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死後竟從中南海運出一卡車……(組圖)

2017-09-19 00:15 作者: 徐榮

手機版 简体 2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個黑色傳聞因此在政治圈不脛而走:毛在周死後放鞭炮!
一個黑色傳聞因此在政治圈不脛而走:毛在周死後放鞭炮!

1976年1月,周恩來逝世。在周去世僅僅3週後,竟從中南海運出整整一卡車……

——鞭炮屑。按照規定,在中南海內是不准許放燃放炮竹的。是誰既違反規定,又在全國沉浸在周死的悲痛氛圍中冒天下大不韙的呢?這個人正是周的「親密戰友」毛澤東

周死3週後,正逢中國除夕。那個除夕夜,毛在中南海的泳池突然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炮竹聲,一時間,火光衝天。中南海的警衛人員異常緊張,不知發生了什麽事情。

當弄清這喧鬧竟來自平時連一隻麻雀都不允許停在樹上的毛的住處,人們才明白毛爲什麽不去參加周的葬禮。一個黑色傳聞因此在政治圈不脛而走:毛在周死後放鞭炮!有人證明第二天親眼看見從毛的游泳池拉走整整一卡車鞭炮屑。

在中共的宣傳中這對相處40年的「好搭檔」、「親密戰友」有著深厚「革命情誼」,那麽周死毛放鞭炮該如何理解呢?

在中共的宣傳中,毛、周是相處40年的「親密戰友」,有著深厚「革命情誼」。
在中共的宣傳中,毛、周是相處40年的「親密戰友」,有著深厚「革命情誼」。

「親密戰友」死了毛不是第一次慶祝

讓我們先從林彪事件説起。1971年9月13日,曾被寫進中共黨章的「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林彪,乘坐的三叉戟飛機墜毀在蒙古溫都爾汗,林彪、其妻葉群和兒子林立果均喪生。林彪在機毀人亡後被中共定性為「投敵叛國,自取滅亡。」

邱會作在回憶錄中稱,毛澤東得到中國駐外蒙使館關於林彪等人全部在溫都爾汗摔死的報告後,要汪東興在政治局會議上傳達他的一句話:「林彪幫了我一個很大的忙……」

這是毛對林彪死亡的第一反應。此外,毛和工作人員還舉行了慶祝會,很高興的喝了酒,在酒席上開懷的說:「為林彪的死乾杯!」

毛要汪東興在政治局會議上傳達他的一句話:「林彪幫了我一個很大的忙……」
毛要汪東興在政治局會議上傳達他的一句話:「林彪幫了我一個很大的忙……」

周對毛最後的問候

回到周死前最後的日子。1975年6月,周在病榻上用顫抖的手給毛寫了一封信,回顧了兩人40年的關係,摘錄如下:

從遵義會議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諄諄善誘,而仍不斷犯錯,甚至犯罪,真愧悔無極。現在病中,反覆回憶反省,不僅要保持晚節,還願寫出一個像樣的意見總結來。

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來

                                                            75.6.16.22

寫完這封信,周又給毛的機要秘書兼情人張玉鳳寫了一張便條:

玉鳳同志:

您好!

現送十六日夜報告主席一件。請您視情況,待主席精神好,吃的好,睡的好的時(候),念給主席聽一聽,千萬不要在疲倦時念,拜託拜託。

                                                               周恩來

                                                         75.6.16.22時半

這封讀起來百味雜陳的信,似乎透出毛強周弱一個信號,但是在毛想整死誰就能整死誰的中共歷史中,周卻在中共政壇屹立不倒,這也是毛心懷惱恨,在其死後大加慶賀的原因。

本慾先打周後打劉 後來事態顛倒

1966年夏季,毛澤東調兵遣將,對北京市實行全面軍事控制後,發動文化大革命運動,最初的佈置是先打倒周恩來,然後再收拾劉少奇。毛澤東住在杭州西子湖邊遙控著北京的運動,命劉少奇、鄧小平去發動對周恩來的批判。但劉、鄧這時已經明白了唇亡齒寒的道理,不肯動手。劉少奇甚至說:批判恩來同志,等毛澤東自己來辦吧!毛澤東得知劉的這一意向後,惱羞成怒,咬著牙齒說:好,回來就從你劉少奇身上辦起!

1966年7月23日,毛澤東從南方回到北京。劉少奇趕到火車站去接駕,毛澤東不與見面。晚上,通知政治局成員到人民大會堂浙江廳開碰頭會,竟然不準通知劉少奇與會。周恩來獲知此事後大為吃驚,立即給劉少奇的中南海家裡打電話,接電話的是劉少奇夫人王光美。周恩來只說了一句話:光美啊,請少奇同志保重身體。

1966年冬,毛躲在杭州遙控,江青在京,背地裏唆使紅衛兵衝進中南海,包圍國務院,將周恩來圍困24小時之久。周勸說紅衛兵撤退無效,軍方大怒,某軍頭調軍入京,向包圍國務院的紅衛兵開槍掃射,用周的原話來說「死了很多人」,此一事件是周本人親口向文革後來訪的斯諾透露的。

毛聞訊後,不敢有所動作,反稱紅衛兵受反革命挑動,把圍周事件的頭頭全部逮捕入獄。周是如何粉碎毛的進攻的,這方面材料中共絲毫未透露。

1967年,在劉少奇其迅速垮臺的同時,毛再次部署了對周的攻擊。

三攻三守 毛周攻守較量

第一次是利用紅衛兵聯動組織,在北京街頭貼大字報,拋出周恩來二七年「四.一二」大屠殺期間被捕。隨後在報上刊登《伍豪(周當時代號)脫黨啟事》得以獲釋的材料,依共黨紀律,凡被捕後發表脫黨聲明求得獲釋,便是叛徒。這一有鼻有眼的叛徒材料,換作他人早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了,但結果卻是「聯動」成員,被安上反革命罪名全數逮捕。

第二次是通過林彪和中央文革小組王力、關鋒、戚本禹提出揪軍內一小撮走資派的口號,結果遭到周恩來的軍中勢力激烈抵抗,大有決戰之勢(即著名的武漢兵變和大鬧懷仁堂事件),毛澤東見勢不妙,拋出王、關、戚作犧牲品,由於軍中分裂的跡象日趨嚴重,毛最後只好拿林彪作替罪羊,以換取衝突平息。

第三次是批孔批《水滸》同樣以毛的退讓失敗而告終。這次反周,手中的大牌也已出盡的毛,動用江青親自出馬,而周恩來只是炮製了《紅都女皇》事件作為反擊,江青落得裏通外國,出賣黨和國家機密的罪行,立刻威信掃地、氣焰難再。江在受審時己一語道破:「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他叫我咬誰,我就咬誰。」

以孫維世作梗 周冷面棄子

鄧穎超、孫維世、周恩來
鄧穎超、孫維世、周恩來

在文革中另一次對周的進攻是用孫維世向周進攻。周心裏很清楚,毛澤東、江青想通過孫維世打開缺口,搞到他與蘇聯仍有勾結的材料。

令毛、江沒料到的是,周親自以通敵叛國罪名,批示逮捕了他的幹女兒孫維世。「既然黨組織掌握了材料,認為她和蘇聯勾結,我作為一個黨員必須服從組織的決定,不能因為她是我的繼女就袒護她。」

孫維世在牢中飽受折磨、蹂躪,除了被輪姦,頭上還被釘入鋼釘,死後身上什麼都沒穿,只有一付手銬依舊鎖著雙手。


周冷面棄子,親自以通敵叛國罪名,批示逮捕了他的幹女兒孫維世。(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毛安排周先走一步

閱讀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撰的《周恩來年譜》1972年5月18日及往後,不瞭解內幕的人會感到非常奇怪。為什麼呢?因為在5月18日「確診患膀胱癌」,而後來沒有任何關於治療的資訊。到了8月4日,「因勞累過度病情有發展」,還是沒有任何有關治療的資訊。

但在辛子陵的《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就可以找到答案了,是毛澤東在背後搗鬼,目的就是讓周恩來早點死去。

1972年周恩來初病時毛澤東考慮的所謂「全面問題」,說穿了就是讓周恩來「先走一步」,以便他安排江青等人掌權(《毛澤東遺願——毛遠新當中共中央主席》)。如果毛澤東先走了,以周恩來在國內外的巨大影響力和號召力,江青等人絕不是對手。

怎麽整都搞不到的周,終於在毛的安排下先去了,怎麽能不叫這位有著深厚「革命情誼」的「親密戰友」不開心呢?

 

參考:《晚年周恩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