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論盛行的地方沒有智慧(圖)


2011年,美國《時代》雜誌評選出歷史上流傳最廣、最有影響力的十大陰謀論,「中情局刺殺肯尼迪」高居榜首,緊隨其後的,就是「美國政府自導自演9.11事件」。

令人瞠目的9.11陰謀論

9.11陰謀論者堅信:所謂的恐怖襲擊只是幌子,親自導演這樣一出令人髮指的慘劇,是美國藉此為由可以在全球發動反恐戰爭,繼續鞏固其霸主地位。

陰謀論者列出的「證據」多達上百條,這裡僅列舉兩條最為其津津樂道的「疑點」:

1.世貿大樓倒塌時,各層依次發生爆炸,因此不可能是飛機撞擊而倒塌,而是被炸毀;
2.五角大樓上的撞毀口太小,不可能是客機撞擊產生,而是被導彈擊中。

針對陰謀論者的質疑,美國民間諸多組織與個人進行了有力的批駁,聯邦政府網站和《衛報》等媒體,也逐條予以了澄清。針對第一條,專業人士指出,這些所謂的「爆炸」,是大廈逐層垮塌時,空氣與辦公設施被擠壓出窗口形成的現象。事後調查中,也沒有發現任何安裝過炸藥的跡象;第二條,五角大樓被客機撞毀,不僅有大量目擊證人,現場廢墟中也可看到客機殘骸和乘客遺體,客機黑匣子也被找到。

事實上,這些所謂的證據,大多數稍加推敲就可以推翻。最根本的不合理在於,即使美國政府為了開戰而必須先找個藉口,也完全沒有必要搞這麼大的陣仗,一架飛機難道不夠,非得安排四架?且不說劫機無法確保成功,就算要瞞住整座大廈(還是兩座)的人在裡面裝炸藥,需要牽涉多少人?只要有一個地方出現問題,計畫不僅失敗,更將暴露,釀出天大醜聞!


9.11事件(網路圖片)

什麼土壤易滋生陰謀論?

陰謀意味著設計周密的欺騙。鑒於這一特徵,陰謀要求保密,如果參與人數太多,必須有軍事組織一般的紀律。幾百人的群體如同一個人那樣活動——飲食起居、言談舉止,長期而言,代價太高以致幾乎不可能。阿克頓勛爵說過,你能在一切時刻欺騙一些人,你也能在一些時刻欺騙一切人,但你不可能在一切時刻欺騙一切人。這種並不算深奧的統計學原理,也許大多數陰謀論者是不知曉的。

陰謀論來源於懷疑論,而懷疑論原本是憑數據說話的。9.11慘劇發生後,至少有兩個繪聲繪色的記錄片,論證9.11是美國政府的「傑作」,其內容描述應該說比較「專業」,比如世貿大廈的瞬間倒塌,無限接近於自由落體,而這正是定向爆破的體現。此外,關於汽油溫度根本無法融化大樓的鋼筋支撐等等,都在用數據來說話。很多美國人就是因為看過這兩個記錄片,才開始相信陰謀之說的。

但脫胎於懷疑論的陰謀論一旦「羽翼豐滿」,數據就毫不重要了,這也是美國其實並非陰謀論最盛行之地的原因。大洋此岸的中國上世紀50年代生人,大抵都聽過「美帝陰謀」、「蘇修陰謀」、「走資派陰謀」等論調,連綿不絕,如雷貫耳。幾十年過去了,這種論調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加此起彼伏,從股市到樓市,從貿易到金融,從油價到金價,在某些人眼裡,似乎都充滿了陰謀。偶爾駐足聽街邊閑談,幾乎總能聽到一些「高人」在用陰謀論闡釋周圍的現象,甚至於把從公司到國家的戰略都理解為陰謀。君不見幾年前一部超級暢銷書,認為全世界的貨幣發行、金融運行乃至政治、經濟活動,全部受制於以羅斯柴爾德家族為首的國際金融財團,把西方陰謀論推到了極致。信者甚眾,今天還常常能聽到對此的街談巷議。

陰謀論為何會在某時、某地擁有如此廣闊的擁躉?印度智者克里希那穆提一語驚人:「在有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地方,沒有智慧

為什麼會這樣?當一個人的自我過於渺小,就很容易想像自我是更大的自我的一部分,於是,也就有了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狂熱。克里希那穆提的話裡分明指出,這裡包含著某種不可治癒的自卑情緒。而從集體自卑到民粹---這種當下需要警醒的思潮,只需輕輕抬下腿就跨過去了!

此外,中共素以「權謀」著稱,權謀文化發達,這從官場小說的流行可見一斑。而陰謀論天生是權力的「馬弁」,在陰謀論者眼中,離開權力便形成不了陰謀,陰謀也是權力者才有資格玩的遊戲。在普及陰謀與權術方面,電視劇更勝過小說,從《雍正王朝》到《康熙帝國》,從《潛伏》到《甄嬛傳》,每晚準時坐到電視機旁的人們,看到的都是陰謀和權術。如果像美國人欣賞完好萊塢大片裡的魔獸與英雄後哈哈一笑,也就罷了,不幸的是,當下中國很多人是當真的,電視劇就是教科書,看完之後在商場、職場、官場直接操練,即使居家過日子,出現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陰謀論也能大派用場!

在這樣一種權謀文化的熏陶下,一個人怎麼可能有獨立思維和健康心態?帶著權謀眼光去看待周圍,於是人和人之間、團體與團體之間,乃至國家與國家之間,必然被生生造出重重迷霧來!

還有一點尤其重要,就是理性思維的缺失和信息缺乏。當一個人無法持理性和科學的態度和方法,缺乏相關信息和基本常識,就很容易從陰謀角度去看待、評價和判斷萬事萬物。對於前者,事實上只要對所謂的陰謀理智思考,就會發現有多幼稚可笑。以「金融陰謀」為例,除了全知全能的上帝外,沒人能控制這個世界的經濟運行,不管他多麼有錢有勢有知識。現在的經濟運行,是無數人共同參與的結果,局部範圍內可能會有操縱,但要把全世界捏在少數人手裡,無疑是一種妄想,否則,計畫經濟就是最成功的經濟了。而對於後者,只要多通過渠道掌握一些必要的信息,就不會再把它看作陰謀,也就不會聽信他人所說的「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了---當一個人聽到這句話時,他極有可能正在被利用。

凡事失敗了就說別人有陰謀,凡事解釋不通就說是陰謀,這正是缺乏智慧的表現。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