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不露!東邪黃藥師不認錯卻討人喜歡(圖)



東邪黃藥師,黃蓉之父,武可位列絕頂,文能傲視天下。(圖片來源:射鵰英雄傳視頻截圖)

《射鵰》有五絕: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東邪就是黃藥師,黃蓉之父。

一、五絕難分高下,傳承強弱懸殊

遙想當年,華山論劍,神功與絕學同舞,真力共劍氣齊飛。三天三夜,巔峰對決,中神通王重陽以半籌之勢險勝其餘四人,榮膺天下第一。

修為凌絕武林,執掌玄門正宗;心繫抗金大業,胸懷天下蒼生;進可建功立業,退可笑傲江湖。如此天之驕子,本該乘風破浪大有作為,誰料世事無常命運弄人,王重陽正值鼎盛之年卻舊疾復燃,不久之後溘然長逝。

中神通既歿,天下宗師五去其一。「東邪」黃藥師逍遙東海,「西毒」歐陽鋒隱遁西域,「南帝」段智興偏安南陲,「北丐」洪七公縱橫北地,四絕修為並駕齊驅,難分軒輊。

彼時——北丐尚無弟子,曠世絕學未得傳承;西毒衣缽,唯傳其侄歐陽克;南帝沉淪情劫,不得解脫,座下漁樵耕讀四人,雖有弟子之名,所學卻極為有限。

東邪門下,弟子六人,天資卓絕、根骨上佳,又逢名師栽培,修為勇猛精進,成就斐然。

一宗師六高徒,如此華麗配置,桃花島一脈本該「打遍天下無敵手」。

二、成也東邪,敗也東邪

黃藥師其人,形相清癯,丰姿雋爽,蕭疏軒舉,湛然若神。

黃藥師之才,淵博如海,深不可測。武可位列絕頂,文能傲視天下,奇門遁甲獨步武林,五行術數學貫古今,天文地理、醫卜星相無一不精。

然而,英才遭天妒,古來皆同理,王重陽如此,黃藥師亦難逃例外。

修為絕頂,卻喜怒無常,才情滿腹,卻孤傲偏執,真實的黃藥師並非完美無缺。他能以絕世才情鑄就桃花島的鼎盛,也能以無常怒火毀滅桃花島的輝煌。

丁酉年三月十六,桃花島驟生劇變。

大弟子曲靈風,私傳黃藥師暗戀女弟子梅超風,黃藥師惱羞成怒,持木杖生生震斷曲靈風腿骨,逐其出師門。

己亥年五月初九,桃花島再起波瀾。

二弟子陳玄風備受冷落,積怨日深,終生叛離之心,趁黃藥師不備,將其費盡心機方才得手的武學聖典《九陰真經》下卷偷走。是夜,陳玄風、梅超風雙雙逃離。黃藥師雷霆震怒,陸乘風、武罡風、馮默風無辜遭受牽連,被一一震斷腿骨,逐出師門。

短短兩年光景,東邪門下二逃四廢,無復往日氣象。

三、早知如今,何必當初

亡妻馮蘅墓前,三柱清香,青煙裊裊,黃藥師悄然靜立,神色淒涼。

六名弟子逃的逃、散的散,飄零四海,不知所蹤;愛妻馮氏,懷孕難產,誕下一女後,心力衰竭而亡;桃花島上,啞仆數十,不聞人聲、不言人語,直如行屍走肉。

黃藥師終於將自己活成了孤家寡人,與之相伴的,唯有不滿兩歲的寶貝女兒。

「阿蘅……」黃藥師雙目含淚,語露哽咽:「你看,女兒和你多像,長大了肯定也和你一樣好看。我給她起名一個『蓉』字,你可喜歡?」

蓉兒粉雕玉琢,坐在墓碑台階上,對著黃藥師直笑,奶聲奶氣的喊:「爹爹,抱!」

桃花大陣,漫天落英,黃藥師懷抱蓉兒,緩緩穿行其間,任花瓣飄落肩頭。

「今歲春來須愛惜,難得,須知花面不長紅。待得酒醒君不見,千片,不隨流水即隨風。」

「師父!超風不隨流水不隨風,就只學彈指神通!」

超風溫柔嫻靜,時常拉著他的衣袖撒嬌,會為他拔掉鬢邊的白髮,會說好話逗他高興:「師父,你功夫這樣高,超風一輩子跟著你練,服侍你到一百歲,兩百歲……」

玄風衝動叛逆,沒少惹他生氣,他隨手一掌拍出,聊作懲戒。眾弟子中玄風輕功最俊,但無論如何騰挪閃避,卻總被他一掌輕輕拍中頭頂心。

罡風脾氣倔強,時不時出言頂撞,他總是一笑而過,然後接連數日不理罡風,罡風反而害怕起來,磕頭求饒,他袍袖一揮,翻罡風一個筋斗,罡風故意摔得十分狼狽,灰頭土臉,他哈哈一笑,再也生不起氣來了。

都說往事如煙,狗屁!為何自己依然念念不忘!

靈風、玄風、超風、乘風、罡風、默風,都還好嗎?

四、十年心力,只為相見

十數年光陰,如水流過。

鬢邊白髮漸生,眼角皺紋暗聚,黃藥師日漸老去。

喜怒無常的黃藥師,越發孤僻冷漠,他常常將自己關在屋裡,整日整夜閉門不出,除了女兒誰也不見。

深夜,抑或凌晨,一燈如豆,窗欞上,黃藥師伏案研讀的身影清瘦而堅定。

「這老怪莫非又在自創武學?」啞仆們紛紛暗自猜測。

縱觀五絕,若論創新,東邪獨領風騷,從落英神劍掌到旋風掃葉腿,從蘭花拂穴手到彈指神通,桃花島的武學架構,幾乎全部出自黃藥師。

啞仆們猜對了。黃藥師苦心孤詣十餘年,日以繼夜深發幽思,只為創出一套腿法。

招式唯美、威力精絕,武學美學相融一體,此乃桃花島武功的一貫風格。新腿法中,黃藥師再行突破,為其注入新的功用——接經續脈、恢復生機。

以殺傷之道行醫療之效,黃藥師憑一己之才智,逆轉武學常理,再創奇蹟。

那日清晨,春光融融,清風習習,寧謐燦爛之中,桃花島上驟起長嘯,震驚百里,懷揣著剛剛完稿的新絕學,黃藥師推開房門,飄然離島。

二十年來,他第一次離開。

《九陰真經》下卷被盜,黃藥師曾發下心愿,要以畢生所學,以上卷自創下卷,若不補足真經下卷所載武學,絕不離島半步。

昔日宏願早已拋諸腦後,此時的黃藥師,念茲在茲的,只有六位十數年未曾謀面的徒弟,他想見見他們。

五、堅硬外殼,柔軟內心

黃藥師就這樣冒冒失失的開始了他的尋徒之旅。

時隔多年,點滴的蛛絲馬跡也早已淹沒在時光的洪流中,離開桃花島的黃藥師,面對的是偌大一座江湖。

我們不知道黃藥師經歷了多少次的東奔西走、輾轉遷徙,也無法想像他經歷過多少次的希望、失望,抑或是絕望。

「沒有消息,也許就是好消息……」他身著青袍,頭戴鬼面,煢煢孑立,臨風獨奏,借簫聲派遣心中抑鬱。

大海撈針的艱辛並沒有難倒他,他來到了太湖歸雲莊,見到了四弟子陸乘風。

恩師駕臨、風采如昔,陸乘風悲喜交加,忘了自己腿上殘廢,突然站起,想要奔過去,卻一跤摔倒。

未見之時,念茲在茲,相見之時,又故作高冷。矜持傲嬌的黃藥師未有絲毫親切之舉,他沒有去扶陸乘風起身,反而一掌將陸乘風唯一的兒子陸冠英打翻在地,嚇得陸乘風心驚膽顫,差點以為師父餘怒未消,要將自己的兒子一併廢掉。

一掌試出陸冠英師承仙霞派枯木大師,黃藥師冷笑一聲:「枯木這點微末功夫,也稱什麼大師?你所學勝枯木十倍,打從明天起,自己傳兒子功夫吧。仙霞派的武功,給咱們提鞋都不配!」

能把歉意傳達的如此隱晦、如此霸氣、如此欠扁,黃藥師不虧是金庸武俠中一朵奇葩。

「這個給你!」黃藥師傲嬌的翻了一個白眼,右手輕揮,兩張白紙輕飄飄飛出,直達丈餘之外,猶如為一陣風送過去一般。

薄紙無所使力,推紙及遠,實比投擲百斤大石更為艱難,黃藥師又耍了一次帥,將自己十數年的研究成果「輕飄飄」的送到了徒弟手中:「你腿上的殘疾是治不好了,下盤功夫也無法再練,但照著我這法訣去做,五六年後,便可脫離拐杖,與常人一般行走!」

「這門腿法,叫旋風掃葉腿!」黃藥師語氣篤定。

「可是……師父,旋風掃葉腿好像不是這樣的啊!那是你的老牌武功啊。而這是新武功,完全不一樣啊。」陸乘風很納悶。

黃藥師面無表情:「我說是旋風掃葉腿,就是旋風掃葉腿!」

這套治腿的武功,當然是我新創的。要是不用一個舊名字,怎麼遮掩啊?大家都會看出來我後悔了,要彌補過錯。那我會被人笑死啊!

離開的時候,黃藥師又似乎不經意地叮囑陸乘風:「把你那三個殘疾的師兄弟都找來,把這門功夫傳給他們,讓他們也可以走路。」

舊瓶裝新酒,遮遮掩掩,欲蓋彌彰,黃藥師的所作所為,像極了一個自找彆扭的熊孩子,外表堅硬的不近人情,內裡柔軟的一塌糊塗。

可正是這般死不認錯的倔強模樣,卻讓人莫名歡喜。

黃藥師自始至終也沒有承認過錯,但卻用自己人生的十餘年時光默默的將過錯彌補,這同樣是一種毫不張揚的勇氣,同樣是一份深藏不露的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