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黨至今仍津津樂道的那個江澤民(圖)


鄧小平逝世後,江澤民就狠狠地整了一下鄧小平的後人。
鄧小平逝世後,江澤民就狠狠地整了一下鄧小平的後人。(網路圖片)

江澤民將自己卑謙的態度高調、明確地發表在官方頭版上,無疑表明江對楊家將是十分討好、甚至是卑躬屈膝的,但後來那個在鄧小平面前告楊家將黑狀的,卻恰恰又是同一個江澤民。這種前恭後倨的變化也反映在江澤民對鄧小平家族的態度上。鄧活著時,江每次見鄧夫人卓琳,沒說話笑臉就先遞過去了;鄧小平逝世後,江澤民就狠狠地整了一下鄧小平的後人。《江澤民其人》一書對此做了詳細的描述:

兩副嘴臉

江澤民一向兩面三刀,用人時卑躬屈膝,不用時落井下石。這裡有必要回顧一下江澤民對楊尚昆兄弟的態度變化。1989年11月的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上,鄧小平辭去了軍委主席的職務。江澤民在就職演說中再三表示「沒有思想準備」,「力不從心」,「沒有做過軍事工作」等等。江澤民還一再向楊家將表忠心。他表示由楊尚昆任軍委第一副主席,楊白冰任軍委秘書長是他自己做好工作的「有利條件」。十幾天後,江澤民的講話被放在頭版以通欄的形式發表在《人民日報》、《解放日報》等各大官方媒體上。

江澤民將自己卑謙的態度高調、明確地發表在官方頭版上,無疑表明江對楊家將是十分討好、甚至是卑躬屈膝的,但後來那個在鄧小平面前告楊家將黑狀的,卻恰恰又是同一個江澤民。

這種前恭後倨的變化也反映在江澤民對鄧小平家族的態度上。鄧活著時,江每次見鄧夫人卓琳,沒說話笑臉就先遞過去了;鄧小平逝世後,江澤民就狠狠地整了一下鄧小平的後人。江澤民自己有個「中國第一貪」的兒子,此時卻以貪腐為由威脅要拿鄧的兒子開刀,並剝奪了鄧家人對鄧小平言論的解釋權。

鄧活著時,江每次見鄧夫人卓琳,沒說話笑臉就先遞過去了
鄧活著時,江每次見鄧夫人卓琳,沒說話笑臉就先遞過去了。(網路圖片)

但當年江澤民進北京後,終於等到被鄧小平召進鄧府的那一天,當時的情景至今還讓太子黨們記憶猶新。當一臉謙卑、笑容可掬、跼促不安的江澤民站在鄧小平面前的時候,在場的人根本沒拿他當回事,因為來巴結的人太多了,這副嘴臉實在不新鮮。鄧小平笑著向大家介紹了這位新面孔是總書記,在座的人依然一副不為所動、不以為然的表情,頂多朝他多瞥一眼而已。

江澤民進北京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盡辦法能夠進出鄧府。江澤民初入鄧府,人脈不熟,人事不清,對誰是鄧老的秘書、護士,哪個是鄧的外孫、親戚,甚至誰是勤雜人員、保安人員統統都搞不清爽。

儘管江澤民還無法知道這些人誰是誰,有什麼背景,但江本著一個原則:進了鄧家門無論見到誰都決不能得罪。

來鄧家的人太多了,像走馬燈似的熙熙攘攘、川流不息,這難不倒有豐富拍馬實踐經驗的江澤民。

在走廊裡院子裡,無論見到誰,哪怕是個孩子,江都把腆著的大肚子收回去,微微側著身,滿臉堆笑,畢恭畢敬地說:「您先走!」這種過份的討好讓小孩子高興,讓警衛和燒鍋爐的害怕,說這個人很有心計,但也讓很多人感到反胃。

眾所周知,鄧小平抽煙特別厲害。為了他的健康,據說煙還是特製的。護士不但要保證讓他按時吃藥,還要提醒他少抽煙。當他又要抽時就勸阻說,剛才那支煙是什麼什麼時間抽的,請再等一會兒。雖然尼古丁沒有鴉片中毒那樣厲害,可是也讓人上癮。所以煙民們最不高興的就是煙癮上來卻不能抽。

當所有的人都好心地勸阻時,不會抽煙的江澤民卻麻利地從口袋裡掏出早已準備好的打火機,點著火遞到鄧小平的眼前,讓護士既錯愕又氣憤,但卻討得了鄧小平的歡心。

一般情況下,鄧家都是由護士或警衛員給鄧小平端茶、遞水、拿拖鞋,那些被人侍候慣了的到鄧家來玩兒的小貴族們只知道管鄧小平叫「鄧爺爺」,可不知道應該幫他做什麼事情。這就給了江澤民不可多得的可乘之機。

江澤民常常在護士或警衛員已經伸出手之後,仍衝到前頭去倒水或從地上拎起拖鞋來,讓那些工作人員伸著手進退兩難。

那些小貴族們至今仍津津樂道當年的總書記江澤民搶著倒水的笑聞。

但2001年8月22日鄧小平97歲冥誕紀念日的時候,照常理受恩於鄧小平的江澤民本應向媒體打招呼,多出一些歌頌的文章以顯示其不忘鄧恩人的提拔,再者給追隨者做個好榜樣,也可在人前留個好名聲。但是據中央宣傳部得到指示,江澤民竟然下令不准刊登紀念鄧小平的文章,過河拆橋、忘恩負義的本性暴露無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