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了!中國佛教協會會長性侵女弟子 火爆內情(組圖)

2018-08-02 10:09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4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宗教界實是官場的一部分,圖為參加兩會的大和尚。
中共宗教界實是官場的一部分,圖為參加兩會的大和尚。(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8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8月1日,網上流傳北京龍泉寺兩位前都監的報告,指控該寺的方丈釋學誠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有關舉報消息旋即遭到全網刪除。釋學誠還是中共全國政協常委、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中共治下宗教邪變的內幕再次引起關注。


釋學誠(中)(網路圖片)

爆料來自曾在北京龍泉寺當過都監的兩名出家弟子,兩人都是清華大學的博士。其中一名釋賢佳曾任釋學誠的侍者(秘書)、北京龍泉寺都監等,負責寺裡戒律作法事務。另一位釋賢啟曾任北京龍泉寺執事、監院、都監等職。

這封長達95頁的檢舉文件,被網友稱作寺廟版的博士論文。內容講述釋學誠利用多種手段精神控制女弟子、利用密宗的「男女雙修」等說法迷惑,欺騙修學不深的女弟子順從。包括釋學誠與女弟子的簡訊聊天記錄等,內容不堪入目。



網路流傳的舉報信(部分)(網路圖片)

舉報材料稱,釋學誠2013年開始集中培養女弟子,安排受戒。按照佛教戒律,女眾在受戒之後,要隨從依止的師長至少兩年時間進行學習。

舉報信稱,很多出家女弟子接觸佛教時間短,本身佛教理論及戒律行持的基礎都十分薄弱,對佛教的概念和內涵似是而非。這一弱點被利用,釋學誠通過挪用佛教中的一些概念,一步步突破女弟子在道德和戒律上的底線。

舉報信稱,龍泉寺系統的大部分僧眾與外界是失聯的,釋學誠對這些女弟子們進行了系統的精神控制,包括與家人朋友的隔離,聽命於師長的要求,與外部社會生活的距離越來越遠,心理的服從性也越來越強。

舉報信稱,釋學誠借用了邪教的方法,通過簡訊挑逗、誘發出家女弟子的性慾望,讓出家女弟子對他產生情感依賴,產生控制的作用。且釋學誠的簡訊具有階段性、遞進性,可以逐步突破出家女弟子的心理防線,並最終實現對出家女弟子的永久性、全面的精神控制。

舉報信作者賢佳表示,她曾經密切接觸過的一位出家女眾賢庚(化名),也曾被派到精舍學習和外出參學,但參學未畢,即返回寺院,一年之後,就精神失常。她在精神還未失常的時候曾跟賢佳訴說:「在外的時候對師長和團隊的信心產生了很大的動搖。」

而與賢庚情況類似的出家女弟子,至少還有兩例。

舉報信稱,透過性騷擾簡訊的個案深入挖掘,才發現整個龍泉寺系統正處在受到精神控制的危機之中。釋學誠為了實現「宗教領袖」的個人目標,操縱弟子們為其「佛教帝國」而服勞,不惜採用各種手段對弟子實施精神控制。

該舉報還稱,2005年4月11日,北京龍泉寺作為宗教活動場所重新開放,釋學誠任住持,然後開始引導僧俗二眾弟子夜以繼日地為他搭建舞臺。從這時開始直到現在,龍泉寺建造的所有建築(包括德塵居、居士樓、見行堂、北配樓、東配樓、新教學樓、新北樓、三慧堂等),全部屬於違章建築。僅龍泉寺的約數萬平米建築,估計使用人民幣數億元。同時由於防護措施不完善,曾發生過多起人身安全事故。

舉報信還稱,2015年4月,釋學誠當選中佛協會長。7月,龍泉寺執行長某法師受釋學誠之命,向信眾緊急募集1200萬元,稱是龍泉寺三慧堂要塑佛像所需。但之後改變了資金用途,1200萬元的資金去向不為人知。

另外,2018年3月,龍泉寺分院——福建泉州市永春普濟寺有總計1000萬元的匯款被轉出到個人賬戶。

舉報人賢佳還表示,隨著接觸釋學誠和戒律學習的深入,他慢慢發現龍泉寺系統的各種問題。2018年1月,賢佳開始在僧團內部多次呼籲重視戒律、讓女眾如法受戒、去除個人崇拜,卻被釋學誠斥為「神經病」,其手機和電腦被收繳,禁止上網,並被多次要求離開龍泉寺。

2018年2月初,賢佳逃離精舍後,釋學誠就向人宣稱賢佳有抑鬱症、精神病,要防範賢佳的言行。賢啟在確認賢佳揭露的性騷擾事件屬實後,於2月17日在僧團管理層內部發出《我們能否自清自律》倡議書,呼籲根據戒律幫助釋學誠懺罪。

資料顯示,1966年出生的釋學誠多個頭銜加身,如,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中國宗教界和平委員會常務副主席,中國人民爭取和平與裁軍協會副會長,福建省佛教協會會長,福建佛學院院長,福建莆田廣化寺方丈,陝西扶風法門寺方丈,北京龍泉寺方丈等。

查看官方簡歷發現,1983年,釋學誠在福建佛學院預科班中,得到時任中共佛教協會會長和中共佛學院院長趙樸初的賞識。1988年,福建莆田廣化寺方丈退居,趙樸初「力排眾議」,舉薦仍在學習中的釋學誠擔任住持,年僅23歲的釋學誠成了當時的佛教寺院中年紀最輕的名寺方丈。1989年釋學誠又被任命為中佛協副秘書長,當時的中佛協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仍是趙樸初。長期掌控佛教界的趙樸初被曝是中共地下黨員。

中共建政後大力宣揚無神論,不但大肆破壞中華傳統文化,還從內部滲透中國傳統宗教,宗教實際上已變成中共官場,各級都有黨的「書記」,並且由屬於直接是政府部門的宗教局領導。1952年成立的中共佛教協會與1957年成立的中共道教協會,在其發起書中都明確表示要「在人民政府領導下」,實際上就是在「無神論」的共產黨領導之下。這從本質上摧毀了人們對宗教的信仰。

中共一直把宗教作為它的政治力量來運作。無論是佛教還是道教,都只是其一個政治工具,一個行政單位。

美國天主教大學系主任聶森教授在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表示,現在中國大陸的宗教亂象都是因為共產黨逼迫有宗教信仰的人首先聽它的話,共產黨才是他們真正的教主。因此,共產黨是大陸的國教、大邪教,也是魔鬼教。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