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開啟華夏民主先河第一人蔣經國致敬(圖)

2018-01-21 07:20 作者: 閔良臣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蔣經國先生(圖:中華民國總統府)

【看中国2018年1月21日讯】先來瀏覽大陸網民在紀念海峽對岸的蔣經國先生逝世三十年文章後面的幾條跟帖吧:「百年經國,萬民緬懷!」「民族之英傑,時代之偉人!」「歷史總是公正的。」「中國數千年文明史,還沒有一個擁有重權的統治者或集團,願意放下身段,讓他人共同參與競爭,分享權力,這就是經國之遠見和英明之處。」「最難能可貴的是大權在握時放棄獨裁專制和家天下,堪稱臺灣的華盛頓。」(摘者言:未必不可稱之為「中華民族的華盛頓」,從歷史而言,中華民國完全有資格代表中華民族)「緬懷經國先生不僅只有臺灣人民,還有嚮往民主政治制度的所有中國人!」「開五千年實踐民主的先河,不僅臺灣人民不會忘記,炎黃子孫都不會忘記。」「蔣經國先生是近現代史對中華民族貢獻巨大的偉人,在臺灣開啟了民主法治的先河,使得我們華夏民族在臺灣保留了民主法治的一席之地,實實在在、明明白白地證明了,華人也可以很好地實行民主法治制度,而不是像某黨所宣傳的那樣,什麼民智未開,中國不適合民主制度,云云……」

除上面跟帖,還有眾多網民在跟帖中表達了大陸民眾別樣心情,也容摘一二:

「有些人本可以像經國先生一樣成為一個偉大時代的開創者,然而卻坐失良機,開起了歷史倒車,嗚呼!」「蔣經國是國際社會普遍公認的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華人,如果在二十一世紀大陸能夠出現這樣的人物,那麼這個人不單會是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華人,也必將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華人。臺灣當年雖然有很多方面和大陸相像,但他們並沒有宣稱掌握什麼『宇宙真理『。而大陸卻不一樣,大陸『偉光正』們卻公開宣稱他們掌握了『宇宙真理』,所以我們這裡不可能出現也不需要出現像蔣經國那樣的人物。」「民主之父其名言:『以我的獨裁終結獨裁』。大陸也能出這樣一位偉人否?」

其實大陸自由主義知識份子以及無數網民更加耳熟能詳的是蔣經國先生另一句名言:「世界上沒有永遠的執政黨!」還有一句:「使用權力容易,難就難在曉得什麼時候不去用它。」

一個國家或地區的領導人死了卻還活著,而之所以活著,又並不是因為在他活著時是什麼「大救星」、「偉大領袖」乃至「最紅最紅的紅太陽」,而是因為在他生前,真正推動了其所在國家社會政治文明進步,讓被其統治下的人民在其去世後享受到人的尊嚴,而蔣經國就正是這樣一位偉大的歷史人物。

說到這裡,估計九泉之下的蔣經國怎麼也不會想到,即使在他離開人世已有三十年後的今天,不僅臺灣有無數民眾緬懷,就是在海峽對岸的大陸,也有數不清的網民尊崇之情溢於言表。蔣經國逝世30週年,「親藍」的《中國時報》發布民調結果,在臺灣六位前任中,53.3%的民眾認為蔣經國對臺灣貢獻最大;即使是自認「泛綠」的民眾中,蔣經國也是以44%遙遙領先其他卸任前任。《天下》雜誌的民調也顯示,蔣經國依然被民眾視為「最美的政治人物」之一。據說,「國民黨能夠在民主化之後沒有被民眾拋棄,就是倚重於蔣經國為民、親民累積的政治遺產」。什麼是人心所向,這才是真正的人心所向,是一些懂得自由、民主、人權的人們的人心所向,與中國大陸那些「五毛」或「毛粉」們,盲目愚蠢地匍匐在地,肉麻地捧毛頌毛,甚至像在毛的故居韶山那樣對毛燒香拜佛一般弄得烏煙瘴氣有天壤之別。

緬懷、尊崇蔣經國,是天然人性的真正覺醒,是人類史上從人到奴隸,又重新回到人的意識的覺醒;而肉麻地像信奉神靈一樣地捧毛、頌毛,卻是一直跪在地上內心沒有真正站起來的奴隸,而且是甘願為奴,這種人正是奴才的坯子,因此,可以說(絕非有意要罵「五毛」和「毛粉」們),他們實在不能稱之為「人」心,而只能稱作奴隸乃至奴才之「心」。

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民主大潮也早已在這個星球上一波又一波掀起,截止目前,至少有一百二十多個國家徹底實行了民主制度,可中國大陸,仍是今天這樣一種現狀,一幅圖景,除去別的一些因素,與有這種奴隸心態的「奴才坯子」實在太多有極大關係!

今天,若有人問起,臺灣能代表中華民族進步的在其他方面還有哪些,本人恐一時難以作答,但臺灣在三十年前即蔣經國逝世前後不久即實行了憲政民主制度,僅憑這一點,就可以蓋過海峽對岸即大陸近七十年來包括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所獲得的十項百項乃至千項萬項的所謂「進步成果」。因為只有實行憲政民主制度,才是最能代表中華民族政治文明進步的標識。2014年2月5日去世的美國政治學家、耶魯大學終身教授羅伯特.達爾二十餘年前在其《論民主》開篇不久即談道:「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中國,在其輝煌的四千年歷史中,中國從未出現過民主政府。」也就是說,對於中華民族而言,臺灣實行憲政民主制度,怎麼讚美都不過分。有四千年的輝煌歷史,然而至今卻不肯實行截止目前人類公認最先進的社會制度:憲政民主。因此,臺灣實行民主制度,對整個中華民族而言,堪稱「破天荒」,有歷史里程碑意義。

一個國家是否可以稱之為現代國家,就看它實行的是民主制度還是獨裁專制。沒有實行民主制度的國家,不能稱之為現代國家。

有人類史證明,只有實行民主制度,有了選票,這個國家的民眾才可以說真正站了起來,接近於當家作主。而1949年10月毛澤東那一聲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早已被覺醒的大陸民眾尤其是覺醒的網民們稱作笑談,因為從那一聲之後,真正「站起來」的只有他毛澤東一人,整個國家包括他所領導的整個統治集團都供他一人驅使和奴役。在毛執政的27年,事實上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而其中幾個階段,比如鎮反(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打右派(1957-1958)、大飢荒餓死人(1959-1960)以及文革十年(1966-1976),特別是大飢荒和文革十年,就其慘烈程度而言,整個人類史上也是前所未有。

在紀念蔣經國去世三十年之際,為擴大紀念,中國國民黨首次邀請前主席、曾任蔣經國秘書的馬英九進行專題演講。從馬英九的演講中,我們更加真實地感受到蔣經國的晚年大徹大悟,一切從臺灣社會著想,一切為臺灣人民著想,放棄一黨專制,不僅讓國民黨新生,更讓全體臺灣民眾享受真正的政治文明制度。

馬英九在演講中回憶了蔣經國多個感人故事,這裡容舉一二。

蔣經國從未把自己看作臺灣人民的「偉大領袖」。馬英九回憶道:民國51年,即1962年,馬英九當時念初中一年級,與蔣經國兩家相距不到80公尺,從馬英九家的頂樓陽臺可以看到蔣經國家的院子。有一年春節晚上,馬英九與幾個小孩在頂樓陽臺放鞭炮,「用彈弓夾著最響的大龍炮,點燃引信後射到他家的院子,爆炸聲音很大。才剛射出一發沒多久,立刻有人衝過來查問,知道是小孩放鞭炮後,態度很客氣,也沒罵我們,就走了。」馬英九認為,這「應該是經國先生時常告誡身邊的人,要待人有禮」的結果。試想,在今天大陸,如果有什麼人把鞭炮放到領導人,且不論是國家領導人還是什麼地區領導人家的院子裡,那還了得,一定會興師動眾,派警察追查到底,甚至還會將那燃放鞭炮的人家治罪。

另一有關解除臺灣戒嚴的故事更感人。

馬英九回憶,大約在1985年,有一天蔣經國收到他的美國好友、二戰英雄、美軍顧問團前團長戚烈拉將軍親筆來函,討論戒嚴存廢的事。戚烈拉的論點很簡單:「臺灣的戒嚴跟國際社會瞭解的戒嚴很不同,讓臺灣吃了不少悶虧,有理說不清。既是如此,何不解除戒嚴,丟掉這個包袱?」

馬英把這封信翻譯出呈送蔣經國。沒多久,蔣即把馬英九叫到辦公室,問馬英九「戒嚴」這個字的英文意思是什麼?外國人的說法是什麼?馬英九告訴蔣經國,「戒嚴」的英文就是martial law,在有些字典或百科全書中,所謂「戒嚴」就是「無法無天」(no law at all),或「軍事統治」military control)。蔣經國聽後皺起眉頭說,「我們沒有無法無天,也不是軍事統治啊!」

馬英九當時就感覺到,蔣經國先生已經意識到臺灣被國際社會誤解得很厲害,「戒嚴」這個包袱很沈重。一年後,即1986年10月7日下午,蔣經國接見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葛蘭姆女士的時候,親自宣布臺灣將解除戒嚴,開放組黨。馬英九在演講中說:「當時一個字一個字翻譯成英文,彷彿有電流通過我的身體,那是一種改寫歷史的感覺,終身難忘。」

現在轉眼三十餘年過去,蔣經國在三十餘年前就有勇氣向世人宣布並隨之做到的「開放組黨」,對海峽對岸的大陸而言,簡直不啻要了統治者的命。眾所周知,在今天,中國大陸有誰膽敢要求中共「開放組黨」,即無異於要推翻中共,顛覆他們的統治權,因此必將其置之死地而後快,而去年七月去世的劉曉波即是典型例證。因為在中共看來,曉波最大罪過莫過要求中共允許自由結社、組黨。有比較,才有鑒別,中共領導人胸懷與蔣經國先生的胸懷相比,何其狹小。須知,一個黨的領導人心胸狹小,其所領導的那個黨的心胸,也必然狹小。

縱觀蔣經國一生,從沒有給別人他是「偉大領袖」之感覺,這也正是他開明過人之處。且不說從馬英九的整個演講,即使從上面講的兩則小故事也看得出,蔣經國從未以「偉大領袖」自居,否則,就不可能允許「開放組黨」,更不可能在臺灣真正實行民主。據說他的親民程度可以與任何人握手,即使對於當年他訪問美國時要暗殺他的康奈爾大學社會學博士生黃文雄(刺殺未遂),事後蔣經國仍要求與刺客見面,並建議美國放了刺客。

馬英九在演講要結束時說了這麼一段話:「最後,請容我做一個總結。經國先生長於威權時代,卻能突破自身侷限,親手終結威權時代,讓中華民國在經濟起飛之餘,也能推陳出新,在古老的土地上培育出自由民主的幼苗,開五千年實踐民主的先河。這是他為歷史、為中華民國、為臺灣留下最動人、最持久的貢獻。經國先生逝世三十年了,我們永遠懷念他。」

評說至此,聯想到一年多前本人在古巴領導人去世後所作一則短文,主要就是談如何看待「偉大領袖」,容自己把文中有幾句話仍抄在這裡,並希望整個人類不管哪個國家或地區都永遠不要再有什麼「偉大領袖」出現:

偉大領袖總以為只有自己想的做的才是正確的,只有讓偉大領袖領導才能走向幸福。可從歷史的教訓中我們看到,這不是規律,也不是真理。更像規律或真理的反而是:一個人不自由,可能有很多原因;一個國家不自由,一定是因為有一個「偉大領袖」。古人講國家不昌,必有妖孽,其實,「偉大領袖」正是那一國之「妖孽」。

我們已知的事實是:凡偉大領袖,往往都是獨裁者,人民在他的面前都只能趴著甚至跪著。偉大領袖往往不明白,作為個人,只能是來去匆匆,永存的將是民族大眾!因此,國家不需要偉大領袖,人類更不需要偉大領袖,「偉大領袖」不過是「獨裁者」別名。這個世界上,「偉大領袖」根絕的那一天,才是人類徹底走向自由民主的時刻。

一個國家或地區,寧可要蔣經國這種只知為民著想的「普通」領導人,絕不能要動不動就要求全國黨政軍民都要團結在以他「為核心」的什麼中央周圍的「偉大領袖」,這是整個人類史給人們留下萬分深刻的教訓。鑒於此,讓我們向已經去世三十年的蔣經國先生鞠躬致敬!但凡中華民族繼續繁衍存在下去,甚至即使整個中華民族也都走上民主道路,那時的人們也絕不會忘記蔣經國先生這位作為開啟華夏民主先河的第一人!

有了一個民主的臺灣,整個中華民族,不論誰是執政黨,也不管誰來領導,都沒有理由不實行民主!否則,那個領導者就會成為中華民族歷史罪人,那個執政黨最終也一定會被整個中華民族所唾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