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最該感謝貧窮的是拼多多(圖)

2018-08-06 08:00 作者: 王海濤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拼多多
拼多多網站截圖

【看中國2018年8月6日訊】2018年7月26日,創辦僅3年,「服務真實中國裡的窮人」的拼多多,成功在美國上市

拼多多一上市就股價大漲,市值一度達到300億美元,以段永平為首的投資人們,一定是樂開了懷。

與此同時,中國第一大城市的領導接見了拼多多的創始人,大概是因為,那裡終於有了網際網路獨角獸。

領導需要獨角獸,獨角獸需要領導的關愛。

可是,輿論並不怎麼關愛拼多多。拼多多上市後的短短几天裡,網上對其惡評如潮。山寨貨聚集地、假冒偽劣的平臺,這樣的輿論持續不斷。

面對連續幾天的「攻擊」,拼多多沉默應對。開始,我還以為這是一種智慧的公關策略,反正已經上市了,悶頭掙錢就行了,何須搭理外界質疑。質疑者根本不是拼多多的消費者,拼多多的消費者是這個折疊世界另一側的人們。

可是,拼多多終於沒有忍住,在7月31日公開反擊了。反擊的言辭中,透露著不服、委屈、狡辯,以及雖然克制但依然暴露了的憤怒。

拼多多的回應大致如下:

1,「受到罕見的網路輿情攻擊,已向有關部門舉報」,有人「雇佣水軍」放大輿情,一些謠言使得拼多多深受其害,「商業競爭應該是一場有底線的競爭,我們對短短數日所遭受的輿論動員能力感到不寒而慄、細思恐極」。這是在說江湖太險惡,拼多多遭到了競爭對手的惡意攻擊。

2,「截至目前,拼多多已下架1070萬件問題商品」。「拼多多對於打假態度是非常明確的,一定要打假。」「這是個行業問題,讓只有三歲的拼多多來承擔,壓力太大,我們能力也不夠。這是說拼多多上面有假貨,但是別的平臺也有假貨啊,質疑我們一家不公平。

3,針對尿布生產商」爸爸的選擇「指控拼多多明知第三方商家假冒或未經授權,仍允許其銷售,回應稱」爸爸的選擇「的月銷售額在1000元左右,多的時候也只有一兩萬元,」就是這樣的公司,反覆通過媒體指責,其背後的動機和目的不用明說「。這是說,被侵權者指控拼多多的動機有問題。

上述回應,從公關的角度來說,真的很糟糕。拼多多承認了售假,但又認為別人的指控使其感到委屈。

一個平臺銷售假冒偽劣就是突破底線的事兒,自己突破了底線,卻又指責競爭對手無底線,這話說出來是無力的。

這就像,一個貪官被同僚舉報腐敗,自己承認腐敗,卻又說別人無底線的政治迫害,誰會在意舉報者的動機呢?誰會因為舉報者的動機不純而認可你的腐敗行為呢?

同一天,拼多多創始人黃崢給員工寫了一封公開信,也提及了外界的質疑——

」面對質疑先求責於己,要擁抱公眾和監督,一個一個紮紮實實解決實際問題。面對紛至沓來的質疑,甚至扣帽子。我們自己不要慌亂,不能眉毛鬍子一把抓,不能試圖一蹴而就。要勇於承擔起責任,持續承受質疑甚至冤枉「。

黃崢的的回應有正人先正己的態度,但言語中的」扣帽子「和」冤枉「,仍然透出了委屈。這樣的委屈不宜公開,木秀於林,尚且風必摧之,何況拼多多確實有問題呢?

糟糕的回應還不如不回應。凡為錯誤辯護,不僅會得負分,而且可恥。

就像,無論出於什麼原因,無論在什麼場景之下,性騷擾都是錯誤的,性侵更是錯誤的,只需承認錯誤,辯護則是可恥的。

就像,寫文章的人,無論出於何種原因,洗別人的文章是錯的,抄別人更是錯的,只需承認錯誤,辯護就是可恥的。

從功利的角度說,拼多多真的不如像黃崢說的那樣,紮紮實實解決實際問題,悶頭幹活不回應也不算太壞。先當鴕鳥,盡快洗白,不失為一種策略。

放眼望去,那些成功的網際網路巨頭,那些獨角獸們,哪一個沒有原罪呢?BAT裡誰沒有問題?畢竟,它們都解決了一些社會痛點,這個社會需要他們。

拼多多也在解決」社會痛點「,那就是人們尤其是」窮人「想要物美價廉的商品,拼多多解決了其中之一的價廉。

大多數人是喜歡便宜的,只要中國有足夠多的窮人,拼多多就有解決不完的」痛點「,就可以通過解決這些」痛點「賺錢。

最近,很多人在批評媒體宣揚」感謝貧窮「的理念,我倒是覺得」感謝貧窮「送給拼多多是恰如其分的。是中國龐大的低收入人口,支撐起了拼多多的兩百多億美元市值。

有足夠多的窮人,拼多多就有足夠多的生意。如果中國人民都生活在所謂的北京五環內了,恐怕拼多多要麼得轉型,要麼得死。

終於說到貧窮以及」真實中國「這個話題。

在龐大低收入人群這個場景之下,已經有人為拼多多平台上的山寨、碰瓷的合理性幫腔了。對,有人指責,就有人幫腔,人民與人民會撕起來的,這是中國輿論場的特點。

有不少人說了,拼多多里藏著真實的中國——中國還有大量的低收入人群,他們不在意品牌和質量,他們需要廉價。

這倒是真的,看看中國人民的年平均可支配收入,多年不吃不喝才能買一平方米房子。大量的農村人口,一年也沒有幾千塊錢的收入。

如果因為窮人太多,就認同賣山寨貨、假冒偽劣是合理的,那就等於說,服務窮人就可以不遵守既有的規則。以此邏輯,性飢渴的人太多,所以他們性騷擾或性侵就該被寬容。

真實的中國確實有龐大的低收入群體,但不能就此推導出,窮人就該消費假冒偽劣。窮人對假冒偽劣商品有真實的需求,與其說這是真實的中國,不如說這是魔幻的中國。

在這個魔幻的場景裡,窮人難以享受有尊嚴的消費,窮人就低人一等般地靠劣質商品實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每次在農村、在城鄉結合部看到那些山寨貨假冒偽劣貨,我就覺得這是對低收入人群的羞辱——你們收入低,你們就配這些。

人窮志短,馬瘦毛長。被羞辱慣了的人,往往不覺得被羞辱。

實際上,生活在所謂」五環裡;」的城裡人,呼吸著劣質空氣,購買著劣質的公共服務,難道不也是每天被羞辱麼?

我們總不能將這種羞辱合理化吧。我們每天呼吸著污染物超標的空氣,不能說我們因為這就是真實的中國所以我們就配這樣的空氣吧。

別把羞辱當作創新,別把無奈當作應該,別把魔幻當作真實。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