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壤之別!惹惱國共兩黨的不同結局(圖)

2019-05-19 09:00 作者: 傅建中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國學大師劉文典。
國學大師劉文典。(網絡圖片)

劉文典蔣介石只被關七天,燕京大學教授張東蓀觸怒了毛澤東,以間諜罪名被關了一輩子。

近閱大陸作家岳南所著《陳寅恪與傅斯年》一書,說是北伐後安徽大學代校長劉文典因學潮事件當面頂撞不可一世的蔣介石主席,並罵蔣為「新軍閥」,蔣在盛怒之下,打了劉文典兩記耳光,劉不甘示弱,飛起一腿踢中蔣的下腹部,而且是要害,痛的蔣哇哇大叫,蔣的衛士立即把劉抓了起來,關進牢裡。因劉文典是知名學者,又有黨國要人蔡元培和陳立夫替他求情,只關了七天就放了出來,沒有像燕京大學教授張東蓀觸怒了毛澤東,以間諜罪名被關了一輩子,文革期間瘐死獄中。

劉文典(1889~1958年),安徽合肥人,早歲參加同盟會,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通英、日、德、意等國文字,曾任國父孫中山的祕書,也是國學大師,精研「淮南子」和「莊子」哲學,揚言世界上只有兩個半人懂莊子,一是莊子本人,另一是他自己,那半個則是日本某學者。劉文典一度被蔣介石奉為國寳,但劉則視蔣為一介武夫而已,致有後來相互鬥毆的場面。

文人相輕,自古皆然,劉文典才高八斗,眼中自是目無餘子,不過他對在清華大學和抗戰時西南聯大的同事陳寅恪最為敬重,曾說以陳寅恪的學問,月薪該拿四百塊錢,而他自己只值四十塊錢,他最看不起的是同在西南聯大任教的沈從文,一方面因為沈從文沒受過什麼正規教育,二是因為劉一向對搞新文學創作的人最為輕視,說那不是學問。

在昆明那段日子,日機常來空襲,聯大的教授們經常得跑防空洞,躲避空襲。據岳南的書說,有一次劉文典跑空襲時,路上巧遇沈從文,劉一時火冒三丈,高聲大罵:「我跑是為了保存國粹,為學生講《莊子》,學生跑是為了保存文化火種,可你(指沈從文)這個該死的,跟著跑什麼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