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口油船爆燃 恐引起可怕災難?(組圖)

原副標題:爆炸、毒氣、凝析油泄露……無一不成災難


【看中國2018年1月13日訊】目前東海依然沒有進一步消息,所有信息都停留在1月7日早9點,我們無法推斷自6號晚20點至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一片死寂讓我有了許多恐懼,根據現在得到的情況我只能做一些推測,故而我無法保障這篇回答的準確性,我也非常不希望這篇回答真的會變得準確又現實。

我們首先來梳理時間線。

1月7日凌晨,上海海事局突然發布中英文航行警告——「滬航警0030東海一船舶在長江口燈船東南約130海浬處(概位:30-49.8N、124-52.2E)船舶著火希過往船舶注意避讓加強搜尋」

根據周邊船隻上報,該海域疑似發生貨輪相撞事故,一船起火,另一船失控,以5節左右速度繞圈漂航。遠處漁船拍攝到了以下照片,火光衝天映紅夜空,還有經過的其他國際船隻拍攝了一段視頻:

接到警報並做充分準備後,21:21分,駐泊在長江口的東海救101輪啟航,23:27分,東海救117輪從舟山啟航,23:24分,海巡01輪從上海外高橋啟航,同一時間內,海警31240艦和數艘專業清污船趕往事發海域。

根據交通運輸部披露消息,6日晚20時,滿載16萬噸級伊朗籍雙殼油輪SANCHI輪與香港籍散貨船CF CRYSTAL輪發生碰撞,CF CRYSTAL輪失控但不危及船隻安全,人員皆以獲救,SANCHI輪全船起火,32名船員全部失聯,截止1月7日早9點,SANCHI輪依然漂浮在海面燃燒,且出現明顯的右傾。

交通運輸部介紹,除我國搜救力量外,韓國方面也排出一艘海警船、一架固定翼飛機和一架直升機參加救援,美國海軍也排出P8A海神巡邏機參與救援。

根據英國勞氏(LRF)數據,SANCHI輪是由韓國現代重工07年開工建造、08年交付的高品質的雙殼油輪,入級DNV,船長274米,滿載16.4萬噸。自上月從伊朗阿薩魯耶起航後,停靠阿聯酋豪爾法坎,18日再次啟航,原定與7號中午到達韓國瑞山市大山港。事發時,該船正在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田——南帕斯服務,船上實載13.6萬噸南帕斯凝析油,貨主為韓國公司Hanwha Total Petrochemical。

以上就是事發之後所有的官方途徑動態,目前依然沒有更新的消息。

許多朋友會有一個疑惑,大海那麼空曠,為什麼兩條船還能撞上?

從航行方向來看,SANCHI輪是北上前往韓國,而CF CRYSTAL輪是走大圓航線從日本北海道津輕海峽過來南下前往廣東,由於20點正是遠洋船隻二副、三副換班時間,有人推測這其中可能存在一定的換班導致的操作失誤的可能,但這樣的大船上出現這樣的操作失誤可能性不大。

而另一種由航運從業者做出的推測可能更加接近事實:事發海域海況其實非常複雜,此地正是我國長江口、江外、舟山、舟外四大漁場交匯地帶,漁業船隻非常多,冬季多是拖網漁船,航速很慢且分布密集,而且航向飄忽不定。在信德海事公眾號留言區,許多近日、甚至事發當晚走過該海域的遠洋水手憤怒的提到,此地漁船很多,且為了護網隨意更改航線,很可能給兩條貨輪帶來了極大的規避隱患。

說完了事故動態,我們再來說說後續影響。

SANCHI輪所載的是南帕斯凝析油。凝析油是一種從凝析氣田或油田伴生的天然氣凝析出來的液相組分,又叫天然汽油,相關的介紹可以看@雲舞空城的回答。根據舞大介紹,不同的地區、時代、環境裡形成的烴源岩,會產生不同的非烴雜誌組分,而南帕斯凝析油正是其中相對毒性較高的一種,根據上海海事PSC原檢察官瀋祥和老師介紹,「南帕斯凝析油(所含的極高的低分子硫醇硫)是一種強烈的神經毒素,中毒程度隨(低分子硫醇硫)PPM增加而加深,0.5PPM氣味可察覺,700PPM可致命」,搜救船必須從上風處接近,且由於火勢劇烈,難以扑滅。(註:瀋祥和原話為硫化氫,但翻閱資料發現南帕斯凝析油硫化氫含量處於平均水平,但低分子硫醇硫含量極高,其毒性與硫化氫類似,並使得南帕斯凝析油有濃重臭味)

此外,該船經過長時間燃燒,結構強度存在隱患,船艙內凝析油燒掉一部分後,艙內空間很容易造成這種揮發性極強的油氣達到臨界點進而發生爆炸。而目前事發海域已經出現大風湧浪,該船本來已經出現右側傾斜,很容易出現翻覆。

無論是爆炸還是翻覆,隨之而來的就是大量的凝析油泄露,由於SANCHI載的凝析油實在太多,雖然已經燃燒了2天,但如果泄露還是會達到數萬噸的量。舞大介紹過凝析油粘稠度低,更容易形成油膜,傳統的圍油柵控油恐怕是很難的。而雖然凝析油揮發性很好,尤其是現在的海況下,風浪拍擊更容易讓凝析油風化(指的蒸發、乳化、生物降解等一系列作用),但是如此大量的凝析油,依然會剩下許多重質物質也就是拔頂油。

而非常可怕的是,這次事發區域實在太過敏感。


(以下皆為網路圖片)

中國是世界第一大水產養殖大國,但海洋捕撈所佔的比重依然非常高,尤其是近海捕撈,儘管都流傳著近海已經無魚的說法,但實際上,我國四大近海捕撈海域的年捕撈量依然達到了131萬噸(2015年數據),其中東海獨佔50萬噸,是我國最重要的近海捕撈區。

而前往東海捕撈的漁船,多來自浙江,福建兩省,上海和江蘇海洋捕撈業相對欠缺,捕撈量並不大,山東遼寧多在黃渤海一帶捕撈,東海區域的捕撈量也很小。而尤其以浙江省的東海海區漁業最為發達,年捕撈量大概在30萬噸以上,而造成這種資源不平衡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東海經濟魚類的時空部分特點。

在這張國家測繪局提供的東海區域主要經濟水產時空分布圖上可以看到,除魚類會在秋冬季節洄游到東海北部區域之外,東海地區絕大多數漁業資源都集中在長江口東南方向,尤其在冬季,多數魚類、甲殼類、頭足類動物密集分布在此地越冬,並在早春季節相繼進入繁殖期。這也和上面我們說到的遠洋水手提到最近該區域漁船密佈的情況相吻合。

這其中,尤其以帶魚、鯧魚、鮐鮁魚、烏賊、魷魚、章魚、對蝦、鷹爪蝦、梭子蟹等魚汛較為明顯,這些經濟魚類在東海的捕撈量大多為全國最高,而此刻這些經濟水產大多正在事發海域及其以南區域分布,如果發生大規模泄露,必將給本已十分脆弱的東海漁業造成致命打擊。

而我國近海的其他野生動物分布此前已經受到過度捕撈的影響而出現明顯衰退,曾經分布於我國的海洋哺乳動物、重要的食物鏈頂層生物種群規模早就岌岌可危,進一步的海洋生態污染將會進一步惡化這些生物的生存環境。

這不禁讓我們想起曾在全球範圍內引起轟動的阿拉斯加漏油事故,1989年3月,美國埃克森公司「瓦爾德斯」號油輪在阿拉斯加州威廉王子灣擱淺,泄漏5萬噸原油,就造成了沿海1600公里區域受到污染,當地鮭魚和鯡魚近於滅絕,至少25萬隻水鳥死亡。儘管凝析油與原油不同,高度的揮發性可能會緩解這一生態影響,但我國東海區域的海洋生態環境亦不能與89年的阿拉斯加相提並論,且目前我們無法估量SANCHI到底會造成多少油品泄露,這都讓我對這次事故所帶來的此生災害難以樂觀。

由衷祝願事故可以得到有效控制,亦希望本已脆弱不堪的東海生態、漁業捕撈環境可以免於這次事故影響。

先介紹一下燃燒的這條船「SANCHI」。

韓國三湖船廠2008年建造的16.4萬噸原油輪。船長274米,寬50米。目前挂巴拿馬旗,由伊朗國家石油公司運營管理。這個航次是由韓華道達爾石化(Hanwha Total Petrochemical)租賃的,從伊朗的Assaluyeh駛往韓國Daesan(瑞山)途中。Assaluyeh港主要的服務對象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田南帕斯(South Pars)。根據國際船舶網「事發時,該船載凝析油約13.6萬噸」。

南帕斯凝析油也被稱為天然汽油,因含有較高組分硫化物而有惡臭。其中硫醇含量最大,同時含有一定量硫化氫。低分子硫醇毒性類似於硫化氫,是神經性毒素,對人體有一定毒性和刺激性。見下表

700PPM的硫化物即可立即致人死亡。

根據新聞「船上載有32人,其中伊朗籍30人,孟加拉籍2人,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在燃燒開始階段無法逃離的話,很大概率上這條船已經無人生還了。

交通部發布的消息,搜救現場沒有發現失蹤人員,船體及周邊水域外泄的燃油全面燃燒,火勢猛烈。救援專家組研判「Sanchi」輪存在爆炸,沉沒等危險,揮發和爆燃產生的有毒氣體對救援人員危害很大「上海海事局也已經將該船周邊10海浬劃為避航區。」

救援船能採取的措施不多,只能是從上風方向盡量接近探查,或者噴水降溫。

從船舶結構來看,這條油輪是雙層殼,即使內殼油艙破損也不至於使油類直接流入大海。這個時候最可能出現的問題是大火導致的高溫讓鋼材應力降低,船體結構失穩,船體本身的自重在海浪作用下把整個結構壓垮,斷裂。如果能夠有效降溫,就可以等待泄露的油燃燒完或者艙內的空氣燃燒完成之後進行救援。但高毒性的環境讓這些工作都很難開展,希望現場救援的人們都能安全。

另外,SANCHI這條船的設備其實是不錯的,自動化程度很高,配有無人機艙,一人橋樓。就是說一個人就可以把她開走。船上配有的2套雷達,3種不同的碰撞報警(就是幾海里甚至十幾海里外就報警可能會碰撞)也沒有阻止這次事故發生。目前不清楚具體什麼原因發生的碰撞,等待海事局具體的事故報告。

不管事故過程如何,有一點是值得造船人反思的,一次碰撞下,在沒有沉船或失去動力的情況下船員全部喪生。此類低閃點,一定毒性的油類的載運船舶是否應重新考慮通風的佈置,貨艙的分隔以及船員逃生的方案。

我估計很多網友看到這裡有點懵:凝析油是什麼?

簡單的說,凝析油是一種顏色淡褐色—淡黃至黃白色—無色、油體清亮透明的輕質原油。它由輕質烴類組成,在地下高溫高壓環境中為氣態,到了地面溫度、壓力變化後轉變為液態,是為「凝析」。由於它特殊的化學組成及物理性質,凝析油的形象不同於人們一般印象中原油黑色粘稠的模樣,而更接近汽油。

這是公眾眼中的原油形象:


原油洗澡?(Youtube 視頻截圖)

這是凝析油的外觀:


(網路圖片)

凝析油的揮發性要強於普通原油,有毒氣體含量較高,氣化溫度較低,起火燃燒的貨輪可能會導致大量凝析油氣化,與空氣混合後易爆燃。粘稠度要低於普通原油,可能更易於形成面積廣泛的污染帶,為下一步控制污染和扑滅大火帶來困難。

不過也由於粘稠度小,它產生的污染後果可能也會比普通原油小一些。黑糊糊的原油黏住海鳥和魚類的情況,個人認為很大概率上不會出現……

短期內的生態災難無法避免,不過時間會逐漸修復。對於人來說,大概是產自周邊區域的海鮮就別吃了,而漁民勢必要去更遠地區捕撈,應該還會帶動海產品價格上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