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同事猥褻女童 老師竟獲吸毒人員待遇?(圖)

這是什麼世道?

2017-10-21 04:14 作者: 紙上建築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何思雲老師(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17年10月21日訊】一件事情在以貌似正義的結局收尾之後,仍然會有正義的人為此受磨難,何思雲老師就是最典型的一例。

今年9月,「廣西多名女童託管機構內遭猥褻」的案件震驚國人,譚姓禽獸教師被繩之以法,當地教育局局長被誡勉談話,涉事校長被免去職務,刑責的刑責,問責的問責……在看上去「正義得償」的圓滿結局之後不久,本案最大功臣、舉報者何思雲老師,竟被當地教育局辭退。

何思雲老師的磨難並非由此而始。

在她今年5月發現十多位女生遭猥褻的端倪之時,首先建議校領導報警,然而校領導說要「等等」,可是女童每天都在遭遇髒手侵襲,等不起的何思雲隨後通過簡訊、電話向縣教育局長匯報,也如石沉大海,導致當晚這些女生又回到了魔窟住宿……在良心驅使下,何思雲老師不得不撥打110報警,才將犯罪者送入了監獄。

在連跨幾級的官員不作為背景下,堅守正義與良心的孤膽英雄,並沒有迎來鮮花與鑼鼓,而是打擊報復——報警之後不久,平南縣教育局就以她持有偽造的教師證為由,通知她下學期不用再到學校了。

這是時代的黑色幽默,誰有資格跟她談「教師資格」?是那些手握高級職稱的校長、局長嗎?在學生遭遇摧殘的關鍵時刻,他們配得上手裡的「資格證」嗎?

而所謂的「假證」藉口,也令人疑竇叢生。何思雲老師是正規大學畢業的「特崗教師」,這是中央面向中西部農村義務教育的特殊政策,公開招聘優秀高校畢業生到困難地區執教,所需工資由中央財政支付……對這些高素質的正規大學生來說,考取教師資格證絕非難事,完全沒有故意造假的必要。

根據何思雲老師自述,她的證件是大學時候通過校外培訓機構考取的,並非主觀造假,當時也沒有辨別真偽的能力……當然,客觀的說,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問題是何老師上崗已經三年,早沒發現、晚沒發現,偏偏在這個節骨眼發現瑕疵,不是打擊報復是什麼?

對瀆職的官員如此寬容,對守護學生的功臣卻毫不留情,不作為的局長在幾句「誡勉」之後還能繼續做官,而學生們的天使卻被無情驅趕……何思雲老師幾經掙扎之後,無奈地接受了現實,開始著手重新找工作。

然而,磨難並沒有就此終結。

何思雲老師通過微博爆料,自己的名字登上了平南縣政府的黑名單——「居然把我列為有吸毒歷史的人員,想不允許我坐動車出門,以防我去上訪」……而她,僅僅是想出門找工作而已。

她挽救了十幾名女童,卻令自己身陷絕境,謀生無門?

如果說資格證還算挨邊的藉口,「吸毒歷史、黑名單」依據何在?這難道還不算打擊報復?

面對罪犯,他們不作為,面對英雄,他們大顯身手,天羅地網置人於死地?

遺憾的是,這件事的熱度已去,何思雲老師絕望的呼求,已經很難再獲得大規模關注,而她所在的偏遠地方,卻有足夠的能力一手遮天……為什麼英雄備受摧殘?為什麼堅守良心會這麼難?

這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今後誰還會投考特崗教師?誰還會去這可怕的地方支教?山區裡還會不會再飛來鳳凰?

有些地方的致命頑疾不是貧窮,而是腐敗。案件的調查表明,這魔窟般的託管班,並非無關社會機構,罪犯譚某正是當地教育系統內的教師,這魔窟與當地教育系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為什麼會被百般袒護,真相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既然事情已經結案,為什麼還害怕何老師去上訪?還有什麼內情值得當地圍追堵截?——現在看來,上一次的「公正」,恐怕只是擺擺樣子。

即便人氣已散,即便希望渺茫,我們仍然期望再一次降臨公正,讓罪犯的後臺真正塌臺,讓英雄和天使不再流淚,讓山區的兒童不再與禽獸為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