,白班(乙班)是早7點準時開會,8點接班16點交班又開會到18點以後回家,丙班是13點準時開會到16點接班0點下班回家。星期天大部分不准休名為獻工。

開會時大眼瞪小眼必須精神十足,否則領導說你思想有問題。開會時有輔導講解員,比如批林批孔時輔導員給講解道:孔老二在台上拿個小旗搖晃,他的徒子徒孫就在台下喊叫做搖旗吶喊。最難為人的是你必須不停地自我批判,編造出個人有不健康的思想,有不良行為通過學習毛著才發現自已很危險才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否則你過不了關。

那時人與人不可私下雜談,談多了說不上那句話就被人斷章取義地向上匯報,像我們年輕的開你個路線分析會,歷史上有問題或者家庭成份不好的就上綱上線了。71年我車間就編造出一個反革命集團,主犯被判18年一個、15年一個,另一個是貧民被定為階級敵人廠內改造。我們年輕人對敵人(我車間當時4百多人必須有百分之五的人被定為階級敵人)又打又罵會被評為優秀青年重點培養,寫了這麼多可能又有人問你是不是家庭成份不好或那時挨過整,我告訴你我家庭成份是中農,本人性格孤獨很少跟別人交往,並且是毛澤東的忠實信徒,那時崇拜毛澤東的程度你都無法想像。後來才知道什麼世界第一強國,什麼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在受苦受難,期盼著我們工人階級去解救,全世界等著我們去解放……全是騙人的,我們的青春是在謊言中度過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