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弱势美元掩盖了怎样惊人的秘密?(图)

2018-01-27 09:30 作者: 时寒冰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当前的弱势美元掩盖了什么?
当前的弱势美元掩盖了什么?(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月27日讯】新闻背景:当地时间2018年1月17日,苹果公司宣布:将海外收入带回美国,贡献380亿美元税收。同时,苹果要在未来5年,为美国经济贡献3500亿美元。美国总统川普随即发推:“我承诺过,我的政策会允许苹果一类的公司,将大笔现金带回美国。作为税改的成果,看到苹果正这样做真是太棒了!这是美国工人和美国的巨大胜利。”

苹果公司380亿美元的一次性汇回税(repatriation tax),拉开了资本加速回流美国的序幕。苹果公司何以如此之快就行动?

川普税改一个极为重要的目的,是促进海外的资本回流美国,促进美国的经济增长。而庞大的资本要安全回流美国,就需要美元予以配合,这是美元在此期间保持弱势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之前,笔者在《川普与美元大趋势》分析过这个问题。

我们可以简单衡量一下。假如美元升值,欧元兑美元处于1:1的位置,假如在欧洲有2万亿欧元的美元资本要回流美国(假设这些都为流动资金且都以欧元形式存在),那么,可以就地兑换成2万亿美元回流美国。而假如美元贬值,欧元兑美元处于1:1.23的位置,那么,这2万亿欧元就可以在欧洲就地换成2.46万亿美元回流到美国。这意味着,美国由于美元贬值,回流美国的资本获取了高达4600亿美元的红利——注意,2017年12月21日,美国总统川普表示:“税改后,至少有4万亿美元回流美国。”如果川普所言得以实现,就可能意味着,由于美元的短期贬值,美国将获取高达近万亿美元的红利。

需要强调的是,在欧洲的美国资本只要将欧元兑换成美元,就实现了红利,就把红利收在了囊中,至于这笔巨额资金何时回流到美国已经不重要。在海外其他地方的资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那么,一旦这些资本带着红利兑换成美元,就可以视为资本回流美国的最重要一步已经完成,由于美元贬值带来的红利已经锁定,那么,将来美元升值,欧元贬值,美国资本的红利将继续大幅度增加,美国将有更大的金融力量去廉价抄底全球的优质资产。

这是美国公开的阳谋。美国这样玩不是一次两次了,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美元历次升值周期与贬值周期所对应的重大事件。

笔者在《川普与美元大趋势》中,提出过一个假设(注意,只是假设),当时是这样分析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中国当时未受美国影响,直接把汇率做到14:1,美国在中国还未来得及撤离的资产,绝大部分实际上就等于被中国没收了。这才是川普真正担心的!也是川普一直不停拿汇率说事的原因,他要为美国资本回流美国保驾护航。中国资本外流从2014年下半年就开始,“8·11”汇改后速度加快,到现在(指去年5月),中国白白损耗了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美国资本在中国享受了连续多年的暴利之后,又几乎毫发无损地带着红利安全地撤离,而给我们留下一地鸡毛。中国未能顶住压力,在“8·11”汇改后硬撑本币升值,不仅对制造业造成重创,也为美国资本带着红利撤离保驾护航。在这个不动声色的过程中,中国财富向美国的输送、转移悄悄完成了。

苹果公司携带巨额资本回流美国的行动之快,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期。苹果将于接下来5年内,在美国投资超过3500亿美元,有苹果公司模范带头,其他公司的跟进是顺理成章的。苹果公司何以如此急切?

苹果公司心里非常明白,美联储加息+缩表+美国减税+美国股市火爆+美国楼市火爆+美国实体经济高速增长……诸如此类的因素之下,川普通过人为打压给美元带来的压力是难以持续的。大家都看到了,这次有关政府关门问题上,川普表现得似乎非常无所谓,在共和党把持参众两院的情况下,仅仅是把关门的日期向后推迟到2月8日,由此,再给美元带来重压,导致美元下破90关口。这种做法更像是一场“苦肉计”。为了给美国的资本带着红利回归,真的是做足了戏。而且,1月24日,美国财长努钦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美元走弱有利于美国贸易,短期内并不担心美元走势。努钦特别强调,“短期内”,其实就点出了美国力压美元促进资本带着红利回流的目标。

无论是苹果公司还是别的公司,都有强大的研究团队,跟上层也都有紧密的联系,他们的信息渠道非常畅通,他们自然明白,美元的这种强力压制是不可能持久的,必须尽快回流,否则,如果不抓住机会,一旦美元上涨,红利将很快消失。这是苹果公司在美国税改法案刚刚实施就火速回流美国的根本原因。

从欧洲的情况来看,奥地利政府已经右翼化。2017年12月18日,奥地利新政府宣誓就职,中右翼人民党主席库尔茨正式就任奥地利新总理,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领导人施特拉赫担任副总理。自此,奥地利成为西欧地区唯一一个政府内阁包含极右翼政党成员的国家。

在捷克,2017年10月,前财政部长安德烈·巴比什领导的右翼政党ANO2011运动党赢得议会大选,获得优先组阁权。

在意大利,2017年12月28日,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签署了一项命令,宣布解散议会,准备在2018年3月举行大选。而民调显示,反欧元的民粹党派五星运动支持率最高。

在川普压制美元的过程中,欧洲的许多问题都在被掩盖着,上涨的欧元与红火的股市给人们带来了幻觉,债务累累的希腊似乎已经转危为安,同样债务累累的意大利等欧元区的大经济体也似乎平安无事了。但事实上,欧元区的这些棘手的问题并没有解决,高失业率等隐患并没有消除,一旦美国资本完成回流美国的步伐,美元又会重新显出狰狞的獠牙,而希腊、意大利等国的债务问题,又再次迅速浮出水面……

众所周知,笔者从2011年5月开始看多美元,当时,认为美元的周期会在2017年结束。但是,后来我做了调整,因为,2017年的调整幅度不足以构成跌势,或者说,不足以构成这波大牛市的终结。美元的这波大牛市在调整后仍将继续前行,这次调整得时间越久,美元重新走强时的强度就越大,持续时间就越长。在看得见的弱势美元的背后,是许多人看不到的更加强大力量的凝聚。2010年欧债危机的风声鹤唳,2015年一些发展中国家货币的快速贬值和股市的暴跌,并没有就此成为可以遗忘的历史……在一些小的波段或细枝末节上,我们难免会疏漏或者犯错,但是,方向性的错误不可以犯。当然,短期内,对于美国刻意压制美元所带来的风险,仍需要予以规避,静待美联储今年再度加息。短期悲观,长期乐观。我们必将目睹趋势的力量。

在人类历史上,金融霸权是最难撼动的霸权,而金融的博弈,也从来都是最细腻最微妙最缜密同时也是最为残酷和血腥的博弈。我们可以藐视困难,但绝不可以藐视对手。不经意间,或者,昨天的历史又已在我们眼前重演……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