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燕益、謝陽:關注孫茜命運 共擔人道使命(圖)

——致加拿大國會議員及全體公民的一封信

2018-05-16 13:07 作者: 謝燕益 謝陽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加拿大公民孫茜案引發國際廣泛關注。(圖片來源:大紀元)
加拿大公民孫茜案引發國際廣泛關注。(圖片來源:大紀元) 

【看中國2018年5月16日訊】各位尊敬的國會議員、尊敬的加拿大公民們、女士們、先生們:

您們好!

我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執業律師,受貴國公民孫茜及其家屬的委託擔任其辯護人及訴訟代理人,目前依法介入北京市司法機關辦理的孫茜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一案。

貴國公民孫茜因修煉、信仰法輪功於2017年2月20日被北京司法當局抓捕,目前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起訴至法院。作為法輪功信仰者她的這種遭遇在中國大陸十分普遍,該案的結果不單關涉她個人的命運,也直接關涉到千千萬萬人的命運,關涉整個中國的法治與人權狀況,乃至整體人類社會的文明進程與未來。當然,我們並非利用孫茜的外籍身份解決她合法權利以外的問題。但是,要想實現保障孫茜本人的基本人權這一目標,就有必要充分瞭解孫茜所面臨的真實處境!

我們希望貴國善良的人們能夠知曉:當今世界最大的人權問題在中國,中國最大的人權問題是法輪功問題。一場延續近二十年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迫害仍在持續當中。這場迫害所涉及的範圍及造成的惡果可以說是二戰結束以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場人道災難,它甚至已超過了許多場戰爭給人類造成的危害:上千萬人公開遭到非法歧視、非法待遇,幾十萬上百萬人被判刑、勞教、非法拘禁,數萬人乃至十數萬人被迫害致死、致殘、乃至活摘器官,酷刑的發生十分普遍、監控無所不在……由於個別當權者的錯誤,自1999年以來中國大陸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遭受到人類有史以來極為罕見的殘酷迫害與鎮壓,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流離失所!這場迫害運動不僅違背聯合國憲章、國際人權公約以及基本人道底線,同時也明顯違反中國國內的現行憲法、法律,用刑法300條起訴、審判法輪功學員的信仰及申冤行為屬於適用法律錯誤,明顯違背罪刑法定的原則。它並非法律的意志、國家的意志,但是這一錯誤迄今並未有停止下來的跡象。這場公開踐踏人的信仰與尊嚴,利用各種手段對人性的扭曲與摧殘導致人類社會整體文明及道德水準的墮落,人們對無恥、黑暗與邪惡習以為常,人們習慣用冷漠、無情、麻木不仁的態度對待邪惡分子對良善無助者的欺壓暴虐,它的惡果正在侵蝕滲透到每個生命及社會的方方面面,以致毒害著整個人類的靈魂,無疑讓二十一世紀人類的前途命運蒙上陰霾。

對於抓捕、起訴、審判法輪功學員明明是錯用法條,根本違反中國國內法律,這一點不僅世界各國、西方現代文明國家缺乏認識,中國的大多數民眾也並不瞭解。人們不知道,法輪功的信仰行為及申冤行為按照中國法律來衡量,他們也是完全合法的。我們希望世界各國的人們知曉:這場殘害百姓、荼毒生靈的人道災難是完全可以改變的,中國以及世界的法治力量、正義力量在這場迫害中的對手不是一個政府、一個國家只是隱藏在權力體系中的極少數違法者、邪惡分子。

以下是目前我們就孫茜一案向中國官方闡述的主要內容:

眾所周知,北京司法當局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孫茜是由於其修煉和信仰法輪功。諸如此類案件一般僅僅由於當事人修煉法輪功或者由於這個群體堅持自己的信仰被非法打壓迫害後向社會申冤、維權、講真相就遭到進一步的打壓迫害幾乎成為一種常態。肇始於1999年的非法鎮壓迫害法輪功的運動是一本陳年舊賬,如果說這場持續了18年的鎮壓迫害運動起初還不為人所知的話,近年來,這一真相越來越受到各界關注,為海內外全世界人所共知。這場打壓迫害從一開始就違背中國現行憲法、法律。這場迫害運動不是國家的意志、法律的意志、執政黨的意志而是個別人的意志,我們需要將個別人的意志與國家意志、法律的意志、執政黨的意志加以區分,個別人的意志不僅不能代表這個國家、代表法律而且可能因其違法性是反國家、反執政黨、反社會、反人類的。我們認為,我們這個國家和民族不能因為個別人的錯誤而承擔如此大的代價。我們每一位社會公民、黨員、國家公職人員不僅不應該執行個別人的錯誤意志,而且還有義務、有責任堅決與這種錯誤意志、錯誤行為作鬥爭,以捍衛國家的正當意志、法律的正當意志、執政黨的正當意志,堅持原則,不跟反法治、反國家、反人類的惡行站在一起,如此才能真正維護國家利益、維護法治。作為一個公民、一個國家公職人員或者是一名黨員應當好好學習一下憲法、法律,以及文革結束以來的一系列政策、文件、決議,看一看歷史,看一看人類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文明的。

過去十幾年間,中國各地公檢法在處理法輪功案件時根本沒有像通常那樣按照一個常規的刑事案件來加以對待。在法輪功蒙冤的一個個案例中,無罪推定、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司法中立等法律原則一概不被適用,與此相反,明知沒有證據、沒有事實、沒有法律依據大量法輪功學員仍被定期抓捕、被枉法裁判製造冤獄,千千萬萬的司法冤獄被持續製造。

與此同時,這場運動是人類有史以來世所罕見的一場戕害人權、群體滅絕的嚴重反人類事件。中共十八大之後,儘管這場喪盡天良的迫害行徑仍然得以延續,但是我們認為,從一般人性來判斷習近平先生不可能願意背上這筆歷史的債務。我們認為,習近平先生以及更多現任各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會越來越深入瞭解其事實真相,所有人會越來越看清此類案件的本質。不管過去如何,從今天開始,這場迫害必須被正視,必須盡快停止下來,它需要體制內外所有中華兒女的共同努力,讓非法迫害的行為得到及時的關注和糾正,我們不相信現任各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誰會心甘情願背上這樣一個殘害百姓、荼毒生靈的歷史罪債。雖然十幾年來由於少數反人類的邪惡犯罪份子把持政法大權在全國範圍內製造了大量法輪功學員的冤假錯案,但近年來「法輪功」案件從普遍重判向輕判進行無罪化處理是個發展趨勢,並且在本案發生之前各地出現諸多法輪功案件審而不判、發回重審、免於追究刑事責責、不起訴、撤銷案件、無罪釋放的案例,充分彰顯了人性良知的日益覺醒。

眾所周知,政教分離是一項通行的國際準則,我國憲法也明確規定了包括保障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的內容。世俗權力包括立法、司法、行政權力不能對公民信仰權利予取予奪。由此可知,任何處置宗教信仰的法律政策自然因其違憲性而失效;眾所周知,由於認定法輪功是邪教組織缺乏法律依據和相關標準,以刑法三百條所謂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抓捕、起訴、審判法輪功學員是適用法律錯誤,違背了罪刑法定原則;眾所周知,法輪功學員在1999年以前只是學法煉功並沒有向社會散發傳播資料、講真相的現象,而1999年之後,由於他們遭受了各種誣蔑和打壓迫害(比如央視炮製天安門自焚假新聞以及各大官媒鋪天蓋地對其妖魔化指斥其為邪教組織等等)並且以勞教、判刑、洗腦班、酷刑等各種手段打壓迫害信仰者甚至時常出現致傷、致殘、致死的現象以及活摘器官這一駭人聽聞的事件,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為了申冤與反迫害他們不得不走向社會,告訴不明真相的世人他們不是邪教組織,他們是好人,他們遭到了誣蔑以及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種種遭遇與不公。在這一過程中,鎮壓與迫害是起因,申冤與抗爭則是被迫的回應,他們之所以要到社會上去發資料、講真相,是因為迫害在先,並且迫害的現象十分普遍極其嚴重。

眾所周知,鎮壓迫害法輪功運動的發生有其歷史背景和政治上的原因,1999年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為了鞏固和延續其權勢地位利用手中權力發動一場全面鎮壓、迫害法輪功群體的運動,從中央到地方專門成立了鎮壓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即所謂的反邪教辦。而江的黨羽以及大量體制內公職人員或者懾於江的權勢或者基於既得利益、政治風險的考量緊跟政治形勢利用手中權力譖越憲法、法律,統馭公、檢、法、宣傳等國家機器大肆抓捕、迫害、誣蔑法輪功學員。一場空前慘烈的鎮壓與反鎮壓、迫害與反迫害的較量就此拉開序幕(在剛剛結束的2018年全國兩會其中確定的國家機構改革規劃中610被正式宣布取消)。

眾所周知,十八年以來,法輪功群體面對肆意剝奪其信仰權利對這一群體採取各種手段進行打壓迫害、群體滅絕的遭遇,他們的不平和抗爭應是作為一個人來講的正常反應。他們因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多年遭遇的不公與迫害導致個人及家庭陷入極端悲慘的境地,但是他們始終有一個最基本的底線需要引起我們的關注,面對如此巨大的人生苦難和悲慘命運他們從來沒有採取過任何不適當的行為,比如因受到不公正待遇而報復社會破壞社會秩序、採用暴力等手段對抗政府進行過激違法犯罪行為等現象,他們和他們的家屬,還願意找律師辯護,對我們的司法機關、人民法院還寄予了希望和信賴、對法律還有著某種信任對人性和良知也有期待。(我們的法律同仁們應該注意到,近年來全國各地暴力惡性事件逐年增多,而與此相反的是:儘管由於個別當權者的錯誤,自1999年以來全國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人類有史以來極為罕見的殘酷迫害與鎮壓,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流離失所,但他們對這種不公與殘忍仍然能夠以和平、理性、忍讓、克制的態度回應之,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依靠對信念的執守,相信善的力量,可歌可泣的和平申冤與抗爭,向世人講清真相,告訴不明真相的人們,法輪功不是邪教組織,法輪功學員是好人,法輪功是被人誣蔑的。即使承受著自己、親人和同胞們被多次製造冤獄、親人同胞們被迫害致死、致殘乃至被活摘器官等種種難以想像的苦痛,承受著生離死別、千古奇冤,但仍然堅守信仰相信正義必勝,從來沒有以暴易暴以怨報怨,全國沒有發生過一起法輪功學員因遭受迫害與不公而採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鳴冤雪恥的事件,這是一種怎樣的捨身救世精神,這是一種怎樣的大慈大悲情懷?)如果非要說法輪功學員有罪那只有「腹誹」「言論犯罪」「思想犯罪」、「表達犯罪」、「捍衛信仰、尊嚴、生命與基本人權犯罪」。很明顯,法輪功學員不是侵犯者而是受害人。

眾所周知,從法輪功信仰者持有或者散發的資料內容來看,即使這些物品被傳播散發出去也根本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性,這些物品大致涉及到三方面內容:第一、出世的意識形態理論、超驗的世界觀主張,在法輪功信仰者看來,這個世界分多個層次,多層空間世界由神佛主宰。這些信仰層面的問題人生觀的問題由人自己選擇對現實社會沒有直接關係。第二、對他們多年來因信仰遭受的不公、被妖魔化加以澄清披露,比如法輪功信仰者認為天安門自焚是製造出來的並非真實發生的事件,法輪功習練者是好人而不是什麼邪教組織等等,這些內容也不可能對社會有絲毫的危害性。第三部分,無外乎涉及到對執政黨、政府的一些謾罵、批評、歷史評價,首先這些批評、謾罵為何發生有沒有值得反思警醒的地方是其中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其次這些謾罵、批評、評價客觀不客觀對不對暫且不論,儘管我們反對極端的情緒化的言論,但即使是極端的謾罵、批評也沒有什麼社會危害性並且絕不屬於刑事處罰的範疇是顯而易見的。

眾所周知,其實從江澤民1999年7月20日發動全面鎮壓法輪功運動開始,對於執政黨來說就將必然釀成文革之後的又一次重大的歷史錯誤。當初當權者完全可以選擇以法治的方式而不是以鬥爭哲學搞運動的方式來對待新出現的社會問題、群體性事件。假如當初面對法輪功上訪,如發生衝擊國家機關、打砸搶燒、尋釁滋事、擾亂社會秩序的現象則完全可以按照現代的法治理念將違法者繩之於法而不是採取一刀切的運動方式加以對待,如果當權者選擇運用法治的手段處理社會問題化解社會矛盾則師出有名,誰都無話可說,並且始終佔據道義高地。當權者依據憲法法律正當行使國家權力、維護社會秩序依法處理自然無可厚非。可遺憾的是,當權者自恃手中的權力並沒有這樣做,而是譖越憲法、法律發動了一場完全沒有必要的政治迫害運動,給社會帶來巨大的人道災難,也導致當局背上沈重的歷史包袱深陷罪惡泥沼當中。

早在2010年前後,辯護律師在給法輪功學員辯護時就明確提出了:「對待法輪功問題採取和解立場才是明智的選擇是大勢所趨,違背歷史潮流將會帶來更大的人道災難付出更大的政治代價!」至今辯護律師仍然堅持這一立場並且還堅持認為:「法輪功冤案不平,國難未已!」因為大量法輪功冤獄的系統製造不單影響到千千萬萬法輪功信眾及其家庭的命運而且長久以來它直接侵蝕摧毀了中國整個司法系統得以維繫的合法性基礎和任何進行良性改革建設的可能。

十九年以來,全國上下司法工作人員或者明知法輪功當事人無罪但懾於當權者的權勢或者對刑法三百條罪名存在錯誤、模糊認識,濫用刑罰處置法輪功信仰者、申冤者,造成大量冤假錯案。對法輪功的鎮壓與迫害無異於消滅良善、對人性開戰,這場運動嚴重毒害扭曲了正常的人性與道德,與此同時,在一個國家的內部始終存在著合法意志與違法意志的較量,合法意志與違法意志的較量正考驗著每個人對於是非善惡、正義邪惡的選擇與立場!這件事情同時也必然與這個時代的變革,這個國家的前途緊密相聯。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的法治建設肇始於改革開放之後即上個世紀的70年代末80年代初,從人類的歷史發展來看,中國社會現代意義上的法治建設應該說才剛剛起步,社會上下的法治觀念還十分淡薄而專制思想則根深蒂固,加之一些當權者、既得利益者的倒行逆施,權力難以得到有效制約。由於這些歷史和個人的原因,這場人為製造的冤獄也造成無數當權者、司法人員為違法行為背書,揹負了一個沈重的歷史包袱,也正因為這個原因,無論那些主動的違法者還是被動的違法者無不擔心,如果真正貫徹法律的意志,勢必影響到自己的現實權力、地位、利益乃至受到清算,因此使得大量法輪功冤獄無法翻轉,冤獄仍在被不斷維繫製造當中。

毋庸諱言,面對法輪功冤獄終將有一天得到糾正並且這一天正在日漸迫近的形勢,有人想繼續把法輪功案件政治化,意圖延續對法輪功群體的非法迫害,綁架整個國家、整個社會讓體制內更多同僚背上歷史債務,如此一來那些製造冤獄背上歷史債務者才會有安全感!

我們認為,立即糾正這一歷史錯誤才是明智的選擇,無論如何,無辜的百姓不能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從常識判斷,不排除當前的執政者願意切割歷史包袱,與此同時也不難想見,過去十幾年間已有千千萬萬的體制內官員、公檢法干警背上了歷史債務製造了大量的信仰冤獄,導致一場空前的浩劫。警察系統、司法系統乃至整個國家機器為法輪功冤獄背書,被這個政治錯誤、歷史包袱所挾持綁架達到不堪重負、積重難返的地步!

我們也注意到,針對法輪功問題2017年初,兩高新出臺了《關於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該文件明確廢止了1999年及2001年的兩個司法解釋,相較於後兩者而言,這個文件大大提高了抓捕、起訴、審判法輪功的門檻,這或許為解決該歷史問題創造了一個良好契機,仔細研讀這個文件不難得出如下結論:對待法輪功案件能不抓就不抓,能不捕就不捕、能不判就不判,其文件的精神實質就是:「停止迫害」四個字!

糾正這一歷史性錯誤無疑極具挑戰性,必然會遭遇諸多困難和阻力,需要更多的耐心和努力,但是,改革開放近四十年來,人權法治觀念日益深入人心,全球化、信息化的加速發展讓普世價值遍及世界的各個角落。從迫害法輪功這件事上來看,那些作惡者從起初的氣勢洶洶、肆無忌憚到今天的諱莫如深、迴避與恐懼,作惡者也自知罪責難逃!我們不難發現,停止迫害,徹底糾正這一歷史錯誤,不僅是一件得民心、順民意的正義之舉,與此同時,我們可能還低估了人民的普遍覺醒、低估了現行體制內堅守良知的法治力量、正義力量、低估了海內外全人類正在發生的普遍覺醒和進步的力量!無疑這是一個人性覺醒、神性復歸的時代,我們更應該看到少數既得利益者反法治、反正義、反人類的邪惡勢力日益陷於孤立和挫敗當中,畢竟大多數參與的司法工作人員都是被裹挾進這場運動當中的,應當說,過去製造法輪功冤獄的主要責任不在基層,而今天則不同了,自今日始,只有勇於直面錯誤糾正錯誤,棄惡從善才有未來!

對於當權者來說停止迫害走向和解才是唯一的出路,只有摒棄鬥爭哲學用愛與善意化解仇恨、苦毒才可以擺脫互害的社會現狀避免社會陷入無序動盪的深淵,中國全社會需要一起面對這個挑戰,以開啟一個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的嶄新前景,共擔人道使命!

毋庸諱言,伴隨而來的這場時代變革從一開始就是一場信仰的較量,是非、善惡貫穿於始終!近二十年來對於法輪功的迫害與反迫害已經越來越具有了某種普遍性和全球意義,它已不單單是個別人、個別群體(法輪功)的事情了,它關乎每個公民的生命與尊嚴,關乎每個公民的抉擇與立場乃至全人類的共同尊嚴與未來!這是一場和平與暴力、文明與野蠻、自由與奴役、正義與邪惡的較量,誰都無法置身事外。在這場較量當中,可以確信的是,人心向善、人們對於光明前景、美好生活的追求與嚮往這一人性的普遍訴求決定著,真善美愛作為普適價值的信仰將會日益彰顯與堅固起來!無論是誰?即使惡魔也時常裝扮成正義與良善的形象。是非善惡就在你我心中,人心所向的普適信仰把大家聯結在一起,它在每個人的心中,我們不但可以彼此驗證而且可以收穫喜悅,憑著它,人們不再恐懼,無往不勝!

國會議員先生、女士們、公民朋友們:感謝你們耐心讀完了我們向中國官方提出的法律意見。最後我們希望能夠藉助這個機會和你們一起回顧一段歷史:二戰結束以來,人類追求正義與光明的步伐從未停止,人們也更加意識到,人類的自由、尊嚴與文明作為一個整體的無法分割性。人類整體文明的每一次進展,諸如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社會這些普世原則的堅固與確立無不是靠人們對世界光明前景的信念、堅韌不屈的意志及犧牲奮鬥得來。邪惡勢力的凶殘往往是由於我們喪失了追求良善、正義的勇氣。今天,恰恰就在今天,在蘇東發生劇變的二十多年後,人類的歷史遠未終結,儘管中國和世界都更加覺醒了,但是整個世界尚未從實用主義與民粹主義的迷失中擺脫出來,此時此刻,我們尤為必要回溯七十多年以前的那段特殊的歷史,二戰初期,當面臨強敵,整個世界籠罩在黑暗與絕望之中,我們的先輩何嘗喪失過鬥爭的勇氣,就在最艱難的時刻,我們,加、美、法、英、中以及世界各國人民最終選擇站在一起抵抗暴虐,正如丘吉爾首相所言的那樣,我們決不氣餒,決不認輸。我們永不放棄,堅持到底。我們要在海灘作戰,在陸地上作戰,在田野和街巷作戰,在山坡作戰,永不投降……今天這場戰鬥,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仍未結束,仍考驗著我們!

                                                 孫茜辯護人及訴訟代理人:謝燕益 謝陽

                                                                2018年5月15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