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娘灘的傳說


川西平原上有一條河,河邊上有一個村子。很久以前,這裡發生大旱,灼熱的紅太陽直晒得土地龜裂,堰塘見底,樹木、禾苗通通枯死。

在這個村子裡,住著一戶姓聶的貧苦人家,老母親聶媽媽帶著一個十四五歲的兒子聶郎苦度光陰。旱年糧食無收,只得靠聶郎天天上山打柴、割草過活。

聶郎不僅在家聽娘的話,與村裡的小夥伴們處得也像是自家的兄弟姐妹一樣,所以,全村的人都誇他是一個好孩子。

有一天清晨,雞才叫頭遍,聶郎就背起背篼上赤龍嶺去割草了。他走得很快,因為昨天他聽小夥伴長生告訴他,說財主周洪家新得了一匹雪花馬,因為喜歡,每天要買許多最最新鮮的青草來餵它。聶郎真想多打點草,好去換點糧食給母親吃。

赤龍嶺腳下有一條化龍溝,發春水時不僅溝裡有魚蝦,岸邊更是長滿了綠色的水草。可現在呢,卻旱得成了亂石壩,什麼都沒有了。

正發愁間,聶郎忽然覺得眼前白光一閃。「嗨,是一隻小白兔呀!」聶郎邊說邊追——他知道小白兔是要吃青草的,跟著它的蹤跡,說不定能找到最嫩的青草。

果然,在一座土地廟的背後,聶郎割到了一背篼最最新鮮的嫩草。

第二天,聶郎又去那兒割草。好奇怪啊,頭天割過的地方,又長出了一片嫩嫩的青草。

聶郎就想將這片青草搬回家去種。他先將土刨松,然後又將草連根拔起。沒想到那草根底下竟神奇地汪著一捧清水,那清水裡又泡著一顆亮晶晶的寳珠。聶郎高興壞了,他小心地撈起珠子,將它藏在了懷中。

回家時天已黑透,娘正在廚房煮苞谷稀飯。還沒等他從懷裡取出珠子給娘看,原先黑暗的廚房便霎時被照得雪亮了。於是娘告訴聶郎說:「兒啊,這說不定是個寳物,你快把它放到咱家的米缸裡去吧!」

第二天一早,聶郎去看珠子。剛揭開米缸蓋,他便激動得大聲喊叫起來了:「娘,快來看,咱家的米缸又滿了!」

真是顆寳珠啊!從此之後,將它放在米上米漲,放在錢上錢漲。聶郎家再不愁吃穿了。這村子裡的窮苦人家,也因為得到聶郎家的幫助,再也不愁吃穿了。

消息很快傳到村裡那個惡霸地主周洪的耳朵裡。他立即吩咐管家說:「快去,把那顆寳珠給我弄來,不管用什麼辦法!」

管家急急巴巴跑到聶家,先是說用錢買,見聶郎不肯,便又回家與主子合謀出一條毒計。說那珠子本是周家的傳家之寳,現在被聶郎偷去了,若不交還,就準備派四個家丁,扛槍帶刀,將聶郎捆到官府去法辦!

聶郎的小夥伴長生在周家放馬,他一聽到這個消息,立馬跑去告訴了聶郎,並勸他帶著寳珠連夜逃走。

誰知他們母子還沒出門,周洪的管家就已經帶著家丁將他家團團圍住了。

「聶郎,我命你快快交出員外家的寳珠,否則休想活命!」

「管家,你別在這裡仗勢欺人,你說我偷了你家主人的傳家之寳,有什麼證據?」

管家理屈詞窮,只得命家丁進屋去搜,沒搜著,就又命家丁到聶郎的身上搜。

聶郎急中生智,一扭頭就將寳珠吞到了肚中。

「不好了,不好了,聶郎將寳珠吞進肚子裡去了!」家丁報告。

「給我打!」惱羞成怒的管家叫喊著,「不把寳珠從他肚子裡打出來不算完!」

話音剛落,家丁便像瘋狗一樣撲上來,將聶郎打趴在了地上。幸虧聞訊趕來的村民將惡管家和家丁轟走,否則聶郎早就沒命了。

可憐的聶媽媽讓村人將兒子抬到床上,自己日夜流淚看護著。

半夜,聶郎醒來,輕輕地喊著:「水,我要喝水……」

聶媽媽見兒子終於活了過來,高興得趕緊遞上水碗。

誰知聶郎喝了一碗又一碗,最後竟伏在水缸邊,「咕嘟咕嘟」幾大口將一水缸的水喝光了。

「渴,娘,我還渴!」

「兒子,你怎麼啦?水缸裡的水都被你喝乾了,你怎麼還叫渴呢?」

「娘,我的心頭就像烈火在燃燒,你就讓我去河邊喝水吧!」

聶郎的話音未落,天上的一道金色閃電便劈了下來,照得滿屋透亮,隨之又滾過「轟隆隆」的雷聲。聶郎翻身下床往屋外奔去,聶媽媽緊緊跟在他的身後。

只見聶郎衝到河邊,一低頭,像瘋了似的喝起水來,「咕嘟咕嘟,咕嘟咕嘟」,眼看河水已被他喝掉一半,天上更是電閃雷鳴,嚇得聶媽媽緊緊拉住聶郎的腳。聶郎掉轉頭來,聶媽媽一看,天哪!兒子變了,頭上長了雙角,嘴邊長滿了藍須,頸上更有紅鱗在閃閃發光。

「娘,你快放手,兒子要變成一條蛟龍,報這血海深仇!」

隨著聶郎的喊聲,天上的雷聲更響,電閃更亮,狂風夾著暴雨傾盆而下,河水很快就漲了起來。

惡霸地主周洪親自帶著家丁舉著火把追來了——他要抓住聶郎,然後凶殘地剖開他的肚子,取出寳珠!

被迫吞了珠子的聶郎為了報仇,此時已在河邊變成了一條赤色龍:「娘快放手,你兒子報仇的時刻到了!」說完一擺龍尾,往河中滾去,河面立即掀起萬丈波濤。

周洪在河邊凶狠地逼著聶媽媽交出兒子。聶媽媽說:「好你個周賊,把我兒子逼下了河你還不甘心嗎?那就讓我的兒子跟你說話吧——兒啊,你的仇人來了,你可要為娘報仇雪恨哪!」

就在周洪飛起一腳踢向聶媽媽的時候,天上劃過一道白色閃電,伴隨著「嘩喳」一聲焦雷,那河水捲起的波濤便像千軍萬馬一般,霎時就將周洪他們通通掃進河水中淹死了。

說來也奇,一會兒風平浪靜,天也漸漸亮了。聶郎在水中抬頭向媽媽告別:「娘,你多保重,兒要去了!」

「兒啊,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呢?」

「娘,我將隨著河水流向大海,從此往後,咱娘倆就將是人海兩隔。等兒回家,只怕是石頭開花馬生角了……」

聶媽媽一聽就知道兒子再也不可能回到自己身邊了,她悲傷地站在一塊大石頭上,喊著:「兒啊!兒啊!」聶郎游在水中,聽娘喊一聲就抬起頭來望娘一眼,那望娘的地方就立時變成了一個灘。聶媽媽連喊了二十四聲,聶郎也仰頭連望了他娘二十四次,於是,那地方就變出了二十四個灘。

後來,人們就給它們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望娘灘!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