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死后竟从中南海运出一卡车……(组图)

2017-09-19 00:15 作者: 徐荣

手机版 正体 2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个黑色传闻因此在政治圈不胫而走:毛在周死后放鞭炮!
一个黑色传闻因此在政治圈不胫而走:毛在周死后放鞭炮!

1976年1月,周恩来逝世。在周去世仅仅3周后,竟从中南海运出整整一卡车……

——鞭炮屑。按照规定,在中南海内是不准许放燃放炮竹的。是谁既违反规定,又在全国沉浸在周死的悲痛氛围中冒天下大不韪的呢?这个人正是周的“亲密战友”毛泽东

周死3周后,正逢中国除夕。那个除夕夜,毛在中南海的泳池突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炮竹声,一时间,火光冲天。中南海的警卫人员异常紧张,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弄清这喧闹竟来自平时连一只麻雀都不允许停在树上的毛的住处,人们才明白毛为什么不去参加周的葬礼。一个黑色传闻因此在政治圈不胫而走:毛在周死后放鞭炮!有人证明第二天亲眼看见从毛的游泳池拉走整整一卡车鞭炮屑。

在中共的宣传中这对相处40年的“好搭档”、“亲密战友”有着深厚“革命情谊”,那么周死毛放鞭炮该如何理解呢?

在中共的宣传中,毛、周是相处40年的“亲密战友”,有着深厚“革命情谊”。
在中共的宣传中,毛、周是相处40年的“亲密战友”,有着深厚“革命情谊”。

“亲密战友”死了毛不是第一次庆祝

让我们先从林彪事件说起。1971年9月13日,曾被写进中共党章的“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乘坐的三叉戟飞机坠毁在蒙古温都尔汗,林彪、其妻叶群和儿子林立果均丧生。林彪在机毁人亡后被中共定性为“投敌叛国,自取灭亡。”

邱会作在回忆录中称,毛泽东得到中国驻外蒙使馆关于林彪等人全部在温都尔汗摔死的报告后,要汪东兴在政治局会议上传达他的一句话:“林彪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

这是毛对林彪死亡的第一反应。此外,毛和工作人员还举行了庆祝会,很高兴的喝了酒,在酒席上开怀的说:“为林彪的死干杯!”

毛要汪东兴在政治局会议上传达他的一句话:“林彪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
毛要汪东兴在政治局会议上传达他的一句话:“林彪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

周对毛最后的问候

回到周死前最后的日子。1975年6月,周在病榻上用颤抖的手给毛写了一封信,回顾了两人40年的关系,摘录如下:

从遵义会议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谆谆善诱,而仍不断犯错,甚至犯罪,真愧悔无极。现在病中,反复回忆反省,不仅要保持晚节,还愿写出一个像样的意见总结来。

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来

                                                            75.6.16.22

写完这封信,周又给毛的机要秘书兼情人张玉凤写了一张便条:

玉凤同志:

您好!

现送十六日夜报告主席一件。请您视情况,待主席精神好,吃的好,睡的好的时(候),念给主席听一听,千万不要在疲倦时念,拜讬拜讬。

                                                               周恩来

                                                         75.6.16.22时半

这封读起来百味杂陈的信,似乎透出毛强周弱一个信号,但是在毛想整死谁就能整死谁的中共历史中,周却在中共政坛屹立不倒,这也是毛心怀恼恨,在其死后大加庆贺的原因。

本欲先打周后打刘 后来事态颠倒

1966年夏季,毛泽东调兵遣将,对北京市实行全面军事控制后,发动文化大革命运动,最初的布置是先打倒周恩来,然后再收拾刘少奇。毛泽东住在杭州西子湖边遥控着北京的运动,命刘少奇、邓小平去发动对周恩来的批判。但刘、邓这时已经明白了唇亡齿寒的道理,不肯动手。刘少奇甚至说:批判恩来同志,等毛泽东自己来办吧!毛泽东得知刘的这一意向后,恼羞成怒,咬着牙齿说:好,回来就从你刘少奇身上办起!

1966年7月23日,毛泽东从南方回到北京。刘少奇赶到火车站去接驾,毛泽东不与见面。晚上,通知政治局成员到人民大会堂浙江厅开碰头会,竟然不准通知刘少奇与会。周恩来获知此事后大为吃惊,立即给刘少奇的中南海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是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周恩来只说了一句话:光美啊,请少奇同志保重身体。

1966年冬,毛躲在杭州遥控,江青在京,背地里唆使红卫兵冲进中南海,包围国务院,将周恩来围困24小时之久。周劝说红卫兵撤退无效,军方大怒,某军头调军入京,向包围国务院的红卫兵开枪扫射,用周的原话来说“死了很多人”,此一事件是周本人亲口向文革后来访的斯诺透露的。

毛闻讯后,不敢有所动作,反称红卫兵受反革命挑动,把围周事件的头头全部逮捕入狱。周是如何粉碎毛的进攻的,这方面材料中共丝毫未透露。

1967年,在刘少奇其迅速垮台的同时,毛再次部署了对周的攻击。

三攻三守 毛周攻守较量

第一次是利用红卫兵联动组织,在北京街头贴大字报,抛出周恩来二七年“四.一二”大屠杀期间被捕。随后在报上刊登《伍豪(周当时代号)脱党启事》得以获释的材料,依共党纪律,凡被捕后发表脱党声明求得获释,便是叛徒。这一有鼻有眼的叛徒材料,换作他人早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了,但结果却是“联动”成员,被安上反革命罪名全数逮捕。

第二次是通过林彪和中央文革小组王力、关锋、戚本禹提出揪军内一小撮走资派的口号,结果遭到周恩来的军中势力激烈抵抗,大有决战之势(即著名的武汉兵变和大闹怀仁堂事件),毛泽东见势不妙,抛出王、关、戚作牺牲品,由于军中分裂的迹象日趋严重,毛最后只好拿林彪作替罪羊,以换取冲突平息。

第三次是批孔批《水浒》同样以毛的退让失败而告终。这次反周,手中的大牌也已出尽的毛,动用江青亲自出马,而周恩来只是炮制了《红都女皇》事件作为反击,江青落得里通外国,出卖党和国家机密的罪行,立刻威信扫地、气焰难再。江在受审时己一语道破:“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他叫我咬谁,我就咬谁。”

以孙维世作梗 周冷面弃子

邓颖超、孙维世、周恩来
邓颖超、孙维世、周恩来

在文革中另一次对周的进攻是用孙维世向周进攻。周心里很清楚,毛泽东、江青想通过孙维世打开缺口,搞到他与苏联仍有勾结的材料。

令毛、江没料到的是,周亲自以通敌叛国罪名,批示逮捕了他的干女儿孙维世。“既然党组织掌握了材料,认为她和苏联勾结,我作为一个党员必须服从组织的决定,不能因为她是我的继女就袒护她。”

孙维世在牢中饱受折磨、蹂躏,除了被轮奸,头上还被钉入钢钉,死后身上什么都没穿,只有一付手铐依旧锁着双手。


周冷面弃子,亲自以通敌叛国罪名,批示逮捕了他的干女儿孙维世。(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毛安排周先走一步

阅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撰的《周恩来年谱》1972年5月18日及往后,不了解内幕的人会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呢?因为在5月18日“确诊患膀胱癌”,而后来没有任何关于治疗的资讯。到了8月4日,“因劳累过度病情有发展”,还是没有任何有关治疗的资讯。

但在辛子陵的《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就可以找到答案了,是毛泽东在背后捣鬼,目的就是让周恩来早点死去。

1972年周恩来初病时毛泽东考虑的所谓“全面问题”,说穿了就是让周恩来“先走一步”,以便他安排江青等人掌权(《毛泽东遗愿——毛远新当中共中央主席》)。如果毛泽东先走了,以周恩来在国内外的巨大影响力和号召力,江青等人绝不是对手。

怎么整都搞不到的周,终于在毛的安排下先去了,怎么能不叫这位有着深厚“革命情谊”的“亲密战友”不开心呢?

 

参考:《晚年周恩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