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毛周的人結局大多很慘(圖)

2019-05-14 07:59 作者: 林輝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毛澤東(右)和其主要幫凶周恩來(左)通過發動各種運動殘害中國人。圖為毛和周會見日本人。
毛澤東(右)和其主要幫凶周恩來(左)通過發動各種運動殘害中國人。圖為毛澤東、周恩來會見日本人(網絡圖片)

關於中共黨魁毛澤東通過發動各種運動殘害中國人、鎮壓信仰、破壞中國傳統文化等罪行,無疑是罄竹難書,而其主要幫凶周恩來的罪孽同樣深重。可嘆的是,歷史曾經給他們安排過一些險厄,但歷史又讓一些人將他們救下。古語說得好,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面對著自己的恩人,毛周知道感恩圖報嗎?

三次救毛性命的醫生慘死

在中共奪取政權前的歷史上,一定不能少了一個叫傅連暲的醫生。傅連暲1894年出生在福建,自幼加入基督教,後來學醫從醫,在汀州福音醫校任教,並開辦診所。其後受侄女傅維玉影響,開始閱讀《新青年》等宣揚馬列的雜誌。

1927年秋,中共在南昌發動武裝暴動,已是院長的傅連暲聽說部分暴動軍隊正朝潮汕地區進發。親共的他十分激動,其後主動為中共軍隊傷員診治,包括給後來的中共將軍陳賡治癒了傷腿。1929年3月,毛、朱率領三千多中共軍隊流竄到汀州,傅連暲首次見到毛澤東,並主動建議為中共軍隊接種牛痘,還幫毛以醫院的名義訂了4種報紙,讓其瞭解國內形勢。

1931年,在國民黨第一次圍剿中共時,傅連暲所屬的福音醫院不僅治癒了負傷的中共領導人王稼祥、周恩來等人,還在毛的建議下辦起了紅色護士學校,為中共培養了大量醫護人員。

1933年,毛因惡性瘧疾赴汀州治療,並得以治癒。毛遂建議傅連暲將福音醫院遷到江西瑞金,正式成立中央紅色醫院。傅欣然同意,並將自己積累多年的全部家產一併交給醫院,並出任了中共的第一所紅色醫院的院長。

1934年9月,毛再次得了惡性瘧疾,在傅連暲的精心治療和照看下,毛又躲過了這一劫。10月,中共在國民黨的圍剿下,被迫逃亡。在逃亡途中,傅連暲先後治癒了毛、周等人以及眾多士兵們的疾病,還為任弼時的妻子、毛的妻子賀子珍接生……在中共逃到延安後,傅連暲奉命延安組建中央蘇維埃醫院,並出任院長。他還於1938年9月在毛的介紹下正式加入中共。其妻子和孩子在其離開後,與其失散。

中共竊取政權後,傅連暲先後出任中共中央衛生部副部長,中央軍委總後衛生部第一副部長等職,並在1955年被晉升為中將。

就是這樣一位三次救了病重的毛性命,救治過包括朱德、周恩來、劉少奇、林彪、任弼時、李富春、陳雲、王稼祥、鄧小平等眾多中共領導人,挽救了無數中共士兵生命、被視為功勞應該列於榜首的醫生,就沒能逃過文革。

1966年文革爆發後,傅連璋被冠以「衛生部頭號走資派」、「三反分子」、「天主教會間諜」等罪名,遭到紅衛兵的殘酷批鬥。

9月3日,他給毛寫了一封求救信,明言「我在長汀、瑞金救了您的命,現在請您也救我一命」。9月5日,他被紅衛兵打斷了肋骨。毛不僅沒救他,還讓江青在1968年將其投入秦城監獄。對此,周恩來也是知情的,而且還寫了「把傅連暲交給來人」,即交給江青派來的人的條子。

可憐的傅連暲,在被投入秦城監獄後,即遭到了無休止的審訊逼供。體弱多病的他在被摧殘的同時,卻只能吃涼窩窩頭和蘿蔔白菜。最終,他在1968年3月29日含恨離世。據說他死時手上還戴著沈重的手銬,兩個腕部及肘部表皮脫落,結著黑紫色的血疤。其遺體當天便被火化,半點屍骨都沒有留下,火化登記表上沒有姓名,只有一個囚犯的號碼。

而可嘆的是,傅連暲到死都在要求見被自己多次救過性命的毛,但毛卻對自己的恩公置若罔聞。

救了毛的團總的兒子被槍斃

美國記者斯諾撰寫的《西行漫記》中提到毛自己說過的一次被捕並「急智逃脫」的經歷。毛的說辭是:1927年的一天,他在湖南衡陽礦工和農軍之間走動,被國民黨屬下的一些民團抓到了,要把他送到民團總部槍斃。毛當時手裡有從別人那裡借到的幾十塊錢,就打算賄賂押送者將其釋放。普通士兵見有錢收,就答應釋放毛,但負責押送的隊長不肯。毛於是決定逃脫,直到離民團總部約兩百碼的地方,才找到了逃脫的機會,毛掙脫繩子,往田野裡逃竄而去。

然而,在當年毛被捕的地區,一個金姓的小學教師讀了《西行漫記》後十分好奇,就開始調查這件事。幾經周折,他找到了曾在民團團部做過文書的老人。他回憶,1927年8月確實有個瘦長的男人被民團抓過,身上背了100多塊銀元和一些衣服信件,說是做生意的。但在該人被解到民團團部拷打審問後,才知道是共產黨的一個頭頭。為了活命,他供出好幾個同黨,有一個同黨並且是做縣長的,在鎮上小鋪裡等他,也一同被捕獲。後來他們被押解到邊防司令部去了。

金姓教師又找到了團總的兒子,詢問當年的情景。團總的兒子肯定當年父親抓的是毛澤東,但抓的具體情節不大明了,只聽說毛能說會道,願意和政府合作。他的父親見毛為國軍立了一些功,又是同鄉關係,幫他討情,保他回鄉教書,誰知後來他卻逃到井岡山去了。

中共軍隊渡過長江以後,老文書下落不明。中共「土改」期間,團總的兒子被槍斃了。後來,金姓教員被中共打成「右派」。

為不留活口 周殺死救命恩人

1931年中共早期領導人、中共秘密特務組織頭子顧順章被國民黨抓捕後,選擇了投降國民黨,並供出了中共大量的機密情報,中共在上海的地下黨受到了重創,在上海從事情報工作的周恩來也差點被俘。

周恩來在逃脫後,親自指揮對顧順章進行報復,其家人及當時在顧家的人員共十多人都被中共特科紅隊人員殺死。對此進行了大量研究的吳基民,撰寫了《周恩來與上海滅門血案》一書,並在臺灣出版。書中披露,周恩來等一干人先後來到了顧順章的住處上海威海衛路802號。當時顧順章的妻子張杏華與斯勵、朱完白和朱完白的妻子正在打麻將。張杏華看到周恩來之後,讓妹妹張愛寳接替自己,自己則將周恩來讓進臥室。在周恩來與牌桌上其他人對視時,周恩來和斯勵都認出了對方。

斯勵,黃埔軍校學生,北伐期間在總政治部任秘書,並加入了中共。他的哥哥斯烈是國民黨二十六軍第二師的師長,國民黨「四一二」清黨時就是他下令在寳山路開槍的。國民黨清黨時,周恩來曾被國民黨軍隊扣押過,正是斯勵通過哥哥將其營救出來。

如今周恩來發現斯勵認出了自己,心裡暗暗叫苦,但並沒有選擇放過自己的恩人,而是下令將其一同殺死。包括斯勵在內的客廳中所有的人,都在死後被埋到了天井裡。

救出周的「裝甲兵之父」文革被暴打

被稱為「中國裝甲兵之父」的章培將軍,1926年,參加國民黨北伐。1927年2月,任上海警察廳第一總局局長。3月,任浙江省省防軍第六團團長。受親共的二弟章乃器和加入中共的三弟章秋陽的影響,章培也對中共頗有好感。1927年,他因掩護章秋陽從事革命活動,放走列入逮捕名單的包括周恩來在內的12名中共黨員而被撤職。1930年,他出任白崇禧七十九師少將參謀長。1932年,在第四次國民黨「圍剿」中央蘇區時,因被指控為藉故拖延戰機,有通敵之嫌再次被撤職,並被送到國民黨陸軍大學特別班學習。

1936年,章培又一次營救被關在監獄中的左傾的「七君子」。此後,亦冒險解救過中共黨員。也因此,包括周恩來、陳雲在內的中共黨員,都隨著章家兄弟稱呼章培為「大哥」。

章培在陸軍大學畢業後留校任少將教官,並親手籌建了機甲戰術系,還先後擔任陸大二期與四期的將官班主任(國民黨少將以上將領為期一年半的培訓)。可以說,蔣介石手下幾乎所有軍團以上的將官,都曾經是他的同學或學生。

1941年,章培離開陸大,前往陸軍機械化學校組建中國的裝甲兵團。1943年,他以中將身份率先遣組,親赴印度美軍基地,輸送機校裝甲優秀學員800人,在接受美軍培訓後,組成了中國第一個裝甲兵團,並加入中國遠征軍參與盟軍緬北作戰,取得了不錯的戰績。

抗戰勝利後,章培在中共的安排下,脫離了陸軍大學去香港,途經杭州時還曾規勸浙江省主席陳儀歸附中共。1949年2月,在中共的邀請下,他從香港回到大陸,籌建了中共第一所軍事學院,擔任戰事組長、裝甲教授研究會第一副主任。由於其在陸軍大學的聲望,章培幫助中共至少招募了58位國民黨少將級別以上的教官,他們為中共培養了大批裝甲機械化人才。

在最初的幾年,章培確實受到了中共的器重。據說,在中共建政後的一次活動中,周恩來認出了章培,主動跟他打招呼,當眾對他當年的救命之恩表示感謝。然而,這並沒有阻止其厄運的到來。

1954年,章培轉業到山東,任山東省政協常務委員。1958年被打成「右派」,文革期間更是被侮辱、暴打。據《我們懺悔》一書披露,在1967年初夏,山東政協機關造反派對其進行了批鬥。「一天傍晚,在機關後院高臺南面,我們正在玩耍,四五個造反派不知為何喝住正欲回家的章培先生,沒說幾句話就開始暴打。有人啪啪啪啪,連續正反抽他耳光,只見他胸膛挺直,紋絲不動,一聲不吭,頭被抽打的來回擺動。接著又有人從後面猛的一腳踹在他小腿上,他不由自主的哼了一聲,狠狠地栽倒在地,但立即又爬了起來,筆直地挺立著,任由造反派繼續暴打,沒有呻吟,更不求饒……」

在這次被暴打後,章培給周恩來寫了一封信,大意是:「我不求你們像我當年對你們一樣。我已是70多歲的人了,只請你們按照你們的俘虜政策對我。」可是沒過多久,章培又被暴打一次。不知此時的他是否已經認清了中共和周恩來的兩面嘴臉。

1973年,80歲高齡的章培被摘掉了「右派」的帽子,並調回了杭州,與女兒一家住在一起。因為他的到來,已是「反動學術權威」的女婿家門口又被貼上了「國民黨中將乘龍快婿」幾個大字,他的外孫、外孫女也經常被造反派的孩子追打謾罵。在這種情況下,章培深居簡出。其在此期間曾一度撰寫過回憶錄,但後被付之一炬。1979年,章培去世。

結語

曾經受過傳統儒家教育的毛、周,為何在相信了馬列主義、相信了共產黨後,變得如此沒有人性?不懂知恩圖報?原因就在於中共一貫強調黨性永遠高於人性,無論你內心有著怎樣的意見,但一旦作為黨員表態時,為了所謂的「崇高的目標」必然要和「組織」保持一致,即便要泯滅人性。

毛、周以及千千萬萬相信魔鬼的中共黨員就一直在踐行著,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何他們可以對恩人痛下殺手,可以置恩人的苦難於不顧。而那些救了他們而被迫害、被傷害的恩人,地下有知,一定會陷入深深的後悔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