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正梁院長】薛寶釵與冷香丸(圖)

2018-01-13 09:00 作者: 鄧正梁(正梁中醫診所院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寒冬綻放,丰姿綽約的白梅花是「冷香丸」的藥材之一。
寒冬綻放,丰姿綽約的白梅花是「冷香丸」的藥材之一。(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薛寶釵是賈寶玉的姨表姐,體態豐滿,品格端芳,才德兼備,性格大度內斂,被認為是中國傳統文化陶臻出的「完美典範」,喜怒哀樂皆有所壓抑,不欲表達於外。寶釵曾作過《螃蟹詠》諷刺貪官污吏。寶釵深信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封建價值,藏愚守拙,不露鋒芒,王熙鳳曾形容其是「不關己事不開口,一問搖頭三不知」。

是不是這種壓抑的性格,成就她天生帶來的的一股熱毒!薛寶釵時常咳嗽,「也不知請了多少醫生,吃了多少藥,花了多少錢,總不見一點效驗兒!」她長期服用癩頭和尚給的藥方「冷香丸」來壓制娘胎裡帶出的一股熱毒。紅樓夢第七回寫道:「不用這方還好,若用這方,真真把人瑣碎死。要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蕊十二兩,夏天開的白荷花蕊十二兩,秋天開的白芙蓉蕊十二兩,冬天開的白梅花蕊十二兩。將這四樣花蕊於次年春分這一天晒乾,和在末藥一處,一齊研好,又要雨水這日的天落水十二錢,白露這日的露水十二錢,霜降這日的霜十二錢,小雪這日的雪十二錢,把這四樣水調勻了,製成龍眼大的丸子,盛在舊磁壇裏,埋在梨花樹底下。若發病的時候,拿出來吃一丸,用一錢二分黃柏湯送下。」

上面說了一堆,其實也就是五樣藥,白牡丹、白荷花、白芙蓉、白梅花四種花蕊,加上黃柏一包藥引。

牡丹、荷花、芙蓉、梅花是春、夏、秋、冬四季的代表花,但花有多種顏色,為何獨選白色呢?因為白屬金,入肺,薛寶釵的喘嗽是屬於肺經的問題,故選用白色的花蕊,能夠入肺。

就藥性而言,牡丹花味苦、淡,性平,可用於婦女月經不調,經行腹痛;荷花味苦、甘,性平。歸心,肝經。具有散瘀止血,祛溼消風的功效。芙蓉花性寒,有清熱涼血、消腫排膿等功效,適用於熱癤、瘡癰、乳癰及肺熱咳嗽、肺癰等病症;又可用於血熱引起的崩漏。梅花性平,有舒肝,和胃,化痰的作用,可治梅核氣、肝胃氣痛、食慾不振、頭暈、瘰癧,清代趙楷著的《百草鏡》中說梅花:「開胃散鬱。煮粥食,助清陽之氣上升。」黃柏性味苦寒,能清溼熱、瀉火毒、退虛熱。以上五種藥並用,治療薛寶釵的熱毒,自然有效。

二十四節氣中,與水有關的節氣有雨水、穀雨、白露、寒露、霜降、小雪、大雪等七個,取雨水的天落水、白露的露水、霜降的霜水、小雪的雪水。冷香丸的製作,強調一個「巧」字,周瑞家就感慨道:「噯喲!這麼說來,這就得一、二年的工夫。倘或雨水這日竟不下雨,這卻怎處呢?」而寶釵真的在一、二年間都巧得了,配成一料,從家裡帶了來,埋在梨花樹底下。

梨,既是水果,又是藥品,性味甘涼,入肺胃二經,能夠生津潤燥、清熱化痰,可解熱毒,因此配好的料藥要埋在梨樹底下,而不是其他樹底下。

再者,四樣花蕊均要十二兩,四樣霜雪均是十二錢,黃柏也是一錢二分,都取了「十二」這個數,似乎有著深刻含義。

從中國傳統文化講,數字上的奇數稱為「陽數」,偶數稱為「陰數」。十二是最大的陰數,因此十二在傳統文化中是一個吉利的數字,如十二地支、十二生肖、一年有十二個月、一天十二個時辰、人體有十二經脈等等。

九是最大的陽數,九月九日,日、月都是最大的陽數,日月並陽,稱為「重陽節」。冷香丸的藥物用量沒有九,但隱藏著九:四樣花蕊,四樣水(水、露、霜、雪),一共八樣,加上黃柏,就是九樣。

最大陰數十二,最大陽樹九,二者相乘,就是一0八:《紅樓夢》出場女子一0八位,《水滸》好漢有一0八人,老和尚項頸上的念珠是一0八顆,廟裡的撞鐘一0八下,足見一0八這個數字絕非一般平常,有圓滿團圓之意。藥物若用到這個量,也有天意促成之意。

冷香丸可治寶釵的熱毒,而曹雪芹或也在暗示著,冷香丸可治眾生的熱毒,熱衷於追求名利,追求財富與權力,追求性慾、佔有慾、癡情愛恨,這些魔性熱毒,需要長期服用,方能解開?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