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毀滅的城市:廢墟下的輝煌(圖)



古老文明究竟是怎樣毀滅的?直到現在這仍然是一個不解之謎。(圖片來源:Adobe stock)

1922年,印度考古學家來到了印度河下游的莫亨朱達羅土丘。這裡有一座古代佛塔的廢墟,他原想在這裡發掘出有關佛教的遺物,但是出乎意料,卻在此發現了被塵土淹沒、沉睡了幾千年的古城遺址。後來,學者們在印度河上游的哈拉巴又發現了一座與莫亨朱達羅同時代的古城。兩座古城的城址,設計複雜,文物多彩,宛如一幅幅迷人的畫卷,使人們看到了作為世界文明發源地之一的古代印度高度發展的文化。這些古城文化被稱為哈拉帕文化。

哈拉帕文化的起止時間,說法不一。目前的說法,大約是公元前2500年左右開始到大約公元前1750滅亡。哈拉帕文化的範圍分布很廣,東西長1550公里,南北寬達1100公里,其範圍比現今的巴基斯坦還要大的多。

哈拉帕文化的中心是雄偉、莊嚴的哈拉帕和莫亨朱達羅兩座城市,它們是上古印度文明的見證。哈拉帕城址位於旁遮普地區拉維河(印度河的支流)的左岸,莫亨朱達羅城址位於信德省(今巴基斯坦境內)的拉爾卡納縣,靠近印度河的右岸。兩座城市大小相等,周長大約都有4.8公里,城市有位於高崗上的衛城(統治者的居住區)和較低的下城(居民區)兩部分組成。兩座衛城面積相似,哈拉帕衛城圍繞以雄偉的磚牆,高達15米,市內佔據相當大的面積,像一座堅固的堡壘;城北有一座大穀倉,還有作坊和兩排勞動者的宿舍,據估計,這些宿舍可以容納數百雇工和奴隸。莫亨朱達羅的城市建設規模,較哈拉帕略大,遺蹟保存最好,是印度河文明的典型城市。衛城的四周有防禦的塔樓,中央是一個大浴池,長10.9米,寬7米,深2.4米;浴池的用途,說法不一,或雲為沐浴而建,或雲為履行某種宗教儀式而建。

在浴池的東北有一組建築群,其中的一座大廳,長70米,寬23.8米,可能是這一地區最高統治者居住區。在浴池的西面有一個可能是作為大穀倉的平臺,南面的一組建築,則可能為會議廳。下城是居住區,規劃整齊,主街又寬又直,達10米左右,可以同時並行幾輛大車;在街道上,每隔一段距離備有點燈用的路燈桿,便於行人夜間行走。房屋主要用紅磚砌成,房屋大小、高低和設備很不一致,有十幾間的樓房,也有簡陋的茅屋,在富人區還有用燒磚砌成的完善的排水設施。

總之,兩座城市的規模都很大,總面積都約有85萬平方米,其居民數,據學者估計,各自都有35000人左右。兩城所保留下來的文化遺物,豐富多彩,在這裡,既有刻有文字、圖畫的精美印章,還有計量重量的石頭砝碼、計算長度的介殼尺和青銅桿尺,也有金銀珠寳、象牙裝飾以及各種青銅工具、武器等。這些令人驚嘆的文物,顯示出上古印度人民高度的創造才能。光輝燦爛的哈拉帕文化是舉世罕見的,它表明印度河流域當時已經具有高度的文明。

然而,就是這樣燦爛的文化在興旺發達了幾個世紀後,到公元前1750年,卻突然衰落,有些地區,如莫亨朱達羅遭到巨大的破壞。從此印度河流域哈拉帕文明之光熄滅了。

但是在古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中對莫亨朱達羅城的毀滅做過這樣的描述:「空中響起幾聲震耳欲聾的轟鳴,接著是一道耀眼的閃電。南邊天空一道火柱衝天而起,比太陽更耀眼的火將天分割成兩半,空氣在劇烈燃燒,高溫使池塘裡的水沸騰起來,煮熟的魚蝦從河底翻了起來。地面上的一切東西,房子、街道、水渠和所有的生命,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天火燒燬了,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靜……」從描述來看,顯然這突如其來的天火是一場神奇的大爆炸。

史詩《瑪哈帕哈拉特》中也曾記載了遠古發生的一次奇特大爆炸:天空中充斥著「耀眼的光輝和無煙的烈火」,「水沸騰了,魚兒被燒焦了」,人類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考古材料也似乎證明了史詩中的描述。古城遺址中有一塊十分明顯的爆炸點,約一平方公里半徑以內的所有建築都化為烏有,而爆炸中心較遠處,人們卻挖到許多人體骨架,也就是說破壞程度由近及遠,逐漸減弱。此外,在爆炸區域內還發掘出一些燒成碎塊的粘土,據推算燃燒的溫度高達1.4─1.5萬度。令人吃驚的是,古城廢墟極像原子彈爆炸後的廣島和長崎,而且地面上還殘留著遭受衝擊波和核輻射的痕跡。這些究竟在告訴我們什麼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