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人還在沉睡時,獨自醒來的她陷入絕望(圖)

2017-10-27 09:08 作者: 墨黑紙白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熔爐
揭露性侵兒童的韓國電影《熔爐》預告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7年10月27日訊】聽到一個被辭退的女教師說:「很多時候,看得太透反而不快樂,還不如幼稚得沒心沒肺。」

這樣一句消極的話,從一個大學畢業就在特崗從教三年,即將轉正時間,卻又因為捍衛女學生免於被性侵犯的權利,落得黯然退出教育崗位的女大學生口中說出,不知道有多少人臉上覺得羞愧?但大部分人還在沉睡著,這也是確鑿的。

我們拍不出《熔爐》,但我們不缺乏類似的現實素材。

當沉睡的人們,認為說真話的人都是一群傻子,或者說是一群腦子有問題的人,並且為講真話的環境越來越惡劣而歡聲雀躍時,某地某小學裡的女學生們又一次遇到了性侵犯。這是一個必然的輪迴,畢竟揭露這種惡性事件,以捍衛女學生身體和靈魂的老師已經被清理的。

被我們鄙視的韓國人,能拍出《熔爐》這種啟蒙性和揭露性的電影,並且倒逼韓國政府進一步加大對性侵、虐待兒童的刑罰力度,具體內容為:「規定性侵身障者、不滿13歲的幼童,最重可處以無期徒刑;廢除公訴期;加害者如任職於社會福利機構或特殊教育單位可加重處罰」。這個案件也推動了《社會福祉事業法》的修正,確保社福機構的經營公開透明並納入外部監督力量。

在電影的最後有這樣一句話:「我們一路奮戰,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但事實上,這只能是韓國發生的改變,在我們這裡,太多的人會勸你,不要試圖改變世界,你只能默默接受世界對你的改變,甚至是逐漸適應社會,哪怕是壞的一面。

我們來看下中國版《熔爐》,根據網上該案件的相關信息:

今年5月25日,廣西平南縣思旺鎮的特崗教師何思雲,聽聞本校多名留守女童自述在校外託管機構被一名譚姓男老師以「蓋被子」的名義亂摸,有的已長達兩年之久。」

義憤填膺的何思雲向學校中層領導反應,並建議立刻報警,但兩名領導回應要等校長作決定。等不及的何思雲發送簡訊向縣教育局局長李傑青匯報此事,盼望及時處理,但直到當天晚上都未收到回覆。校方、教育部門的不作為導致當晚這些女生又回到了遭受猥褻的託管機構過夜。

第二天上午,何思雲得知校方仍未報案,遂決定直接撥打教育局局長李傑青的電話繼續反映情況。在被連續2次挂掉電話後,何思雲發簡訊強調事件的嚴重性,卻依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無奈之下,何思雲自行撥打110報警,譚姓老師隨即被警察帶走。這原本是個伸張正義的故事,然而事件的後半段卻出乎何思雲的意料。事發後,當地教育局核查何思雲教師資格證,並告知其證件系偽造。

隨後,何思雲被辭退,被迫離開教師行業。因為承受壓力過大,她和男朋友分了手,全校100多名老師同事也從此和她沒有了任何聯繫。更駭人聽聞的是,何思雲發微博稱,縣政府為了避免她上訪,把她列入了吸毒控制人員名單,導致她無法坐動車出門(據說某地官方闢謠了?)。

上述即該案件的大致過程,該案件最後的結果則是:「涉事學校教師譚家權被逮捕,進入法院審判程序,並開除黨籍;涉事學校校長處置託管中心兒童被猥褻事件過程中,處置不力,在社會上造成不良影響,給予行政記過、免去校長職務……」

而涉事官員的相應處罰則是,縣教育局安穩辦負責人朱秀煥負有直接責任人責任,受行政警告處分;縣教育局副局長張天壽負有主要領導責任人責任,受行政警告處分;縣教育局局長李傑青負有重要領導責任人責任,進行誡勉談話。

對惡者刑罰的結果尚未知,竟光速清理揭露惡的人?

大致結果和韓國2005年光州聾啞障礙人學校事件最初的判決差不多,被告人都被輕判(都是不超過一年,還緩期執行),按照我們比所有國家都高尚百倍的自信來說,是不應該和2005年時的韓國一樣,做出這種不倫不類的判決。

當然,當事人何思雲和廣雅龍牙障礙人學校那位揭露黑暗的美術老師所經歷的也都差不多,在各種障礙中揭露,又在各種打壓中備受煎熬,按照我們這裡的規律,像這種勇於舉報和揭露的人,應該是熱情表彰、破格提拔的偉大、光榮、正確的形象,最後卻找了一個很奇葩的藉口開除了?

當地教育部門以何思雲的教師資格證是偽造的為由,辭退了何思雲,尚且不見性侵者被審判、判刑的消息出來,倒是何思雲很快就被當地教育部門清除了,效率不可謂不高。

很多泯滅良知的人,在網上罵何思雲偽造教師資格證,紙白君也是笑了,某地教育部門都是飯桶做的嗎?人家在這所學校的特崗職位上,默默付出三年了,你們也檢查過很多次教師資格證,之前都沒查出來,何思雲舉報之後就查出來了?應當是當地教育部門集體辭職才能對得起自己無能的臉蛋子,竟然還恬不知恥的清除何思雲?

按照何思雲的本科學歷,以及何思雲對學生們的愛,敢於在100個教師沉默、裝睡,在涉事校方沉默不語,在涉事教育部門偏袒的情況下,選擇報警,她比任何一個擁有教師資格證的教師都有資格做老師。

教師資格證這個東西,師範類大專在學校上學時就能拿到,含金量真的比本科還高嗎?更何況,在農村的學校裡,能有本科畢業的大學生來教學,本身就是一件很難得的好事,真不知道我們農村的教育是個什麼劣勢情況嗎?

何思雲是在一家教育培訓機構考的證,她又不是教育系統裡的人,她何以知道證件的真假?更何況也得到了教育部門和相關學校的認可,現在翻臉不認了,卻不去處理相關的培訓機構。

而是奇葩地處理在特崗教師職務上,為農村孩子們付出三年的何思雲?換個角度思考,當地教育部門和某學校,為什麼一開始就沒驗出來證是假的?和那些培訓機構是否又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呢?或者是否是在何思雲沒有揭露之前,也不願意放走這樣一個甘於去農村教學的本科生呢?

她的絕望,實質是來自大多數人的裝睡和沉默。

孩子們的創傷尚未安撫好,孩子們的家長在此事件裡發出的聲音低且不說,連在該事件中出現的頻率都寥寥,沒有何思雲的揭露和報警,這些孩子們還要在魔窟裡經受多長時間的煎熬?

即便是被揭露了,孩子們還要回到魔窟煎熬一個晚上,怪不得剛畢業的學生們會說:「我懷疑自己上了個假大學,因為校長不是蔡元培」。一個不以保護學生為己任的地方教育部門和校長,能教育出有思想,有人格的學生?簡直就是笑話。

能不培養出一大堆奴才就算不錯了,讓人欣慰的是,這些被傷害了的孩子們,最終還是敢在一些老師面前提到自己被侵害了,而不是永遠的選擇沉默,更值得慶幸的是,她們也遇到了同樣不願意沉默的何思雲老師,否則即便是選擇了說話,也只能被無視,繼續接受折磨。

我們其實不用拍出《熔爐》這樣的電影,近些年來,幼女、小學生、初中生被教師、法官、社會人士等性侵的新聞比比皆是,生活為我們上演的,遠比韓國那部電影演出來的殘酷、逼真、無奈得多。

可悲的是,在壞人還沒有得到審判,那些揭露的人,就已經被狠狠地拋在了一邊,然後還有一群傻瓜們,高呼全世界都不如我們的二缺口號,更有高呼何思雲這樣的教師要不得的蠢貨們……

結語:

腦殘是種絕症,不自救,必不久矣,類似的輪迴饒不了任何一個腦殘者,當然也包括沉睡著的、裝睡著的、沉默著的、不思考的人們,她的絕望已經為我們展示得淋漓盡致了,並非紙白君危言聳聽。

PS:本篇參考文章《中國版「熔爐」:那個舉報男老師性侵女童的何思雲遭殃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