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 毛澤東為何突然召見冷淡6年的彭德懷(圖)


1965年,毛澤東為何突然召見冷淡6年的彭德懷?
1965年,毛澤東為何突然召見冷淡6年的彭德懷?(網絡圖片)

1959年廬山會議之後,毛澤東彭德懷分手。直到1965年彭德懷去四川「大三線」,彭一直寄住在北京西郊掛甲屯的吳家花園。這段時間裏,背後長著「反骨」,誰都「難團攏」的大將軍,日子過得相對平靜。黨內上層的一些事情,彭不僅插不上手而且連嘴都插不上了,己經是一隻沒有什麼力量的「死老虎」。

1965年文化大革命前夕,毛澤東己經暗地裡派他的親密戰友和夫人江青秘密地在上海,安排佈置姚文元炮製批判文章《評新偏歷史劇〔海瑞罷官〕》。儘管當時毛澤東的真實意圖可能連姚文元都不很清楚,但文章的批判鋒芒直指彭德懷。這邊已經磨刀霍霍殺氣騰騰了。然而,每天種菜養花侍弄地的彭將軍是聽不見那一來一去很可怖的聲音的。掛甲屯離上海太遠了,和近在咫尺的中南海同樣離得太遠了。

這一年的9月23日,彭德懷突然被從前的老戰友、當時的偉大領袖召見。毛澤東的這一舉動可能不僅彭本人沒有想到,黨內的一些高幹也不可能想到。雖然我們無法看見被困已久或者說已經委屈了六年的彭見到毛時的神情,也無法瞭解兩個人見面後都說些什麼。但從一些檔案和資料以及回憶文章上可以瞭解到,毛的這次召見讓彭彷彿重見天日。如果重現毛、彭當年見面時的情景,不知道今天的編導們該為人們提供什麼樣的歷史鏡頭?能夠想到的是:毛、彭熱烈握手,令人感動的相互問侯,毛虛懷若谷、坦蕩豁達的領袖風範。面對一個當年激烈反對過自已的人,一個當眾罵娘,幾十年「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的人,一個「裡通外國的野心家陰謀家」,一個「反黨集團的頭子」,領袖的問寒問暖一定會讓今天的一些人感動的熱淚盈眶。

1965年9月23日這一天,中南海的豐澤園裡,彭德懷可能非常激動。毛澤東的一些話讓誰處在彭當時的地步,可能都會激動。「昨天下午接到你的來信,高興的睡不著。你這個人有個犟脾氣幾年不寫信,要寫就寫八萬字。今天還有少奇、小平、彭真同志,等一會就來參加,周總理因為去接西哈努克親王不能來,我們談談吧。」毛澤東的這段話提供了這樣幾方面的信息:一是彭在這一年又一次給毛寫了信,只是不知道彭在信裏都說些什麼。但肯定不是1959年廬山會議上那樣言辭激烈了。二是毛澤東接到信後很高興。估計情況看到一個讓人頭痛的老對手服了軟,心情可能很好。三是在場的還有劉少奇、鄧小平、彭真三人,而且這三個人都是不久後將遭到沈重打擊的人。毛澤東接下來的一段話就更有意義了。「現在要建設大三線,準備戰爭。按比例西南投資最多。戰略後方也特別重要。你去西南是適當的。將來還可帶一些兵去打仗,以便恢復名譽。」

這段話的核心是恢復名譽。如果這時彭德懷激動的還沒回過勁兒來,還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毛澤東又發話了:「你說的三條保證,後面的兩條我還記得,也許真理在你那邊,讓歷史去做結論吧。」毛的這番話儘管沒有完全承認當初彭是對的,但在當時己經很不容易了,毛不是輕易認錯的人。

為了讓彭更放心,毛當著劉少奇、鄧小平的面說:「彭德懷同志去西南,這是黨的政策,我過去反對彭德懷是積極的,現在要支持他也是誠心誠意的。讓少奇,小平同志召集西南區的有關同志開一次會,把問題講清楚。如果有人不同意,要他來找我談。」分析一下毛的這段話,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毛的話就是黨的政策。我反對你時你就得下臺,誰說也不好使。我高興了讓你重新工作,誰反對同樣不好使。至於說「知果有人不同意,要他找我談。」己經是一種威脅了。毛的話在當時誰敢不同意。彭不就是不同意毛的做法,才一擼到底一關就是六年嗎?

1965年9月22日,毛接到彭的來信為什麼高興的睡不著?三年前,彭也給毛寫過信,為什麼就石沉大海了呢?而時至1965年,毛為什麼突然召見了彭,而且還讓劉少奇、鄧小平、彭真陪著,一談就是五個多小時呢?此時,這四個人都不知道毛在上海的一系列背後動作。而且毛還數次親自批改姚文,文章的矛頭就是對著他面前的這個人──中國國內的「海瑞」,一邊是偷偷摸摸暗中佈置批彭文章,準備發動文化大革命,一邊是噓寒問暖,花言巧語。這些是很讓人迷惑的。至今還有人對這段歷史高談闊論,大講毛是準備為彭平反的,毛是虛懷若谷的,只是受了「四人幫」的欺騙。事實真是這樣嗎?以毛的雄才大略和洞察秋毫的政治精明,一些黨內的「老對頭」都不得不服氣。幾個乳臭未乾搖筆桿的娃娃,以及那個政治潑婦就能矇蔽得了嗎?毛不同意批彭,姚文元長著幾個腦袋敢如此大膽?

1965年的一些事情,一是沒有為替毛辯護的人留下一點製造謊言的空間。二是提出了幾個問題:一、當年放彭去大三線,真是準備為其平反,恢復名譽嗎?二、毛對彭是虛懷若谷,坦誠相待嗎?三、毛為何一面準備批彭,一面又安慰彭?四、為什麼讓劉、鄧,彭真陪同?毛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今天看來,毛當時內心深處的主要敵人早已不是掛甲屯裡的彭德懷了。他的主要敵人正是陪同毛召見彭的另外三個人。一個是他曾欽定的接班人,但現在已經不聽話,還敢頂嘴的劉少奇。一個是開會離得遠遠的,而且還想讓毛「好好休息」的鄧小平。另一個就是「針插不進,水不潑不進的獨立王國」的掌門人彭真。

1965年,劉少奇在中共黨內還是很有影響的。而「反右」、「大躍進」、「三年大災荒」,讓毛的威信一落千丈。很多黨內的高幹己經對他敬而遠之,不然,毛也不至於發表一篇文章跑到上海去搞。從當時的形勢看,倒劉,毛還不是胸有成竹。雖然盤算了很久,但心裏還是沒底。劉能不能一下子打倒?劉會不會聯合黨內的勢力起來對付他?西郊掛甲屯裡的那隻「死老虎」會不會重新虎嘯?最讓他擔心是劉、彭合手。因為劉曾說過讓彭重新出來工作。如果在劉的手上讓彭出來,無疑是劉在抽毛的耳光。恰恰這個時侯,接到彭的來信,毛能不高興嗎?1965年9月23日毛召見彭,真是一箭四雕。一是將劉、彭分開。二是安撫住彭。三是凸顯毛的大度。四是穩住劉、鄧。其中最狠的一招是分開劉、彭,以便不久後發動文化大革命。

只有這樣分析,才能理解為什麼時隔不到一年,1966年12月27日,彭就被重新揪回北京慘遭政治迫害。可憐的是,直到這時彭還是沒弄明白自己問題的實質,這從他的日記中可以看出:「揪來北京未宣布罪名,這是我六十幾年生涯中所遇到的第一次,在長期的革命過程中,我工作上的缺點不少,革命方法上也犯過個別錯誤,但我問心無愧。在任何風險危機關頭上,我沒動搖過,我誠不知要我交待什麼罪行……」

這裡可以看出彭的糊塗了,離近一點,他不如國民黨的陳儀,離遠一點,他不如明朝的那個真海瑞。真海瑞把皇帝看得透透的,上疏時早把棺材準備好了,而彭將軍當年沒等下山就己經投降了,只是毛澤東沒像優待國民黨的俘虜那樣優待他。1967年1月1日,彭又給毛寫了一封信。信在最後說:「向您最後一次敬禮,祝您萬壽無疆。」但不知毛澤東這回還會不會高興的睡不著了?很可能這會兒的毛澤東連看一眼彭信的興趣都沒有了,因為這時打倒劉少奇的鬥爭己經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彭己經一點作用都沒有了。

共產黨殘暴殺人,不施仁政;同室操戈,不講義氣;出賣國土,沒有勇力;與正信為敵,缺少智慧;搞群眾運動,非聖人治國之道。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