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不露!东邪黄药师不认错却讨人喜欢(图)



东邪黄药师,黄蓉之父,武可位列绝顶,文能傲视天下。(图片来源:射雕英雄传视频截图)

《射雕》有五绝: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东邪就是黄药师,黄蓉之父。

一、五绝难分高下,传承强弱悬殊

遥想当年,华山论剑,神功与绝学同舞,真力共剑气齐飞。三天三夜,巅峰对决,中神通王重阳以半筹之势险胜其余四人,荣膺天下第一。

修为凌绝武林,执掌玄门正宗;心系抗金大业,胸怀天下苍生;进可建功立业,退可笑傲江湖。如此天之骄子,本该乘风破浪大有作为,谁料世事无常命运弄人,王重阳正值鼎盛之年却旧疾复燃,不久之后溘然长逝。

中神通既殁,天下宗师五去其一。“东邪”黄药师逍遥东海,“西毒”欧阳锋隐遁西域,“南帝”段智兴偏安南陲,“北丐”洪七公纵横北地,四绝修为并驾齐驱,难分轩轾。

彼时——北丐尚无弟子,旷世绝学未得传承;西毒衣钵,唯传其侄欧阳克;南帝沉沦情劫,不得解脱,座下渔樵耕读四人,虽有弟子之名,所学却极为有限。

东邪门下,弟子六人,天资卓绝、根骨上佳,又逢名师栽培,修为勇猛精进,成就斐然。

一宗师六高徒,如此华丽配置,桃花岛一脉本该“打遍天下无敌手”。

二、成也东邪,败也东邪

黄药师其人,形相清癯,丰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

黄药师之才,渊博如海,深不可测。武可位列绝顶,文能傲视天下,奇门遁甲独步武林,五行术数学贯古今,天文地理、医卜星相无一不精。

然而,英才遭天妒,古来皆同理,王重阳如此,黄药师亦难逃例外。

修为绝顶,却喜怒无常,才情满腹,却孤傲偏执,真实的黄药师并非完美无缺。他能以绝世才情铸就桃花岛的鼎盛,也能以无常怒火毁灭桃花岛的辉煌。

丁酉年三月十六,桃花岛骤生剧变。

大弟子曲灵风,私传黄药师暗恋女弟子梅超风,黄药师恼羞成怒,持木杖生生震断曲灵风腿骨,逐其出师门。

己亥年五月初九,桃花岛再起波澜。

二弟子陈玄风备受冷落,积怨日深,终生叛离之心,趁黄药师不备,将其费尽心机方才得手的武学圣典《九阴真经》下卷偷走。是夜,陈玄风、梅超风双双逃离。黄药师雷霆震怒,陆乘风、武罡风、冯默风无辜遭受牵连,被一一震断腿骨,逐出师门。

短短两年光景,东邪门下二逃四废,无复往日气象。

三、早知如今,何必当初

亡妻冯蘅墓前,三柱清香,青烟袅袅,黄药师悄然静立,神色凄凉。

六名弟子逃的逃、散的散,飘零四海,不知所踪;爱妻冯氏,怀孕难产,诞下一女后,心力衰竭而亡;桃花岛上,哑仆数十,不闻人声、不言人语,直如行尸走肉。

黄药师终于将自己活成了孤家寡人,与之相伴的,唯有不满两岁的宝贝女儿。

“阿蘅……”黄药师双目含泪,语露哽咽:“你看,女儿和你多像,长大了肯定也和你一样好看。我给她起名一个‘蓉’字,你可喜欢?”

蓉儿粉雕玉琢,坐在墓碑台阶上,对着黄药师直笑,奶声奶气的喊:“爹爹,抱!”

桃花大阵,漫天落英,黄药师怀抱蓉儿,缓缓穿行其间,任花瓣飘落肩头。

“今岁春来须爱惜,难得,须知花面不长红。待得酒醒君不见,千片,不随流水即随风。”

“师父!超风不随流水不随风,就只学弹指神通!”

超风温柔娴静,时常拉着他的衣袖撒娇,会为他拔掉鬓边的白发,会说好话逗他高兴:“师父,你功夫这样高,超风一辈子跟着你练,服侍你到一百岁,两百岁……”

玄风冲动叛逆,没少惹他生气,他随手一掌拍出,聊作惩戒。众弟子中玄风轻功最俊,但无论如何腾挪闪避,却总被他一掌轻轻拍中头顶心。

罡风脾气倔强,时不时出言顶撞,他总是一笑而过,然后接连数日不理罡风,罡风反而害怕起来,磕头求饶,他袍袖一挥,翻罡风一个筋斗,罡风故意摔得十分狼狈,灰头土脸,他哈哈一笑,再也生不起气来了。

都说往事如烟,狗屁!为何自己依然念念不忘!

灵风、玄风、超风、乘风、罡风、默风,都还好吗?

四、十年心力,只为相见

十数年光阴,如水流过。

鬓边白发渐生,眼角皱纹暗聚,黄药师日渐老去。

喜怒无常的黄药师,越发孤僻冷漠,他常常将自己关在屋里,整日整夜闭门不出,除了女儿谁也不见。

深夜,抑或凌晨,一灯如豆,窗棂上,黄药师伏案研读的身影清瘦而坚定。

“这老怪莫非又在自创武学?”哑仆们纷纷暗自猜测。

纵观五绝,若论创新,东邪独领风骚,从落英神剑掌到旋风扫叶腿,从兰花拂穴手到弹指神通,桃花岛的武学架构,几乎全部出自黄药师。

哑仆们猜对了。黄药师苦心孤诣十余年,日以继夜深发幽思,只为创出一套腿法。

招式唯美、威力精绝,武学美学相融一体,此乃桃花岛武功的一贯风格。新腿法中,黄药师再行突破,为其注入新的功用——接经续脉、恢复生机。

以杀伤之道行医疗之效,黄药师凭一己之才智,逆转武学常理,再创奇迹。

那日清晨,春光融融,清风习习,宁谧灿烂之中,桃花岛上骤起长啸,震惊百里,怀揣着刚刚完稿的新绝学,黄药师推开房门,飘然离岛。

二十年来,他第一次离开。

《九阴真经》下卷被盗,黄药师曾发下心愿,要以毕生所学,以上卷自创下卷,若不补足真经下卷所载武学,绝不离岛半步。

昔日宏愿早已抛诸脑后,此时的黄药师,念兹在兹的,只有六位十数年未曾谋面的徒弟,他想见见他们。

五、坚硬外壳,柔软内心

黄药师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开始了他的寻徒之旅。

时隔多年,点滴的蛛丝马迹也早已淹没在时光的洪流中,离开桃花岛的黄药师,面对的是偌大一座江湖。

我们不知道黄药师经历了多少次的东奔西走、辗转迁徙,也无法想像他经历过多少次的希望、失望,抑或是绝望。

“没有消息,也许就是好消息……”他身着青袍,头戴鬼面,茕茕孑立,临风独奏,借箫声派遣心中抑郁。

大海捞针的艰辛并没有难倒他,他来到了太湖归云庄,见到了四弟子陆乘风。

恩师驾临、风采如昔,陆乘风悲喜交加,忘了自己腿上残废,突然站起,想要奔过去,却一跤摔倒。

未见之时,念兹在兹,相见之时,又故作高冷。矜持傲娇的黄药师未有丝毫亲切之举,他没有去扶陆乘风起身,反而一掌将陆乘风唯一的儿子陆冠英打翻在地,吓得陆乘风心惊胆颤,差点以为师父余怒未消,要将自己的儿子一并废掉。

一掌试出陆冠英师承仙霞派枯木大师,黄药师冷笑一声:“枯木这点微末功夫,也称什么大师?你所学胜枯木十倍,打从明天起,自己传儿子功夫吧。仙霞派的武功,给咱们提鞋都不配!”

能把歉意传达的如此隐晦、如此霸气、如此欠扁,黄药师不亏是金庸武侠中一朵奇葩。

“这个给你!”黄药师傲娇的翻了一个白眼,右手轻挥,两张白纸轻飘飘飞出,直达丈余之外,犹如为一阵风送过去一般。

薄纸无所使力,推纸及远,实比投掷百斤大石更为艰难,黄药师又耍了一次帅,将自己十数年的研究成果“轻飘飘”的送到了徒弟手中:“你腿上的残疾是治不好了,下盘功夫也无法再练,但照着我这法诀去做,五六年后,便可脱离拐杖,与常人一般行走!”

“这门腿法,叫旋风扫叶腿!”黄药师语气笃定。

“可是……师父,旋风扫叶腿好像不是这样的啊!那是你的老牌武功啊。而这是新武功,完全不一样啊。”陆乘风很纳闷。

黄药师面无表情:“我说是旋风扫叶腿,就是旋风扫叶腿!”

这套治腿的武功,当然是我新创的。要是不用一个旧名字,怎么遮掩啊?大家都会看出来我后悔了,要弥补过错。那我会被人笑死啊!

离开的时候,黄药师又似乎不经意地叮嘱陆乘风:“把你那三个残疾的师兄弟都找来,把这门功夫传给他们,让他们也可以走路。”

旧瓶装新酒,遮遮掩掩,欲盖弥彰,黄药师的所作所为,像极了一个自找別扭的熊孩子,外表坚硬的不近人情,内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可正是这般死不认错的倔强模样,却让人莫名欢喜。

黄药师自始至终也没有承认过错,但却用自己人生的十余年时光默默的将过错弥补,这同样是一种毫不张扬的勇气,同样是一份深藏不露的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