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二十八】蔣介石北伐勢如破竹 勝利收復北京天津(組圖)

北伐戰爭系列文章(二十八)

2017-11-15 07:00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1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26年蒋总司令在广州誓师北伐
1928年4月,蔣總司令在徐州誓師第二期北伐。圖為1926年蔣總司令在廣州誓師北伐。

1928年,蔣介石復任南京國民政府北伐全軍總司令以來,領導第二期北伐,對華北張作霖北洋安國軍實行南北大包圍。革命軍摧枯拉朽,勢如破竹。

蔣介石北伐軍勢如破竹 張作霖大勢已去總退卻

北伐國軍攻克保定
1928年5月,蔣介石北伐四大集團軍攻克保定直逼平津作戰示意圖。(看中國製作)

至5月底,自山西衝出的閻錫山第三集團軍、自河南衝出的馮玉祥第二集團軍韓復榘所部、以及白崇禧第四集團軍先頭部隊,已經占領石家莊——保定地區,鋒芒直逼北京和天津;朱培德指揮蔣介石第一集團軍從山東已經進至河北南皮、滄州之線。而北洋張作霖方面,孫傳芳、張宗昌直魯軍團從山東、河南接連敗退到滄州——天津地區,張學良、楊宇霆奉軍精銳丟失河南後,再失京津的門戶保定。

目前,北洋安國軍不僅在河北接連戰敗,張作霖派出的偵察機還發現,小諸葛白崇禧指揮第四集團軍部隊以百餘輛列車,正在日夜兼程,從武漢浩浩蕩蕩北上,趕赴河北前線,此事對張作霖奉軍心理衝擊很大。

顯然,蔣介石統帥的北伐四大集團軍正在迅速縮小包圍圈,士氣高昂,銳不可當,北洋政府在華北大勢已去。北洋陸海軍大元帥張作霖無奈之下,於5月30日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集張學良、楊宇霆、孫傳芳等前線大將開會,分析商議形勢後,認為不能再跟蔣介石南京北伐軍作戰。張作霖在會上決定即日放棄北京、天津,並下令前線北洋軍實行總退卻,準備退出關外,返回東北老家再做打算。

5月31日,閻錫山第三集團軍商震部和白崇禧第四集團軍先頭部隊同時占領保定。蔣總司令赴石家莊會晤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馮玉祥和第三集團軍總司令閻錫山,商議收復京津善後事宜。

同日,日本政府在以美國為首的駐京津各國政府強烈反對之下,不得不宣布取消關東軍出擊錦州、山海關、新民之張作霖東北奉軍的計畫。

皇姑屯真凶斯大林 欺騙禍華六十餘載


北洋陸海軍大元帥、安國軍主帥張作霖(左)和其子張學良(右)。

6月2日,既反對孫中山「三民主義」也反日反俄的張作霖發表通電,宣布奉軍出關返回東北奉天(今瀋陽),此後國事聽憑國民裁決。同日,蔣介石第一集團軍陳調元軍團陳焯26軍攻占河北滄州。

6月4日,當張作霖乘坐的火車行駛到奉天附近的皇姑屯車站時,預置炸彈突然爆炸,當場炸死黑龍江督軍吳俊升,張作霖被炸成重傷,不治身亡。這就是震驚中外的「皇姑屯事件」。張作霖被炸身亡後,東北奉軍推舉其長子張學良為新首領。

此後60多年時間裡,世人一直以為是日本關東軍為了侵占中國東三省的利益,謀殺了反日的東北奉軍大帥張作霖,因此非常痛恨日軍的暴行。直到1990年代初,俄羅斯歷史學家沃爾科戈諾夫調查托洛茨基死因,對蘇軍領導人回憶錄以及蘇聯解體後被公開的檔案,進行綜合分析時,無意中發現了「皇姑屯事件」驚人的真相和史料:謀殺張作霖的真凶是斯大林和蘇聯紅軍軍事情報局!

//img2.secretchina.com/pic/2017/6-13/p1752361a403273904-ss.jpg
中共在1950年代為斯大林祝壽。

據有關報導,蘇聯仇視奉張由來已久,蓋因張作霖在1905年的日俄戰爭中助日驅俄。張作霖還在中東鐵路經營上,曾經排斥打擊蘇聯,引起蘇俄痛恨。

後來在1927年,蔣介石命白崇禧準備在上海進行「四・一二」清黨前,南京發生暴力排外慘案;北洋政府大帥張作霖在西方國家駐華公使團的授權下,派軍警突襲搜查蘇聯大使館,逮捕了李大釗等中共領導人,並搜出共產國際發給中共的大量指示、訓令、中共文件和武器彈藥。證實蘇聯全面指揮了顛覆中國政府的暴力和排外運動。北京法院判決李大釗等共黨勾通蘇聯顛覆中國政府有罪,張作霖下令將李大釗等20名共黨處以絞刑。

因此,斯大林幾次下令軍事情報局暗殺張作霖並嫁禍給日本,目的是把中國人的仇恨引向日本,挑起中國東北軍與日軍火拼,以便蘇聯從火中取栗、漁翁得利。

國府決定和平接收京津 閻錫山白崇禧聯袂入京

國防部長白崇禧(右)和山西省政府主席閻錫山(後任國防部長)1946年在太原合影。
首任國防部長白崇禧(右)和山西省政府主席閻錫山(後任國防部長)1946年在太原合影。

由於清朝政府1901年戰敗後跟外國列強簽訂的《辛丑條約》等歷史遺留問題,在北洋政府(1913年~1928年)統治時期,美、英、法、意、日等外國軍隊紛駐於北京、天津地區。考慮到國際外交關係和避免爭端,以譚延闓為主席的國民政府決定以和平的方式接收京津,蔣總司令提議由精通日本事務和擅長搞外交的閻錫山負責主持。

6月4日,國民政府正式委任閻錫山為京津衛戍總司令,委任閻錫山舉薦的商震為河北省主席,委任白崇禧舉薦的馮玉祥部屬何其鞏為北京市市長,並令閻錫山第三集團軍負責京津的接管和衛戍。蔣介石再次致電閻錫山,請他務必使北京居民「於鬯匕不驚中,轉入國府治下」。

隨後,閻錫山在保定行營通電就任京津衛戍總司令,並委任晉綏軍要員孔繁蔚為國民政府的正式代表,在北京與張學良、奉軍總參議楊宇霆就京津和平接收展開和談。經過再三談判,雙方達成了和平交接北京的協議。

6月8日凌晨,閻錫山第三集團軍張蔭梧部先鋒孫楚率其衛隊營以及副官處喬裝為奉軍,率先進入北京,順利接收了奉軍留京衛戍部隊鮑毓觸旅的防務,徐永昌右路軍到達長辛店。而馮玉祥第二集團軍韓復榘部到達北京南苑(奉令不許入北京),劉鎮華部到達廊坊。

6月11日,閻錫山特意邀約率領第四集團軍前來支援的白崇禧,聯袂自保定進入北京。白崇禧在北京東方飯店設立第四集團軍前敵總指揮部,並召開重大新聞發布會,率先向中外記者宣布:「北洋政府垮臺,北伐革命勝利!」時年35歲的白崇禧,成為中國歷史上「華南領兵入北京的第一人」,再率以桂軍為主力的北伐革命軍自北京東征唐山、灤河,一直打到更遠的秦皇島長城山海關一線,徹底肅清北洋張宗昌、褚玉璞直魯敵軍。6月14日,民國時代最著名的報人、天津《大公報》總編輯張季鸞發表社評說:「廣西軍隊之打到北京,乃中國歷史上破天荒之事。」

張宗昌褚玉璞頑抗逆天 革命軍得人心光復天津

北伐期間,蔣介石總司令視察北伐國軍。
北伐期間,蔣介石總司令視察國軍。(以上圖片除看中國製作外,其他皆為網絡圖片)

閻錫山入京後,在北京鐵獅子胡同設立京津衛戍總司令部。經報請國民政府批准,閻錫山委任張蔭梧為北京市警備司令,傅作義為天津市警備司令。

此時,張作霖長子張學良已經無心再繼續抵抗蔣介石革命軍,他離京返回東北老家。而北洋直魯軍總司令張宗昌、褚玉璞,仍率殘部數萬人據守天津,負隅頑抗。張宗昌在天津分別拜訪前北洋政府總理段祺瑞及日軍司令,表示絕不罷休,要跟蔣介石南京北伐軍決一死戰。

天津北洋軍中,原北洋孫傳芳直魯軍將領鄭俊彥、李寳章以及張作霖奉軍將領徐源泉等10萬官兵,及早覺悟到革命洪流無可阻擋,順天應人,紛紛向蔣介石革命陣營投誠,被改編為國軍第一集團軍第五軍團,鄭俊彥任軍團長。不甘心失敗的張宗昌、褚玉璞則率殘部逃往唐山地區,在日本的支持下繼續頑抗。

1928年6月12日,閻錫山第三集團軍收復北京後,傅作義部和平收復天津。

至此,蔣介石統帥南京國民政府北伐四大集團軍,自4月初在徐州誓師,第二期北伐僅用兩個多月時間,便打垮北洋軍政府,成功收復北京天津。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