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真“勇敢”七千人大会上追究毛泽东责任(图)

2018-05-06 04:36 作者: 胡鹏池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彭真复出后,不同意对毛泽东作“三七开”的正面结论。
彭真复出后,不同意对毛泽东作“三七开”的正面结论。(网络图片)

第六口气:彭真要追究毛泽东的责任

综观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表现,刘少奇是认真而执着的,但他仍然不是最勇敢的人。

最勇敢的人是彭真。

在“起草委员会”讨论错误责任时,彭真说了一段让他在历史永远载誉的话:

“我们的错误,首先是中央书记处负责,包括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的同志,该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错误就是多少错误。毛主席也不是什么错误都没有,三五年过渡、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我们对毛主席不是花岗岩,也是水成岩。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玛峰也是泰山,拿走几吨土,还是那么高。现在党内有一种倾向,不敢提意见,不敢检讨错误,一检讨就垮台。如果毛主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错误不检讨,将给我们党留下恶劣影响。省、市要不要把责任担起来?担起来对下面没有好处,得不到教训。从毛主席直到支部书记,各有各的帐。书记处最大错误是没有调查研究。”

彭真这一段既委婉又慷慨的陈词,成了会议最引人注目的亮点之一,掀起了一个小高潮。

彭真是七千人大会上唯一指名道姓地指陈毛泽东犯了“超越阶段”,“办公共食堂”的两项错误的人。当然毛的错误远不止此,彭真也只不过是挑了基本上已成为共识的两项错误。彭真也是唯一在大会上指名道姓要毛泽东做检讨的人。

彭真讲后,邓小平说:我们到主席那儿去,主席说,你们的报告,把我写成圣人,圣人是没有的,缺点错误都有,只是占多少的问题。不怕讲我的缺点,革命不是陈独秀、王明搞的,是我和大家一起搞的。

邓小平的话就委婉了,但意思仍然是清楚的,即毛泽东也是有错误的,他自己都说圣人是没有的,既然有缺点错误那么也是可以批评的。邓小平用这种方式委婉地表示了对彭真的支持。

刘少奇的说法就更委婉了。刘说:像河南、甘肃。西北有些县的同志,说这几年发生的问题,中央应首先负责,第二是省级,再是他们。我看,这个话许多人心里有,只是没有讲,现在他们讲出来,就是提高了。

无疑,他同意彭真的讲话。

会上,同意彭意见的人有很多,但用这样明确的语言讲出来的也只有彭真一个人。

周恩来是“聪明人”,他闻见了火药味。他很快发言:

在讲责任方面,要从我们自己身上找原因。——主观上的错误,要着重讲违反毛泽东思想,个别问题是我们供给材料、情况有问题,应由我们负责,不能叫毛主席负责。如果不违反“三面红旗”的思想、毛泽东思想,的确成绩会大些。——主席讲过,不经过反复,不能取得教训。现在不是弱了,而是强了。过去几年是浮肿,幸亏主席纠正得早,否则栽得跟头更大,要中风。现在的问题是要争取时机,不怨天,不尤人,发愤图强,埋头苦干。不吹,不务虚名,要谦虚谨慎,骄傲总是危险。主席早发现问题,早有准备,是我们犯错误,他一人无法挽住狂澜。现在要全党一心一德,加强集中统一,听“梢公”的话,听中央的话。中央听毛主席的话。这是当前工作中的主要问题,不解决,寸步难行。——我们这些人真笨。不一心一德,集中统一,就不能解决问题。如果这一点思想不通,辩论三天三夜也可以。

中央那些高官们的思想与态度随时都在变化。刘少奇原本也是与周恩来一起“反冒进”的,后来经过了毛泽东的批评后,转过弯来“大跃进”,又经过了下乡,其实又转变成反对大跃进了。而周恩来在“反‘反冒进’”中受的批评大,差点这个总理的职务也干不成了。经过了“反‘反冒进’”,周恩来的态度变得圆滑了。

老实说,周恩来在七千人大会上起的作用并不好。

比起周恩来来,陈伯达的态度还要更鲜明。

陈说,我们不要做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胡说八道过,要检查。我们还是要根据毛主席的指导思想办事。我编辑主席的语录有很大收获。他告诉我们,如何管理中国。要根据主席的指导思想来检查自己的工作,是不是符合主席的思想。彭真同志昨天关于主席的话,值得研究。我们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要主席负责?是不是要检查主席的工作?现在的根本问题是中央不能集权。农民是相信中央,相信毛主席的。乱搞一气,不是主席的政策。

陈伯达虽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但在维护毛泽东方面是从来不含糊的。他将彭真的话歪曲成彭要检查毛泽东的工作。

彭真在党内的地位高于陈伯达,但陈伯达的发挥让彭真感到害怕。

彭赶紧解释说:我的意思是不要给人一个印象,别人都可以批评,就是毛主席不能批评,这不好。

经过这样一个回合的较量,陈伯达,周恩来的观点就占了上风,彭真偃旗息鼓,大会上就再也没有人敢说毛泽东也有错误,也要做检查了。除非毛自己说。

可见当时,毛泽东的地位还是非常稳固。

“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彭真、还有一个刘澜涛,态度比较接近;柯庆施、陈伯达的态度比较相同;周恩来中间偏毛,邓小平、陈云则中间偏刘。

第六口气:彭真要追究毛泽东的责任(2):补充

关于彭真其人其言其行,言犹未尽,补充如下:

彭真是刘少奇麾下第一大将。刘当北方局书记时,彭是北方局组织部长,两人长期共事。延安整风前,彭与刘几乎同时被毛招至延安。

当其时的毛泽东对待刘少奇,那真是如获至宝,委以重任。毛泽东爱屋及乌,对待彭真也是至厚不薄,任命彭真为中央党校副校长,主持党校日常工作,并利用彭真整了资格极老、工人出身的老资格的革命家、中央政治局委员(亦或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待查证)邓发。说起来,这个邓发同志也并不是王明的人,对于毛泽东为什么要整邓发?笔者至今不甚了了。据说邓发的错误中有一条就是在中央党校的教育工作中犯有教条主义错误,没有推行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著作。

延安整风后,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彭真进入政治局,地位在林彪之上。

毛泽东曾经得意的说过,他在延安整风中结识了一批新朋友,这些新朋友中的首席代表就是刘少奇、其次则有康生、高岗,彭真也名列其中。

高度类似的话,毛泽东在文革初期也曾说过一次,他在给清华附中红卫兵的信中也提到“我和我的战友们”,不过这时的“战友们”已经没有刘少奇、彭真了,除了林彪、康生们,全都是新面孔了。此外,已经与其有三十年婚史的老老婆江青居然也算“新战友”的其中一个了。

喜新厌旧,始乱终弃是毛泽东性格中很突出的一条,没有一个朋友他能相处得长,当他的朋友是一件很倒霉的事,因为他最终会将这些朋友一一搞掉,彭德怀、张闻天、刘少奇、林彪全都没有好下场,真正有始有终的也就是一个康生、一个柯庆施(死得早)、半个周恩来。

文革中,彭真首先被毛泽东清洗,他心中无限不服气,委曲鸣冤说自己是当年在延安第一个高呼“毛主席万岁”的人。此事并没有其它人证,也没有确切的时间地点场合,估计不会有假。但毛泽东毫不为动。

文革中期,陈伯达被捕入狱,受尽虐待。陈伯达也是喊冤叫屈的,他说他救过毛泽东的命。这一回毛泽东听进去了,不久就改善了陈伯达的狱中生活条件。此一时彼一时也。

抗战结束后,林彪进入东北之初,彭真已经被刘少奇派往东北,且是东北局第一书记,地位在林彪之上。后来彭林发生分歧,林彪看不起彭真,彭真管不了林彪,毛遂夺彭之位给了林,并且明确表示东北的一切大权都由林掌握。这不仅使林彭生隙,也可能是毛彭间隙之始。

建国后,两人分歧并不大。毛对彭基本上还是重用的。彭虽未进入常委班子,但仍是排名毛刘朱周陈林邓之后的老八子,且是“中央书记处”在总书记邓小平不在时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的第一副书记,而且还是北京市第一书记,“京兆尹”这个岗位也是非同小可的。同时,彭还是毛领导反修斗争的第一线的积极份子。

但是,彭真对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是有看法的。彭对“大跃进”的思想变化与刘少奇有类似的轨迹。61年时,彭也回了一次山西老家,看望八十多岁高龄的老母亲,回乡沿途亲眼看到大跃进造成的人祸惨剧,思想也同样受到了一次洗礼。不过彭回乡,不像刘少奇那样深入,他吃住都在火车上,招待老母亲也是在火车上,但彭的思想比刘放得开。

那位医生的书中说:“毛一向就不信任彭真。毛几年前跟我说过,康生告彭有‘反毛倾向’。彭为人我清楚,他对毛忠心耿耿,很关心毛的健康。但康生告诉毛,彭真曾说过:‘三面红旗是红旗,还是灰旗,还是白旗?有待证明。’”这很可能是“七千人大会”后的事。

虽然在“七千人大会”上,彭真是唯一指名道姓地指陈毛泽东犯了“超越阶段”,“办公共食堂”的两项错误的人,也是唯一在大会上指名道姓要毛泽东做检讨的人,但是,他的讲话是作了多层次铺垫的。

第一层次:表忠心:我们对毛主席不是花岗岩,也是水成岩;

第二层次:肯定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玛峰也是泰山;

第三层次:对毛主席的错误的量化估计:只不过是珠穆朗玛峰、泰山上的几吨土,只不过是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

赞成的人可以说他是“用心良苦”,反对的人可以说他的“用心险恶”;

轻视的人可以说它是“屁用不值”,重视的人可以说它是一点火星,也足以燃成燎原大火。

如果其时再有几个有份量的人出来响应、与彭京兆唱和一下,那也保不准会形成“弹劾”的形势。

可惜没有,可惜另一个姓彭的早被毛“未雨绸缪”地搞掉了。不过即使那另一个姓彭的在,也没用,此彭与彼彭也不是一路人。

刘邓在七千人大会上对彭真的支持也是极其含糊的,他们都为自己留足了退路;况且刘是“修养派”,有贼心无贼胆之人,且其时,“不轨之心”也未必有。邓当然是“有胆有识”之人,但他那时的“胆”与“识”都远远不到那种程度。

周恩来则对彭真“善意劝告”,其实是乘机表忠心;

陈伯达则对彭真“恶言责难”,其实是乘机献忠心。

彭真自己也就知难而退了。

会上既没有人接彭真的话话茬,也没有人接陈伯达的话茬。

由彭真引起的这一段精彩插曲就这样轻轻过去了,大家谁也不再提起。

当然,陈伯达这类小人是不会放过机会的,他一定会在毛面前给彭上足眼药的,毛由此记下彭真的这笔账。

直接后果就是在修改后的报告中,叙述了毛泽东对纠正错误所做的贡献,并加写了以下的内容:

“如果我们许多同志更好地领会毛泽东思想,善于运用毛泽东同志一向提倡的实事求是、调查研究的方法,并且认真执行毛泽东同志在每个关键时刻提出的指导意见,那么,这几年工作中的有些错误是可以避免的,或者可以大大减轻,或者在发生之后可以更快地纠正。”

有了这段话,毛的错误完全被开脱了。

第六口气:彭真要追究毛泽东的责任(3):历史的回音

历史的回音之一:

四年后的文化大革命,彭真是最早一批被揪出的黑帮分子。在清华井冈山搞的“百丑图”中,歪脖子的彭真占据了显著的位置,后又升级成叛徒。

1966年12月的一天深夜,彭真半夜里被红卫兵从被窝里揪起来,被秘密关押(指挥这次行动的是叶剑英的女儿叶向真)。传说那天彭真被抓,吓得魂飞天外,面如土色。虽然一天后即被周恩来从红卫兵手上找到了,但周恩来是以同意批斗作为交换条件的。随即彭被十万人大会批斗,再被游街示众,五花大绑,挂着黑牌子,飞机式,穿着极少的衣服(有人说上身光裸着),押在汽车上,在寒风中穿过北京的长安街。

受过这样非人凌辱的人,对毛泽东的感情哪能好得起来!

历史的回音之二:

文革后,彭真复出。他不同意对毛泽东作“三七开”的正面结论。

但是,他的意见又一次被否定了,就像“七千人大会”上被否定一样。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