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是名副其實的國字輩的企業(圖)

2018-12-23 08:45 作者: 主歌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華為是名副其實的國字輩的企業(圖: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2月23日讯】瓜眾很費解,孟女士和華為緣何與美國結下樑子呢?這個來歷很複雜,我會通過多篇文章來分析,此文我只著重討論一個話題:華為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民企,而是名副其實的國字輩的企業。

那麼,瓜眾會反問我有什麼證據,我的證據就是我有以充分素材為基礎的嚴謹的邏輯分析:

1.一個民企,是沒有這樣大的膽量和信心私自與伊朗開展業務往來,除非這個企業與美國沒有任何合作關係和業務往來。作為與美國打交道多年的華為,不可能不知道美國與伊朗的恩怨及其美國已經制定並通過了針對朝鮮、伊朗這些反美國家的《出口管制禁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是賭徒的妄為,不是沉穩精明的任正非的個性和作風。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華為與伊朗交易是國家授意,華為在替國家服務。

2.從企業利益權衡的角度看,對於一年營收6036億元(人民幣)的世界500強企業,冒著被美國制裁的風險去貪婪伊朗幾億美元的業務,為芝麻卻放棄西瓜,令人匪夷所思。如果華為是任總的家族企業,他會這麼魯莽和愚蠢嗎?但華為從國家利益出發,就不會打這樣精細的算盤,國家意旨容不得企業顧慮和推諉。國家推動華為與伊朗交集,是出於政治格局的考量,這是中美博弈的一部分。

3.任總出資僅佔華為總股本的1.4%,如果任總是華為的創始人,股比如此低,這十分罕見。換句話說,從所有權上看,任總並不能控制華為,他只是華為缺一不可的高端掌舵人。華為放風說,華為是全體員工持股的企業,這是一個幌子。華為員工薪酬收入高於一般企業,這是事實,但普通員工能夠成為華為的股東,這只是一個畫餅。華為作為國家戰略的一個特殊企業,把收入設置高一點,這是為了籠絡住員工的心,堵住員工的嘴,不使員工洩密。

4.我們來看看華為發展歷程中的兩個關鍵因素,1999年,華為成為中國移動的主要供應商,2004年,華為贏得中國電信國家骨幹網優化網合同,從此成為中國電信的鐵桿供應商。傻子都知道,在中國,一個沒有背景的純粹的民企是不可能具備取得國家三大運營商訂單的這個資質的。在中國,決定企業成功的關鍵因素不完全取決於技術、能力和努力,而是看是否具有某種身份或權力背景。

5.華為發家和主要的業務是電信設備製造,通信行業涉及到網路通道、信息機密和國家安全利益,在中國是國家嚴控和壟斷的產業,這類敏感行業是不可能讓民企涉入。國家已經把三大運營商(電信、移動、聯通)抓在手裡,不可能把為三大運營商提供設備業務的資質放心的交付給一個純正的民企。

6.華為現在是一家在世界170多個國家和地區開展業務、為全球50家最大電信運營商中95%以上提供服務、覆蓋全球40%人口的跨國公司,試問如果沒有國家資源和力量的推動,中國那個民企有這麼牛?除了華為,中國哪個民企能做出行業老大的偉業?相對而言,華為的技術、管理和服務超越了國內一般的企業,但中國企業就有中國企業的侷限性(制度束縛所致),華為如果要挑戰世界眾多技術實力雄厚的大牌企業,例如諾基亞、朗訊、三星、愛立信等等,單憑任總個人的能力和魄力,根本不可能超越那些國際巨頭(華為如何超越它們的,我會單獨撰文介紹)。但是如果有國家傾力協助,他就如魚得水、如虎添翼。

7.相關資料顯示,2010年7月華為首次入圍世界500強,成為500強中唯一一家未上市的公司。腳趾頭理論告訴我們,作為一家以國際業務為主的巨獸級公司,業務做得如此出色,居然不上市,其中必有蹊蹺。因為一旦上市,就必然要公布股東的身份背景資料信息,這是神秘企業華為邁不過的坎。企業家都心裏有數,上市是每一個企業追求的終極夢想,沒有一家企業不渴望至極,華為達到了上市的標準卻一直憋著不上市,一定有難言之隱:擔心暴露股東身份信息。

8.愛瓜是否注意到一個細節沒有,2016年在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上,任總被大會點名向習主席匯報工作,這可見華為在國家心目中的地位。中國科技領域的龍頭企業怎麼能夠讓民企把控,國家一定不會這樣糊塗和草率。中小型企業可以讓其放任自流,但大型企業非得姓國姓黨,這是黨和國家一貫的原則。華為不但營收規模宏大(去年總營收6036億元人民幣),而且行業特殊(信息安全和高科技),更是創匯大戶(華為去年海外收入3950億元人民幣,佔總營收60%),國家怎麼會讓這樣至關重要的企業游離於國家控制權之外呢?

9.資料顯示,華為2017年的營收是6036億(人民幣),排名2017年中國企業營收100強第17名,排在它前面的都是央企,例如,國家電網、中國石化、中石油、工商銀行、中國建築、平安保險、建設銀行等等。在中國這個社會主義公有制國家,怎麼會容忍一家私企達到這樣傲視群雄的規模呢?由此可見,在中國這個特色國家,華為要麼被國家收編,要麼被國資控股,要麼它的出身就是國企,它別無選擇。

10.據我個人猜測和判斷,任總在1987年投資2萬元在深圳成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的時候,這個資金要麼是某個系統(部隊)的,要麼是國家的,總之不是任總私人的本金。任總從事企業工作之前是部隊的團副,他一定是帶著使命來做企業的。當時國家可能看到了電信設備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於是部隊領導就委託他開赴改革開放的前沿城市深圳創業,因為深圳與香港接壤,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我瞭解到了一個相關的細節,華為的起步業務就是成為一家生產用戶交換機(PBX)的香港公司的銷售代理。這說明,國家委派任總去深圳創業,是有備而去的,就是希望華為從香港哪裡關注和獲取國際上最前沿的通信設備製造技術。

11.我們從華為這個名稱上也可以讀取出耐人尋味的信息,「華為」可以理解為中華大有作為,這是國家民族復興戰略計畫中的一項。2015年國家規劃的「中國2025製造」就與國家創立華為的戰略是一脈相承的,都是為了佔據製造行業的制高點,讓中國成為世界製造產業的主導者。可以理解到,國家當時看中了任總有企業經營的潛質和能力,還有他對國家有很高的忠誠度,因此才把這樣重要的任務授命給他。還有一點,任總的岳父是四川省的副省長,有政府背景,這也是組織選擇他的一個原因。

12.探討華為,我就不得不提起它的患難兄弟中興。在華為成立之前,也就是1985年,中興通訊就已經在深圳成立,它是真正的國企。那麼有瓜眾就會有疑問,為何中國有了一個通信設備生產企業,還要成立華為呢?這是因為中興是以國企的面貌出現,而西方國家對國企有戒備心理,因此國家才想出這個妙招,把華為包裝成一個民企,這樣便於隱蔽。後來證明,國家的這一招確實很英明,西方國家都沒有防備華為,大膽放心的與華為進行業務合作。後來居上的華為為何比中興做得更出色,達到了中興6倍的體量?奧妙就在這裡。

13.最有說服力的素材就是,孟女士被捕後,中國官方的反應和作態。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外交部都向加拿大發出最嚴厲的抗議和最尖銳的警告,還有,在孟女士假釋後不久,中國駐溫哥華使領館就急衝衝去孟女士的豪宅探望她。更有甚者,孟女士事件發生後不久,中國當局就接連逮捕了三名加拿大人,這是我過去聞所未聞的事情。所有這些劇情都無不釋放出一個信號:孟女士與華為是國家的心頭肉,國家極為珍視和關切。那麼,稍有頭腦的人都能聯想到,如果華為不是親兒子(國企),它能享受國家如此高規格的禮遇嗎?

中國有一句警言:出來混,遲早要還的,如果你走的是正道,那麼你永遠都不會墮落和遭受懲罰;但如果你心術不正,不遵守國際市場規則和別國的法律,為了國家利益就不擇手段,即使你能逃過一時,但蒼天不會饒過誰,孟女士被捕只是華為滑鐵盧的序曲,未來的日子華為將會遭遇更加沈重的打擊和難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