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弱勢美元掩蓋了怎樣驚人的秘密?(圖)

2018-01-27 09:30 作者: 時寒冰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當前的弱勢美元掩蓋了什麼?
當前的弱勢美元掩蓋了什麼?(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18年1月27日訊】新聞背景:當地時間2018年1月17日,蘋果公司宣布:將海外收入帶回美國,貢獻380億美元稅收。同時,蘋果要在未來5年,為美國經濟貢獻3500億美元。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隨即發推:「我承諾過,我的政策會允許蘋果一類的公司,將大筆現金帶回美國。作為稅改的成果,看到蘋果正這樣做真是太棒了!這是美國工人和美國的巨大勝利。」

蘋果公司380億美元的一次性匯回稅(repatriation tax),拉開了資本加速回流美國的序幕。蘋果公司何以如此之快就行動?

川普稅改一個極為重要的目的,是促進海外的資本回流美國,促進美國的經濟增長。而龐大的資本要安全回流美國,就需要美元予以配合,這是美元在此期間保持弱勢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之前,筆者在《川普與美元大趨勢》分析過這個問題。

我們可以簡單衡量一下。假如美元升值,歐元兌美元處於1:1的位置,假如在歐洲有2萬億歐元的美元資本要回流美國(假設這些都為流動資金且都以歐元形式存在),那麼,可以就地兌換成2萬億美元回流美國。而假如美元貶值,歐元兌美元處於1:1.23的位置,那麼,這2萬億歐元就可以在歐洲就地換成2.46萬億美元回流到美國。這意味著,美國由於美元貶值,回流美國的資本獲取了高達4600億美元的紅利——注意,2017年12月21日,美國總統川普表示:「稅改後,至少有4萬億美元回流美國。」如果川普所言得以實現,就可能意味著,由於美元的短期貶值,美國將獲取高達近萬億美元的紅利。

需要強調的是,在歐洲的美國資本只要將歐元兌換成美元,就實現了紅利,就把紅利收在了囊中,至於這筆巨額資金何時回流到美國已經不重要。在海外其他地方的資本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那麼,一旦這些資本帶著紅利兌換成美元,就可以視為資本回流美國的最重要一步已經完成,由於美元貶值帶來的紅利已經鎖定,那麼,將來美元升值,歐元貶值,美國資本的紅利將繼續大幅度增加,美國將有更大的金融力量去廉價抄底全球的優質資產。

這是美國公開的陽謀。美國這樣玩不是一次兩次了,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美元歷次升值週期與貶值週期所對應的重大事件。

筆者在《川普與美元大趨勢》中,提出過一個假設(注意,只是假設),當時是這樣分析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假如中國當時未受美國影響,直接把匯率做到14:1,美國在中國還未來得及撤離的資產,絕大部分實際上就等於被中國沒收了。這才是川普真正擔心的!也是川普一直不停拿匯率說事的原因,他要為美國資本回流美國保駕護航。中國資本外流從2014年下半年就開始,「8·11」匯改後速度加快,到現在(指去年5月),中國白白損耗了1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美國資本在中國享受了連續多年的暴利之後,又幾乎毫髮無損地帶著紅利安全地撤離,而給我們留下一地雞毛。中國未能頂住壓力,在「8·11」匯改後硬撐本幣升值,不僅對製造業造成重創,也為美國資本帶著紅利撤離保駕護航。在這個不動聲色的過程中,中國財富向美國的輸送、轉移悄悄完成了。

蘋果公司攜帶巨額資本回流美國的行動之快,遠遠超出了人們的預期。蘋果將於接下來5年內,在美國投資超過3500億美元,有蘋果公司模範帶頭,其他公司的跟進是順理成章的。蘋果公司何以如此急切?

蘋果公司心裏非常明白,美聯儲加息+縮表+美國減稅+美國股市火爆+美國樓市火爆+美國實體經濟高速增長……諸如此類的因素之下,川普通過人為打壓給美元帶來的壓力是難以持續的。大家都看到了,這次有關政府關門問題上,川普表現得似乎非常無所謂,在共和黨把持參眾兩院的情況下,僅僅是把關門的日期向後推遲到2月8日,由此,再給美元帶來重壓,導致美元下破90關口。這種做法更像是一場「苦肉計」。為了給美國的資本帶著紅利回歸,真的是做足了戲。而且,1月24日,美國財長努欽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美元走弱有利於美國貿易,短期內並不擔心美元走勢。努欽特別強調,「短期內」,其實就點出了美國力壓美元促進資本帶著紅利回流的目標。

無論是蘋果公司還是別的公司,都有強大的研究團隊,跟上層也都有緊密的聯繫,他們的信息渠道非常暢通,他們自然明白,美元的這種強力壓制是不可能持久的,必須盡快回流,否則,如果不抓住機會,一旦美元上漲,紅利將很快消失。這是蘋果公司在美國稅改法案剛剛實施就火速回流美國的根本原因。

從歐洲的情況來看,奧地利政府已經右翼化。2017年12月18日,奧地利新政府宣誓就職,中右翼人民黨主席庫爾茨正式就任奧地利新總理,右翼民粹主義政黨自由黨領導人施特拉赫擔任副總理。自此,奧地利成為西歐地區唯一一個政府內閣包含極右翼政黨成員的國家。

在捷克,2017年10月,前財政部長安德烈·巴比什領導的右翼政黨ANO2011運動黨贏得議會大選,獲得優先組閣權。

在義大利,2017年12月28日,義大利總統馬塔雷拉簽署了一項命令,宣布解散議會,準備在2018年3月舉行大選。而民調顯示,反歐元的民粹黨派五星運動支持率最高。

在川普壓制美元的過程中,歐洲的許多問題都在被掩蓋著,上漲的歐元與紅火的股市給人們帶來了幻覺,債務纍纍的希臘似乎已經轉危為安,同樣債務纍纍的義大利等歐元區的大經濟體也似乎平安無事了。但事實上,歐元區的這些棘手的問題並沒有解決,高失業率等隱患並沒有消除,一旦美國資本完成回流美國的步伐,美元又會重新顯出猙獰的獠牙,而希臘、義大利等國的債務問題,又再次迅速浮出水面……

眾所周知,筆者從2011年5月開始看多美元,當時,認為美元的週期會在2017年結束。但是,後來我做了調整,因為,2017年的調整幅度不足以構成跌勢,或者說,不足以構成這波大牛市的終結。美元的這波大牛市在調整後仍將繼續前行,這次調整得時間越久,美元重新走強時的強度就越大,持續時間就越長。在看得見的弱勢美元的背後,是許多人看不到的更加強大力量的凝聚。2010年歐債危機的風聲鶴唳,2015年一些發展中國家貨幣的快速貶值和股市的暴跌,並沒有就此成為可以遺忘的歷史……在一些小的波段或細枝末節上,我們難免會疏漏或者犯錯,但是,方向性的錯誤不可以犯。當然,短期內,對於美國刻意壓制美元所帶來的風險,仍需要予以規避,靜待美聯儲今年再度加息。短期悲觀,長期樂觀。我們必將目睹趨勢的力量。

在人類歷史上,金融霸權是最難撼動的霸權,而金融的博弈,也從來都是最細膩最微妙最縝密同時也是最為殘酷和血腥的博弈。我們可以藐視困難,但絕不可以藐視對手。不經意間,或者,昨天的歷史又已在我們眼前重演……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