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危險的人:微信群主(圖)

2017-09-15 09:40 作者: 徐行踏流水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微信
微信群主危險啦!(Adobe Stock)

【看中國2017年9月15日訊】一紙規定,微信群主就成了中國最危險的人。跟貪官跟黑社會跟全世界的正常人相比,微信群主面臨的高壓風險,毫無疑問是超乎於人類承受壓力之重。

如果按官方的9種消息千萬別發要求,不誇張說,它幾乎能把每一個非趙家人的中國人套進去。

9種信息包括了:政治敏感話題;不信謠不傳謠;內部資料不發;涉黃涉毒涉爆等;港澳臺新聞在官方網站未發布前不發;軍事資料不發;涉及國家機密文件不發;來源不明黑警察的不發;其他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不發。

如果一個人不發政治話題,可能發了一個尺度大點的美女圖片,本人和群主得被抓;如果一個人是香港人,在群裡發了個香港新聞,群主得被抓(應該也能去香港抓人,畢竟這事不是沒幹過);如果一個人發了個某地警察非正常拆遷或打擊小販的,本人和群主得被抓;如果一個人吐糟了學校食堂或醫院食堂飯不好吃,涉及傳謠,本人和群主得被抓...

這還只是一部分案例,不少案例在現實中早就被實施。更多的案例,只要按官方最後一條認為你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本人和群主都被抓。

所有的群員和群主,成為了人類被抓命運的共同體。所有的解釋都是徒勞無功的,因為最終抓人解釋權歸某信辦和抓捕部門說明。

從某信辦和獵手部門來說,這樣的懲治措施是合情合理的。因為它充分繼承了很多朝代善用的「連坐制」。畢竟,當你一人對它不服時,它來一個殺你全家「株連九族」,是很有震懾作用的。因為你連累了全家。所以,當一個微信群員被捕捉時,順帶牽連上了群主,這只能逼著群主要提防風險注意群員。

某種意義上,這也是分化、猜疑以及讓微信群淨化純潔的極佳手段。長期已久,甚至根本都不用相關部門監控,微信群主和群員自我就達成了相應的默契。真是繼承了太祖毛先生的治理手段:「讓群眾鬥群眾」。

這樣的手法,從共和國歷史上來看,往往是效果極佳。比如說文革時期,父母舉報子女,子女舉報父母,百試不爽,還有如果你是「黑五類」(地、富、反、壞、右),你全家都不能讀書。讓你們永遠住牛棚,永遠遊街,永遠沒有希望。

大量的歷史事實說明,一個人為了擺脫黑五類,則往往投鼠忌器變成了國家機器的劊子手,對自己親屬下手,而且往往下手極重,越重說明這個人對國家越忠誠。這也就無所謂人性不人性了,誰讓你是黑五類呢?

魯迅的接班人、著名作家蕭軍有一次的經歷也說明連坐有多可怕,蕭軍兒子蕭燕有一次接受採訪回憶說:1966年,反黨分子蕭軍和其他罪名(反黨學術權威等,蕭軍定調最高)教授,十幾二十人拉到一地,紅衛兵們放了個火堆,讓這些教授們跪著四周,然後紅衛兵們開打。這一過程中,有血性的蕭軍準備反抗,蕭雖是文豪,但會武力,抗日時上過前線。一位教授拉著他說,你別反抗,你反抗我們全都得死,我們死了後,你全家也得死。蕭軍克制,教授們被拳打腳踢,外加棍棒,傷勢嚴重。後來,蕭軍跟他幾個兒女說,幸虧有你們,我才活著,我當時真想殺幾個同歸於盡,但想到你們放棄了。

季羨林在《牛棚雜記》裡講抄家時說:此時我們全家三位老人的性命,掌握在別人手中。我們像是幾隻螞蟻,別人手指一動,我們立即變為齏粉。我們呼天天不應,呼地地不答。我不知道,我們是置身於人的世界,還是鬼的世界,抑或是牲畜的世界。茫茫大地,竟無三個老人的容身之地了。

接回連坐微信群主,這真不是剛發生的事,歷史上更慘更痛更要人命的中國人都經歷過。這點連坐措施,既正常,也符合相關部門的中國夢飄揚。

至於你跟相關部門講理講法律,要麼是外賓,要麼是幼稚。哪來的道理跟你講,一個無權利者跟有權力者講理,不如你去試試跟朝鮮金正恩講理試試,看會不會被犬決炮決。

我想後續相關部門會不會更加升級,除了連坐群主,還連坐全家,也把這些人劃為敵對勢力,不准結婚,不准工作,不准上學等等,全方位措施讓敵對勢力不得好死。

與此同時,我想提醒有關部門,是不是把微信大陸以外用戶都給禁掉?要不然這些人發內容,你又抓不到,只能連累群主,或者說僅限於中國能行使抓人權的區域可以使用微信,比如香港澳門,可以用,美國英國,不能用。

這波微信群主被抓,我目測至少能抓個幾十上百萬。微信群主在監獄裡可以唱首電影監獄風雲主題曲「友誼之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