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中國建築工地 人禍居多?(圖)

2017-09-16 08:16 作者: 凹凸曼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廣州工地天秤倒塌(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17年9月16日訊】1、被釘子紮腳,工地最常見的傷害了。

工程部十個人有五個人中過獎,只有一個人打過破傷風,看著傷口不深就算了。

剛上班有一次下雨天我穿著一雙運動鞋去了工地,遍地泥濘,就想鋪模板踩過去,所幸鞋碼偏大了,釘子蹭著襪子過去了,沒有破皮,從此再不敢亂踩模板。

地上釘子不可怕,派專人找個棍子前面綁個磁石吸一吸,可怕的是模板上面的,切記,不要亂踩模板。

2、爬腳手架,技術員都要去檢查鋼筋模板。

小項目的腳手架我沒見過搭的規範的,要麼間距比設計大,要麼就沒有腳手板,密目網,如果你這都有,掃地桿、剪刀撐都按規範、方案搭設的,首先恭喜你,你遇到一個好項目,然後你問問自己,爬上爬下的戴了安全帶嗎,幾乎沒有吧,有你也不戴,不方便對不對。

我見過工人掉下來過,2m左右不算高,50多歲也夠喝一壺,所幸是皮外傷。

我曾經在下大雪的夜裡旁站打灰,站在腳手架上,緊緊抱著鋼管,因為我知道掉下去了,打進灰裡都沒人知道,等有人找到你,強度都上來了,各位保重,要向不規範說no。

3、混凝土漏振,蜂窩麻面漏筋冷縫等現象,很多很多。

原因無非是工人不熟練,工人偷懶,混凝土塌落度與要求不符,一次澆筑高度太大混凝土離析。

我管過一個隊伍,每次打灰都恨不得跪下來求他能不能好好幹,我還年輕,就像八九點鐘的太陽,我不想這麼早蹲進去。但他每次拆模都要給我驚喜,我現在非常想把他們班組長塞進洞裡。

他們請的人都是當地農民,便宜,毫無經驗,剛放下手裡的鐮刀就拿起振搗棒,什麼都不會,盡想著偷懶,背後吐槽我們這些城裡來的書獃子狗屁不懂,你還得哄著,不然他們就坐那罷工了,干個一個月,說家裡麥子熟了,必須回家了,趕緊結錢走人,不給就來鬧事。

有趣的是他們從來不跟小老闆鬧,他們就喜歡跟我們項目部鬧,其實我們項目部是跟他老闆簽訂的勞務合同,工程款按合同結算,跟工人沒關係,但是沒辦法,柿子要挑軟的捏,大家心裏也清楚工人鬧事到底是誰指使的。

珍愛生命,遠離垃圾隊伍。

4、池體漏水,漏振 + 漏筋 = 漏水,不解釋了,趕緊打針堵漏吧。

堵漏的錢用來換幾個好工人,好隊伍既能提高工人待遇,又能把工作干的漂亮,何樂而不為,但就總有人抱著僥倖心理,覺得無所謂。

5、角磨機傷到手。

僅遇到一例,工人在家養傷兩個多月,萬幸手沒壞,回來以後小心多了,再不魯莽。

6、倒順開關、民用插排、花線、破皮電纜,屢禁不止,偷著用,藏著用。

項目剛開始,有個隊伍仗著有點人很囂張,以上的東西他都敢用,我們說了也不聽,你要沒收他還要找你比劃比劃。

後來啊,來了一個更囂張的安質總監,比隊伍老闆還囂張,看見就收,晚上就罰款,這種風氣才被壓了下去。

7、私自使用行吊。

行吊安裝完成後未經驗收,項目部三令五申任何人不得使用,但就是有老闆要省吊車錢,未經允許偷偷使用,結果這瓜娃子連基本的操作都不會,反而讓吊物砸到了腳,導致腳骨骨折,又是訛行吊班組,又是賴項目部,搞的頭都大了,後來我們也想明白了,靠嘴說沒用,直接給幾臺行吊斷了電。

8、井下作業。

什麼通風、通氣我就不扯了,你都知道。

我說一個事故,修路的時候上面鋪二灰碎石,結果不小心弄了一點掉到雨水檢查井裡面了,工人就下井去掏,井不深,工人頭剛好能伸出地面,由於掏一個井二十分鐘也差不多了,班組就沒有設置警示標誌,結果就這壞事了,一輛大挖機從這路過,駕駛員是剛從布魯斯特大學畢業的黃毛高材生,意氣風發,糞土我們這些渣渣,跟開坦克一樣,也不看路,直接從井上壓了過去,剛好這工人從井底把頭探了出來,就聽見一聲慘叫。

我們全跑了過去,把工人拉上來,怎麼形容,就那種嘴巴、鼻子、眼睛都出血,流了一地,簡單包紮止血,立即送到了醫院,萬幸撿回來一條命,輕度腦震盪。

那是我剛上班的時候,第一次看見有人滿臉是血倒在那裡一動不動,我以為他已經死了,都快嚇尿了,領導們也非常緊張,分頭行動,一面去醫院陪護,一面通知家屬安撫情緒,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

我師傅當時管路,我跟在後面打下手,平時輔助放個線,做個資料,報個驗什麼的,我師傅匆匆忙忙跑到現場,我問的第一句話我這輩子都記得住:

「師傅你交底裡面寫沒寫井下施工上面要做警示標誌?」

「寫了,別怕」

9、大霧天違規開塔吊。

當時年前搶工期紅了眼,一切只為進度。

直接看圖就這能見度,不是我手機像素差,是真的超過15m就看不見了,這麼大霧也敢開塔吊,我也明白,搶工期領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我是八九點鐘的太陽啊,我還不想死,最重要的是這塔吊使用交底還是我下的,我偷偷給安質總監發了照片,我清楚,要出事了,我判幾年他要翻倍。

還是他囂張,一分鐘的時間直接讓停工,司機很開心的爬了下來,他也不想幹,他也想多活幾年,但他也是被老闆逼得,他要吃飯。

10、還是這塔吊。

我們項目有2臺塔吊,安裝方案我沒有參與編製,畢竟才上班一年。

施工場地很狹小,但是又必須安裝2臺才能保證沒有死角,這2臺塔吊工作半徑是有重合的,不要問我為什麼不給放開點,非得重合,這裡不解釋那麼多了,客觀原因限制的。

最後安裝時折中一下,2臺塔吊雖然工作半徑重合,但安裝高度差了8m,起重臂就不在一個平面上旋轉了。

乍一看是不是覺得好有道理?

可是媽的忽略了一個問題,塔吊工作是有鋼纜的,起重臂劃出的不是一個平面的圓,而是一個三維的圓柱,2臺塔吊工作的圓柱體有重合,根本無法避免碰撞!

於是再妥協,2臺塔吊不得360度旋轉使用,每臺只允許固定的角度使用,我們給上崗的司機、底下的指揮員培訓再培訓,講明瞭其中的厲害關係,可惜你培訓的再多也經不住班組換人。

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在基坑底下檢查底板鋼筋綁紮,2臺塔吊都在吊鋼筋,那天也是命大,我抬頭看了一下天空,忽然發現其中1臺的工作角度已經超過我們的交底規定值了,並且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而此時另外一臺也轉了過來,眼看小塔吊平衡臂就要撞上大塔吊的鋼纜了,我他媽當時又要嚇尿了,沒辦法膽小,拚命的吼,讓他停下,工人看到我在喊,停下手頭工作看了一下,趕緊喊那個指揮員,喊聲很大終於讓指揮員聽到,抬頭看了一眼估計也嚇壞了,按著對講機就讓司機停下,最終停下的時候我感覺間距不到3m了,我上去強忍著怒氣問他怎麼回事,他說他今天來替班,剛才在跟旁邊的人聊天,我發誓我當時都真想踹他下基坑。

我回去報告了一下要下罰款,領導說算了也沒造成損失,批評教育一下就行了,我還能說什麼呢,就這樣吧。

11、與地頭蛇的鬥爭。

項目上有一些多餘的鋼管,DN1800/1600,很大很粗很值錢。

施工場地有限,就堆在外面市政道路兩邊的綠化帶上面,這裡是工業園區,是開發區,這幾年經濟形勢又差,廠子全是停工的,這裡平時鬼都看不見一個。

但是有天突然來了一群城管,行頭配齊了,什麼汽車吊,平板拖全配齊了,看得出來是準備的相當充分,上來就吊鋼管,有人看見了,我們趕緊出來阻止,可人家根本不理你,就要全部沒收,理由是我們私自堆放鋼管壓壞了草坪。

我們說那你通知一下,我們不就給挪走了嗎。

城管頭頭說早就通知了,我們領導問了一圈,都沒人接到任何通知,我們就求通融一下,下午就給弄走,城管不答應。

這下我們也清楚了,這不就是搶嗎,搞幾臺汽車吊了不起啊,誰他們幹工程還沒有幾臺機械啊。

領導讓裝載機、挖機、汽車吊全從工地開了出來,堵死了出口,今天誰要別想走了。

緊接著工人出動,來了大概有100多號工人,拿什麼的都有,我們提前打過招呼,別動手,坐在路中間就行了。

城管一看不對,也叫了人,來個四個麵包車,加之前來的一起大概有50個人,雙方就對峙起來,互不相讓,但是也都克制嗎,沒動手,就擠在一起相互推搡,互相罵。

我們這邊也不想惹這些地頭蛇,打電話報警,剛開始就來了1個警察,但帶了槍跟警棍,腰裡別的不知道是不是辣椒水,煙霧彈之類的東西。到了現場一看不對,感覺用對講機請求支援。我很佩服那個警察,隻身一人就站在兩股勢力中間,問明瞭情況後就開始勸,我們這邊說人可以撤,東西必須放下,城管就不干,鋼管必須帶走,這就讓談判陷入死局,根本沒得談了。

警察開始勸城管依法辦事,他們都臉別過去,不聽你的。

警察又來找我們談,讓我們先把工人撤了,不要衝動,又去勸工人趕緊走,真動手打起來,無論是打死人還是被人打死,倒霉的都是工人自己。

可這時候哪個工人走了,以後肯定就不能在工地幹下去了,他們要吃飯。

雙方再次陷入僵局,城管不耐煩要發動汽車直接壓過來,看你工人跑不跑,我們一聽也火了,衝上去就要砸了駕駛室,又是一頓推搡。

當時大多數人都已經有了智能手機,都在拍視頻,城管開始搶,就這樣有了幾個小規模的肢體接觸,雙方都拉偏架,狠踹對方不認慫,但都心裏清楚,真要幹起來,工人得死幾個,城管一個都出不去,今天全都折裡邊。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大量的警車進場了,個個全副武裝,跟電影演得差不多,但我一直期待的鳴槍示警沒有發生,請了兩邊的主要領導去派出所喝茶,誰也沒多說什麼,去就去,誰怕誰,剩餘的警力開始驅散工人跟城管,最終我們同意讓路,但鋼管留下,城管看本來就理虧,也就沒堅持了,留了鋼管,但放狠話要收拾我們。

最終還是餐桌上解決了問題,我們也找了很多人,費了很大勁,最終留下了鋼管,但立即挪到工地堆料場並且恢復草地,其實哪有損壞什麼狗屁草地,都是藉口,上面長得都是雜草。

一個副經理的手機被搶,手被打傷,最終手機也沒找回,城管說不知道,沒拿,警察也沒辦法。

其餘不多說了,影像資料也不放了,這件事連新聞都沒有,純當沒有發生過。

過去很久了,我有時候想起來還覺得熱血沸騰,這種與惡勢力鬥爭的不屈不撓的快感。

扯了這麼多,工程技術口要想玩的轉,你得牢記以下口訣,這是我在年底工作總結會上的發言。

編得了方案,下的好交底。

管得住現場,做得好資料。

買得對材料,記得清流程。

耐得住寂寞,經得起考驗。

扛得住壓力,受得了批評。

敢爬支架抄標高,能下池底看滲漏。

鑽進管道查防腐,力小不懼擰閥門。

風裡來,雨裡去,

測量儀器肩上扛,工程質量心中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