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奪人子天理不容 欠債要還乃是天理(圖)

2019-05-10 06:45 作者: 程守信整理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仇人和馬,都來找裴光遠賠命。
仇人和馬,都來找裴光遠賠命。(圖片來源:公用领域 國立故宮博物院)

一、仇人和,都來找裴光遠賠命

唐昭宗龍紀年間,河東裴光遠,調任滑州衛南縣縣尉。他為人貪婪,濫取賄賂,嚴刑峻法,百姓畏懼他,官吏也憎惡他。他特別好打馬球,即使是酷暑蒸熏,他也騎馬打球,不肯暫且停幾天。他養著一匹白,駿健而能馳騁,競由於暑月整日奔馳,不勝疲憊,斃死於球場之內。

有個叫王表的里長,家中雖然富有,但妻子早已去世,只有一個兒子才七八歲,白淨俊秀,常常隨著父親到縣衙門。裴光遠見了,很喜歡他,招呼他進入內宅,給他衣服、玩具,自此習以為常。裴光遠讓自己的親信,對王表;「我沒有兒子,你如果能把這孩子送給我,我一定善待你,你就是有了大罪過,我也不找你的麻煩。」

王表答道:「我確實身份微賤,什麼都要聽上司的。但骨肉親子,卻難於從命。況且這孩子在襁褓中,就失去了母親,豈能再離開他的父親?假使因此而得罪明公,就是死也甘心了。」裴光遠聽了,懷恨於心。過了幾天,他就派遣王表,到曹南去辦事,另外派遣強盜,等候在邊境上,殺死了王表,奪取了他的兒子

兩年後,裴光遠得了疾病,只過了一個月,就委頓不堪了。有時他好像被鬼物糾纏,自言自語地說:「王表來了,我一定還你的兒子。」他又作王表的聲氣說:「我雖然是個小吏,但一向謹慎,沒有一點兒過失,不料遭到你的殘殺,奪取我的孩子。我已經上訴於天庭,現在來取你的性命!」又作自己的話說:「現在我還你的兒子,給你大作功德,多多的給你冥錢,你能饒了我麼?」鬼魂都拒絕了,說:「不行!」

少頃,裴光遠又說:「白馬來了!」便代替馬道:「我為人坐,自有年限,至於負載馳驟,也有正常的界線。筋力之勞,不敢推辭,但你卻在有盛夏之月,打球不止,斃我微命!這都是你的過錯。我已經上訴於天,今來取命。」裴光遠又作自己的語,像哀求王表一樣,乞命於馬,但那馬還是不聽從。

過了幾天,裴光遠就死了。

二、楊丞相冤死復仇

唐朝丞相楊收,被誣陷貶官,死於嶺外。當時鄭愚尚書,鎮守南海。忽然有一天,門房來報告說:「楊相公在客廳,要見尚書。」鄭愚大為驚駭,因為楊收近來,朝廷有賜死他的旨命,他怎麼會來這裡?便起身接待。楊收己死,其鬼魂道:「我被觀軍容使(官職名)楊玄價,所譖毀,不幸遭到殺害。如今已經請上帝批准,賜給我領陰兵復仇。我想請尚書,代我設宴犒賞陰兵,同時借錢十萬貫。」鄭愚答應了,但由於軍府用度大,錢只能借給一半。楊收道:「我要的不是銅錢,而是紙錢。您燒紙錢時,最好不要挨著地面。」

鄭愚道:「如此,我自然能夠從命了。」楊收從容長揖而去。

鄭愚命人在北郊設酒宴、敬燒紙錢,以祭祀楊收。

楊收有個侄子,在壽陽為官,還活著,他見到楊收乘著白馬,臂挎紅色的弓箭,有一個朱衣天使,替他牽馬,對他說:「今天,上帝應許我殺死楊玄價,我已經射中了他。他必死無疑了。」

不久,傳來消息說:楊玄價得了暴病而死。誣陷好人,暫時快意,卻會遭報應,受重刑,吃無窮之烈罪慘痛!

(均選譯自宋代李昉《太平廣記》)

責任編輯:岳爾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