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性侵女弟子 火爆内情(组图)

2018-08-02 10:09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4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宗教界实是官场的一部分,图为参加两会的大和尚。
中共宗教界实是官场的一部分,图为参加两会的大和尚。(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8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8月1日,网上流传北京龙泉寺两位前都监的报告,指控该寺的方丈释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有关举报消息旋即遭到全网删除。释学诚还是中共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共治下宗教邪变的内幕再次引起关注。


释学诚(中)(网络图片)

爆料来自曾在北京龙泉寺当过都监的两名出家弟子,两人都是清华大学的博士。其中一名释贤佳曾任释学诚的侍者(秘书)、北京龙泉寺都监等,负责寺里戒律作法事务。另一位释贤启曾任北京龙泉寺执事、监院、都监等职。

这封长达95页的检举文件,被网友称作寺庙版的博士论文。内容讲述释学诚利用多种手段精神控制女弟子、利用密宗的“男女双修”等说法迷惑,欺骗修学不深的女弟子顺从。包括释学诚与女弟子的短信聊天记录等,内容不堪入目。



网络流传的举报信(部分)(网络图片)

举报材料称,释学诚2013年开始集中培养女弟子,安排受戒。按照佛教戒律,女众在受戒之后,要随从依止的师长至少两年时间进行学习。

举报信称,很多出家女弟子接触佛教时间短,本身佛教理论及戒律行持的基础都十分薄弱,对佛教的概念和内涵似是而非。这一弱点被利用,释学诚通过挪用佛教中的一些概念,一步步突破女弟子在道德和戒律上的底线。

举报信称,龙泉寺系统的大部分僧众与外界是失联的,释学诚对这些女弟子们进行了系统的精神控制,包括与家人朋友的隔离,听命于师长的要求,与外部社会生活的距离越来越远,心理的服从性也越来越强。

举报信称,释学诚借用了邪教的方法,通过短信挑逗、诱发出家女弟子的性欲望,让出家女弟子对他产生情感依赖,产生控制的作用。且释学诚的短信具有阶段性、递进性,可以逐步突破出家女弟子的心理防线,并最终实现对出家女弟子的永久性、全面的精神控制。

举报信作者贤佳表示,她曾经密切接触过的一位出家女众贤庚(化名),也曾被派到精舍学习和外出参学,但参学未毕,即返回寺院,一年之后,就精神失常。她在精神还未失常的时候曾跟贤佳诉说:“在外的时候对师长和团队的信心产生了很大的动摇。”

而与贤庚情况类似的出家女弟子,至少还有两例。

举报信称,透过性骚扰短信的个案深入挖掘,才发现整个龙泉寺系统正处在受到精神控制的危机之中。释学诚为了实现“宗教领袖”的个人目标,操纵弟子们为其“佛教帝国”而服劳,不惜采用各种手段对弟子实施精神控制。

该举报还称,2005年4月11日,北京龙泉寺作为宗教活动场所重新开放,释学诚任住持,然后开始引导僧俗二众弟子夜以继日地为他搭建舞台。从这时开始直到现在,龙泉寺建造的所有建筑(包括德尘居、居士楼、见行堂、北配楼、东配楼、新教学楼、新北楼、三慧堂等),全部属于违章建筑。仅龙泉寺的约数万平米建筑,估计使用人民币数亿元。同时由于防护措施不完善,曾发生过多起人身安全事故。

举报信还称,2015年4月,释学诚当选中佛协会长。7月,龙泉寺执行长某法师受释学诚之命,向信众紧急募集1200万元,称是龙泉寺三慧堂要塑佛像所需。但之后改变了资金用途,1200万元的资金去向不为人知。

另外,2018年3月,龙泉寺分院——福建泉州市永春普济寺有总计1000万元的汇款被转出到个人账户。

举报人贤佳还表示,随着接触释学诚和戒律学习的深入,他慢慢发现龙泉寺系统的各种问题。2018年1月,贤佳开始在僧团内部多次呼吁重视戒律、让女众如法受戒、去除个人崇拜,却被释学诚斥为“神经病”,其手机和电脑被收缴,禁止上网,并被多次要求离开龙泉寺。

2018年2月初,贤佳逃离精舍后,释学诚就向人宣称贤佳有抑郁症、精神病,要防范贤佳的言行。贤启在确认贤佳揭露的性骚扰事件属实后,于2月17日在僧团管理层内部发出《我们能否自清自律》倡议书,呼吁根据戒律帮助释学诚忏罪。

资料显示,1966年出生的释学诚多个头衔加身,如,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常务副主席,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福建佛学院院长,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陕西扶风法门寺方丈,北京龙泉寺方丈等。

查看官方简历发现,1983年,释学诚在福建佛学院预科班中,得到时任中共佛教协会会长和中共佛学院院长赵朴初的赏识。1988年,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退居,赵朴初“力排众议”,举荐仍在学习中的释学诚担任住持,年仅23岁的释学诚成了当时的佛教寺院中年纪最轻的名寺方丈。1989年释学诚又被任命为中佛协副秘书长,当时的中佛协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仍是赵朴初。长期掌控佛教界的赵朴初被曝是中共地下党员。

中共建政后大力宣扬无神论,不但大肆破坏中华传统文化,还从内部渗透中国传统宗教,宗教实际上已变成中共官场,各级都有党的“书记”,并且由属于直接是政府部门的宗教局领导。1952年成立的中共佛教协会与1957年成立的中共道教协会,在其发起书中都明确表示要“在人民政府领导下”,实际上就是在“无神论”的共产党领导之下。这从本质上摧毁了人们对宗教的信仰。

中共一直把宗教作为它的政治力量来运作。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都只是其一个政治工具,一个行政单位。

美国天主教大学系主任聂森教授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大陆的宗教乱象都是因为共产党逼迫有宗教信仰的人首先听它的话,共产党才是他们真正的教主。因此,共产党是大陆的国教、大邪教,也是魔鬼教。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