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雙生緣(二十)(圖)

2018-05-18 12:20 作者: 齊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說連載】雙生緣(二十)。(圖片來源:pixabay)

(接前文)

第二十章

第二年的春天,齊家軍與朝廷的軍隊於紫金山會戰。會戰一開始,朝廷的軍隊便節節敗退,逃入紫金山。然而當齊家軍追入紫金山中,奇怪的事發生了,朝廷的軍隊忽然不見了,派出的幾支搜尋的小隊迅速失去聯繫,最後了無影蹤,好似憑空消失了。

待秦書奇發現不對時,齊家軍已經深陷陣中,秦書奇雖然知道這是個陣法,但卻看不透其中的門道,每日都有齊家軍隊伍消失,幾日下來,秦書奇幾近崩潰,再如此下去,很快齊家軍就要無聲無息的覆沒在這紫金山中!

齊元英在地圖上標注了齊家軍各隊消失的方位,指給秦書奇看,秦書奇幾乎把鬍子都要揪斷了,「這像是八卦,但又不是八卦陣。」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陣法,但按這個圖看來,下個消失點或許是在這裡附近。」齊元英指著圖上一點,「你守在這裡,我帶一隊人過去看看。」

秦書奇大驚,「將軍萬萬不可!要去也是我帶人去!」

「書奇,你聽我說,你需要留下來,這樣我們還有一線希望能解開這個陣法,活著離開紫金山。你一直說我是天命所歸,若真如此,你當相信我能絕處逢生,平安回來。」齊元英微笑著說。

秦書奇也平靜了下來,「好,我等你平安歸來!若遇上陣法,實在解不開時,試試閉上眼睛,用心指路。」

齊元英笑著點點頭,點了一隊人馬便出發了。

楨兒在定中,忽然眼前出現了一條巨大的銀龍,正是在東海小神洲遇到的雲牙,只是那時雲牙身上的鱗甲是銀灰色,現今成了純銀色。楨兒還來不及反應,雲牙便氣呼呼的說:「你那是什麼心啊?害的我老被人嗤笑!」

原來雲牙那日換上了楨兒的七竅玲瓏心,便去找過去笑它愚笨的幾個傢伙打架,誰知到了那裡,不知怎麼就是不想打,甚至連罵人的話都想不起來了,不僅如此,自那以後,心軟的不得了,居然還時不時的想要做點好事,為此被以前的那些夥伴笑了很多次。

「不過,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功力居然長了,那些傢伙現在都不是我對手了,只是我也不想和它們打了。看在這個份上,我就不找你算賬了。」

楨兒看它嘴上埋怨,實際卻得意的樣子不由笑了。雲牙見她笑,惱羞成怒的說:「你還笑?告訴你一件事你就笑不出來了!九湜在紫金山設下八絕陣,你爹他們很快就都完了!」

楨兒大驚,「八絕陣?九湜是誰?」

雲牙見她緊張的樣子很得意,「九湜就是那個你在小神洲見過的道士,他的本事可比你大多了。你不是在找九鼎嗎?他手裡就有一個鼎。不過你可打不過他。」

楨兒顧不上聽它說這些,站起身來就要趕往紫金山,「前輩,晚輩要趕往紫金山,改日再與前輩詳談。」

「你去也沒用,你知道怎麼解開八絕陣嗎?」雲牙看她著急更得意了。

「前輩請賜教!」

「你問我沒有用,我也不會解八絕陣。」雲牙頓了一頓,「不過我知道一個法子,你殺了九湜,那八絕陣就會減弱,你爹他們就有可能闖出陣來。不過你的本事那麼差勁,怎麼可能殺了九湜?要不,你拜我為師,我幫你殺了他?」

楨兒一愣,雲牙氣呼呼的說,「算了,算了,看你那傻乎乎的樣子,做我的徒弟我也太沒面子了,肯定會被人笑。」

楨兒問:「前輩,您知道九湜在哪裡嗎?」

「知道又怎樣?你又打不過他。」

「我想去找他。您能告訴我他在哪兒嗎?」

雲牙本想再嘲笑她一番,一轉念,「好啊,我帶你去找他。」說著便讓楨兒坐到它的背上,騰雲而去,不一會兒便落在終南山中一個山峰上,山頂老松下一個白衣道人盤腿而坐,正是九湜。楨兒走上前抱拳道:「道兄。」

雲牙呵呵笑道:「他都百多歲的人了,做你祖爺爺都夠大了!你還叫他道兄。不過你叫什麼他都聽不到,他元神出竅,根本聽不到你說什麼。」

楨兒問道:「他元神是去了紫金山嗎?那我們該去那兒找他。」

「你去那兒有什麼用?看我的。」雲牙說著伸爪向著九湜一抓,九湜身體周圍原本閃著一團混沌的光,雲牙這一抓像是一道閃電劃破光團,光團閃了一閃,隨即消失,幾乎是同時,九湜的眼睛睜開了,冷冷的看著楨兒和雲牙。

楨兒抱拳道:「道長,請恕我等無禮!」

九湜冷冷的看著她,「你救過我一次,這次不殺你,你走吧。」

「道長,我齊家軍陷入您的八絕陣中,可否請您放他們一條生路?」

九湜看了她一眼,「齊家軍非死不可,你既然知道是我設的陣法,你若救的了他們只管去救。求我何用?」

雲牙嗤笑楨兒說:「他怎麼會幫你呢?囉囉嗦嗦,趕快打,殺了他便能救你爹他們了。」

楨兒心知這一戰無可避免,雖知自己不是九湜的對手,唯盡力耳。她手持鳳鳴吹奏起來,簫聲一起,一道金光從簫尾飛出,正是那玄鳥,繼而一聲鶴鳴,鶴兒也飛了出來,一金一白在楨兒頭頂盤旋,簫聲漸漸激昂,化成巨大的威壓向九湜湧去。九湜仍是盤腿而坐,左手持訣,身體周圍似乎升起一個罩,將簫聲擋在罩外。

簫聲如同層層海嘯,一浪高過一浪,不斷湧向九湜,鶴兒一振翅膀,飛向九湜,雙爪一抓,那光罩化為點點星光,消失無蹤。九湜右手一揮,一團電光升起,迅速結成一張電網,向四周蔓延開來,楨兒還未來得及反應,腰間裝鼎的布袋忽然抖動起來,楨兒心念一動,崑崙山谷中鎮守三鼎的三根巨木飛了出來,電網見了那三根巨木,立刻收了過來,纏繞於巨木之上,漸漸被吸入巨木之中。三根巨木收了電網,又自行飛回布袋中。

九湜站起身來,「原來是你收了那三鼎,好,是你自己送上門來。」說著,雙手持訣,轉眼天空烏雲密佈,漫天雷電向楨兒劈下。

玄鳥一聲長鳴,振翅迎著雷電而上,將漫天電雨全數吸入體內,盤旋而下,投向鳳鳴,仍是化做金光閃閃的玄鳥圖騰刻在簫尾。

九湜冷哼一聲,「你的法寶再多,又能護的了你幾次?」右手一揮,三把寶劍從身後飛出,挾石破天驚之勢向楨兒射去,楨兒不及思量,簫音一變,吹起了冰絨花,一瞬間兩朵並蒂雙生花開在楨兒身前,閃耀著冰潔的藍色光芒,擋住了三把劍的去勢,雙生花緩緩旋轉,三把劍漸漸被帶著繞著花轉動,直至消失。

九湜念動咒訣,天空中烏雲壓頂,雷聲隆隆,忽然出現無數巨大的火球,在空中翻滾著向楨兒頭頂砸下來,楨兒感覺炙熱的威壓從空中壓下,壓的她幾乎喘不過氣來,胸口翻湧,一口熱血吐了出來。雲牙在一旁大叫:「熱死了,熱死了!」,楨兒強壓下翻騰的血氣,定下心神吹起了「無涯」,浩瀚無邊的海浪,蕩滌著世間一切,在楨兒頭頂上蔓延開來,那些火球越落越慢,隨著這無形的海浪起伏,漸漸熄滅。

九湜神色凝重起來,沒想到她的簫曲如此厲害,沒有時間和她糾纏了,必須盡快解決,八絕陣沒有自己主持威力會大減,若是被齊家軍破陣而出,那就前功盡棄了。這一次,務必要將她解決掉,他盤腿坐下,念動咒語。

楨兒感覺自己被重重威壓壓的喘不過氣來,彷彿又回到了崑崙山上無休無止的跋涉,每一步小小的向前挪動都是那麼艱難,每一刻都感覺自己馬上就要倒下,唯有一點殘存的意志支撐自己不能陷入黑暗,但那點意志也越來越弱,就像風中殘燭,馬上就要熄滅。

忽然楨兒眼前出現了自己感悟道心的那一幕,一念求道之志,如同巍巍崑崙不可撼動。隨之傳來一聲鶴鳴,楨兒清醒了過來,手持鳳鳴,用盡最後一點氣力吹起了那日崑崙冰縫山谷中自己感悟道心的那首曲子,簫聲洞徹天地,漫天烏雲散去,露出朗朗青天。

九湜眼中滿是不可思議,胸口一痛,一口鮮血噴出,雲牙對著楨兒大叫:「想不到你還有些本事!九湜損了幾十年功力也沒能壓垮你!」

楨兒身上威壓一鬆,睜開眼,卻看到九湜瞬間蒼老的臉,一時間茫然。九湜捂著前胸,冷冷說道:「今日之敗,來日方長。八絕陣已開啟,能不能救齊家軍就看你的本事了。」話音一落,身形隱去。

楨兒不及細想,坐上鶴兒的背,向紫金山飛去。這等熱鬧雲牙怎會錯過,尾隨其後飛向紫金山,邊飛邊對楨兒說:「據說八絕陣有一個生門,入了陣除非找到生門並打開它,否則出不來。這個生門只有入了陣才可能找到,不過如果你找不到,你也得死在裡面,你可要想好了。」不知為什麼,雲牙心中有些不願楨兒冒險入八絕陣,明明之前還巴不得看她和九湜拚個你死我活的,雲牙自己也覺得有些奇怪,大概是因為她的簫聲太好聽了!

雲牙的話雖然並不樂觀,楨兒卻聽出了它的好意和關切,她回過頭對雲牙道謝道:「多謝了!我一定要找到那生門!」

一人一鶴一龍很快到了紫金山,紫金山上空有一個巨大的罩,罩上有個形似八卦但又不是八卦的陣圖在緩緩的轉動。雲牙對楨兒說:「那就是八絕陣了。別靠近那個陣圖,你這點道行還不夠它一轉的。」楨兒點點頭,道了聲謝,輕拍鶴兒,鶴兒振翅一飛,衝入八絕陣中。

(未完待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