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真「勇敢」七千人大會上追究毛澤東責任(圖)

2018-05-06 04:36 作者: 胡鵬池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彭真復出後,不同意對毛澤東作「三七開」的正面結論。
彭真復出後,不同意對毛澤東作「三七開」的正面結論。(網絡圖片)

第六口氣:彭真要追究毛澤東的責任

綜觀在「七千人大會」上的表現,劉少奇是認真而執著的,但他仍然不是最勇敢的人。

最勇敢的人是彭真。

在「起草委員會」討論錯誤責任時,彭真說了一段讓他在歷史永遠載譽的話:

「我們的錯誤,首先是中央書記處負責,包括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的同志,該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錯誤就是多少錯誤。毛主席也不是什麼錯誤都沒有,三五年過渡、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我們對毛主席不是花崗岩,也是水成岩。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瑪峰也是泰山,拿走幾噸土,還是那麼高。現在黨內有一種傾向,不敢提意見,不敢檢討錯誤,一檢討就垮臺。如果毛主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錯誤不檢討,將給我們黨留下惡劣影響。省、市要不要把責任擔起來?擔起來對下面沒有好處,得不到教訓。從毛主席直到支部書記,各有各的帳。書記處最大錯誤是沒有調查研究。」

彭真這一段既委婉又慷慨的陳詞,成了會議最引人注目的亮點之一,掀起了一個小高潮。

彭真是七千人大會上唯一指名道姓地指陳毛澤東犯了「超越階段」,「辦公共食堂」的兩項錯誤的人。當然毛的錯誤遠不止此,彭真也只不過是挑了基本上已成為共識的兩項錯誤。彭真也是唯一在大會上指名道姓要毛澤東做檢討的人。

彭真講後,鄧小平說:我們到主席那兒去,主席說,你們的報告,把我寫成聖人,聖人是沒有的,缺點錯誤都有,只是佔多少的問題。不怕講我的缺點,革命不是陳獨秀、王明搞的,是我和大家一起搞的。

鄧小平的話就委婉了,但意思仍然是清楚的,即毛澤東也是有錯誤的,他自己都說聖人是沒有的,既然有缺點錯誤那麼也是可以批評的。鄧小平用這種方式委婉地表示了對彭真的支持。

劉少奇的說法就更委婉了。劉說:像河南、甘肅。西北有些縣的同志,說這幾年發生的問題,中央應首先負責,第二是省級,再是他們。我看,這個話許多人心裏有,只是沒有講,現在他們講出來,就是提高了。

無疑,他同意彭真的講話。

會上,同意彭意見的人有很多,但用這樣明確的語言講出來的也只有彭真一個人。

周恩來是「聰明人」,他聞見了火藥味。他很快發言:

在講責任方面,要從我們自己身上找原因。——主觀上的錯誤,要著重講違反毛澤東思想,個別問題是我們供給材料、情況有問題,應由我們負責,不能叫毛主席負責。如果不違反「三面紅旗」的思想、毛澤東思想,的確成績會大些。——主席講過,不經過反覆,不能取得教訓。現在不是弱了,而是強了。過去幾年是浮腫,幸虧主席糾正得早,否則栽得跟頭更大,要中風。現在的問題是要爭取時機,不怨天,不尤人,發憤圖強,埋頭苦幹。不吹,不務虛名,要謙虛謹慎,驕傲總是危險。主席早發現問題,早有準備,是我們犯錯誤,他一人無法挽住狂瀾。現在要全黨一心一德,加強集中統一,聽「梢公」的話,聽中央的話。中央聽毛主席的話。這是當前工作中的主要問題,不解決,寸步難行。——我們這些人真笨。不一心一德,集中統一,就不能解決問題。如果這一點思想不通,辯論三天三夜也可以。

中央那些高官們的思想與態度隨時都在變化。劉少奇原本也是與周恩來一起「反冒進」的,後來經過了毛澤東的批評後,轉過彎來「大躍進」,又經過了下鄉,其實又轉變成反對大躍進了。而周恩來在「反『反冒進』」中受的批評大,差點這個總理的職務也幹不成了。經過了「反『反冒進』」,周恩來的態度變得圓滑了。

老實說,周恩來在七千人大會上起的作用並不好。

比起周恩來來,陳伯達的態度還要更鮮明。

陳說,我們不要做亂七八糟的事情。我也胡說八道過,要檢查。我們還是要根據毛主席的指導思想辦事。我編輯主席的語錄有很大收穫。他告訴我們,如何管理中國。要根據主席的指導思想來檢查自己的工作,是不是符合主席的思想。彭真同志昨天關於主席的話,值得研究。我們做了許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要主席負責?是不是要檢查主席的工作?現在的根本問題是中央不能集權。農民是相信中央,相信毛主席的。亂搞一氣,不是主席的政策。

陳伯達雖是一個見風使舵的人,但在維護毛澤東方面是從來不含糊的。他將彭真的話歪曲成彭要檢查毛澤東的工作。

彭真在黨內的地位高於陳伯達,但陳伯達的發揮讓彭真感到害怕。

彭趕緊解釋說:我的意思是不要給人一個印象,別人都可以批評,就是毛主席不能批評,這不好。

經過這樣一個回合的較量,陳伯達,周恩來的觀點就佔了上風,彭真偃旗息鼓,大會上就再也沒有人敢說毛澤東也有錯誤,也要做檢查了。除非毛自己說。

可見當時,毛澤東的地位還是非常穩固。

「七千人大會」上,劉少奇、彭真、還有一個劉瀾濤,態度比較接近;柯慶施、陳伯達的態度比較相同;周恩來中間偏毛,鄧小平、陳雲則中間偏劉。

第六口氣:彭真要追究毛澤東的責任(2):補充

關於彭真其人其言其行,言猶未盡,補充如下:

彭真是劉少奇麾下第一大將。劉當北方局書記時,彭是北方局組織部長,兩人長期共事。延安整風前,彭與劉幾乎同時被毛招至延安。

當其時的毛澤東對待劉少奇,那真是如獲至寶,委以重任。毛澤東愛屋及烏,對待彭真也是至厚不薄,任命彭真為中央黨校副校長,主持黨校日常工作,並利用彭真整了資格極老、工人出身的老資格的革命家、中央政治局委員(亦或是政治局候補委員,待查證)鄧發。說起來,這個鄧發同志也並不是王明的人,對於毛澤東為什麼要整鄧發?筆者至今不甚了了。據說鄧發的錯誤中有一條就是在中央黨校的教育工作中犯有教條主義錯誤,沒有推行學習毛澤東同志的著作。

延安整風後,連中央委員都不是的彭真進入政治局,地位在林彪之上。

毛澤東曾經得意的說過,他在延安整風中結識了一批新朋友,這些新朋友中的首席代表就是劉少奇、其次則有康生、高崗,彭真也名列其中。

高度類似的話,毛澤東在文革初期也曾說過一次,他在給清華附中紅衛兵的信中也提到「我和我的戰友們」,不過這時的「戰友們」已經沒有劉少奇、彭真了,除了林彪、康生們,全都是新面孔了。此外,已經與其有三十年婚史的老老婆江青居然也算「新戰友」的其中一個了。

喜新厭舊,始亂終棄是毛澤東性格中很突出的一條,沒有一個朋友他能相處得長,當他的朋友是一件很倒霉的事,因為他最終會將這些朋友一一搞掉,彭德懷、張聞天、劉少奇、林彪全都沒有好下場,真正有始有終的也就是一個康生、一個柯慶施(死得早)、半個周恩來。

文革中,彭真首先被毛澤東清洗,他心中無限不服氣,委曲鳴冤說自己是當年在延安第一個高呼「毛主席萬歲」的人。此事並沒有其它人證,也沒有確切的時間地點場合,估計不會有假。但毛澤東毫不為動。

文革中期,陳伯達被捕入獄,受盡虐待。陳伯達也是喊冤叫屈的,他說他救過毛澤東的命。這一回毛澤東聽進去了,不久就改善了陳伯達的獄中生活條件。此一時彼一時也。

抗戰結束後,林彪進入東北之初,彭真已經被劉少奇派往東北,且是東北局第一書記,地位在林彪之上。後來彭林發生分歧,林彪看不起彭真,彭真管不了林彪,毛遂奪彭之位給了林,並且明確表示東北的一切大權都由林掌握。這不僅使林彭生隙,也可能是毛彭間隙之始。

建國後,兩人分歧並不大。毛對彭基本上還是重用的。彭雖未進入常委班子,但仍是排名毛劉朱周陳林鄧之後的老八子,且是「中央書記處」在總書記鄧小平不在時主持中央書記處工作的第一副書記,而且還是北京市第一書記,「京兆尹」這個崗位也是非同小可的。同時,彭還是毛領導反修鬥爭的第一線的積極份子。

但是,彭真對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是有看法的。彭對「大躍進」的思想變化與劉少奇有類似的軌跡。61年時,彭也回了一次山西老家,看望八十多歲高齡的老母親,回鄉沿途親眼看到大躍進造成的人禍慘劇,思想也同樣受到了一次洗禮。不過彭回鄉,不像劉少奇那樣深入,他吃住都在火車上,招待老母親也是在火車上,但彭的思想比劉放得開。

那位醫生的書中說:「毛一向就不信任彭真。毛幾年前跟我說過,康生告彭有『反毛傾向』。彭為人我清楚,他對毛忠心耿耿,很關心毛的健康。但康生告訴毛,彭真曾說過:『三面紅旗是紅旗,還是灰旗,還是白旗?有待證明。』」這很可能是「七千人大會」後的事。

雖然在「七千人大會」上,彭真是唯一指名道姓地指陳毛澤東犯了「超越階段」,「辦公共食堂」的兩項錯誤的人,也是唯一在大會上指名道姓要毛澤東做檢討的人,但是,他的講話是作了多層次鋪墊的。

第一層次:表忠心:我們對毛主席不是花崗岩,也是水成岩;

第二層次:肯定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瑪峰也是泰山;

第三層次:對毛主席的錯誤的量化估計:只不過是珠穆朗瑪峰、泰山上的幾噸土,只不過是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

贊成的人可以說他是「用心良苦」,反對的人可以說他的「用心險惡」;

輕視的人可以說它是「屁用不值」,重視的人可以說它是一點火星,也足以燃成燎原大火。

如果其時再有幾個有份量的人出來響應、與彭京兆唱和一下,那也保不準會形成「彈劾」的形勢。

可惜沒有,可惜另一個姓彭的早被毛「未雨綢繆」地搞掉了。不過即使那另一個姓彭的在,也沒用,此彭與彼彭也不是一路人。

劉鄧在七千人大會上對彭真的支持也是極其含糊的,他們都為自己留足了退路;況且劉是「修養派」,有賊心無賊膽之人,且其時,「不軌之心」也未必有。鄧當然是「有膽有識」之人,但他那時的「膽」與「識」都遠遠不到那種程度。

周恩來則對彭真「善意勸告」,其實是乘機表忠心;

陳伯達則對彭真「惡言責難」,其實是乘機獻忠心。

彭真自己也就知難而退了。

會上既沒有人接彭真的話話茬,也沒有人接陳伯達的話茬。

由彭真引起的這一段精彩插曲就這樣輕輕過去了,大家誰也不再提起。

當然,陳伯達這類小人是不會放過機會的,他一定會在毛面前給彭上足眼藥的,毛由此記下彭真的這筆賬。

直接後果就是在修改後的報告中,敘述了毛澤東對糾正錯誤所做的貢獻,並加寫了以下的內容:

「如果我們許多同志更好地領會毛澤東思想,善於運用毛澤東同志一向提倡的實事求是、調查研究的方法,並且認真執行毛澤東同志在每個關鍵時刻提出的指導意見,那麼,這幾年工作中的有些錯誤是可以避免的,或者可以大大減輕,或者在發生之後可以更快地糾正。」

有了這段話,毛的錯誤完全被開脫了。

第六口氣:彭真要追究毛澤東的責任(3):歷史的回音

歷史的回音之一:

四年後的文化大革命,彭真是最早一批被揪出的黑幫分子。在清華井岡山搞的「百醜圖」中,歪脖子的彭真佔據了顯著的位置,後又升級成叛徒。

1966年12月的一天深夜,彭真半夜裡被紅衛兵從被窩裡揪起來,被秘密關押(指揮這次行動的是葉劍英的女兒葉向真)。傳說那天彭真被抓,嚇得魂飛天外,面如土色。雖然一天後即被周恩來從紅衛兵手上找到了,但周恩來是以同意批鬥作為交換條件的。隨即彭被十萬人大會批鬥,再被遊街示眾,五花大綁,掛著黑牌子,飛機式,穿著極少的衣服(有人說上身光裸著),押在汽車上,在寒風中穿過北京的長安街。

受過這樣非人凌辱的人,對毛澤東的感情哪能好得起來!

歷史的回音之二:

文革後,彭真復出。他不同意對毛澤東作「三七開」的正面結論。

但是,他的意見又一次被否定了,就像「七千人大會」上被否定一樣。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