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美中貿易陷入「持久戰」?對誰更有利?(圖)

2019-05-24 08:10 作者: 鄭裕文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中貿易衝突如果陷入「持久戰」,對誰更有利?(圖片來源:美國之音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5月24日訊】這個月,美中貿易談判從原本雙方都宣稱「進展良好」的態勢突然逆轉。雙方上調關稅,美國對華為實施禁令,下一輪談判陷入僵局。歷經11輪磋商的美中談判為何「風雲突變」?責任在哪一方?兩國是否還有可能達成協議?全球兩大經濟體間的貿易戰看來短期內不會消停,這對美中兩國的經濟帶來什麼影響?美中貿易衝突如果陷入「持久戰」,對誰更有利?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美國企業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經濟和貿易專家史劍道(Dr.Derek Scissors);美國智庫威爾遜中心「基辛格美中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Mr.Robert Daly)

史劍道:談判破裂中國原因,繼續加稅恐是問號

美國企業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經濟和貿易專家史劍道說,現在,中國說美國提出的要求不合理。但是,在萊特西澤和姆努欽訪問北京之前,中國並沒有這麼說;而我知道,他們在北京並沒有提出過分的要求。所以,看來是中國在自相矛盾。我想談判破裂是中國的原因。自從破裂之後,美國採取了進一步的行動,使得要恢復更加不容易。另一方面,談判破裂是中方向我們提出更多要求。這樣一來,如何恢復談判呢?

史劍道說,此外,我還是不認為美國會對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繼續加稅。原因是,美國提出的時間點明顯是為了配合川普和習近平可能在日本大阪的會面。真要實施這樣的措施,我們會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讓經濟領域做出適當的調整。就像我們看到的華為被上黑名單一樣。

其實,這是美國在六月兩位元首可能會面之前向中國施壓。所以,我懷疑美國是否真會兌現提高3250億美元產品關稅的說法。對於已經加上去的關稅,中國必須做出部分讓步才能解除掉。美國曾經說過,如果談判順利的話,我們不會把兩千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從10%提升到25%。而談判進展不順利,所以提升關稅就是美式的機械反應。而且,因為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計畫,所以要解除也不那麼容易。而加稅3250億美元產品是比較新的提法,更多是為了討價還價,而且也比較急。我雖然覺得有這種可能,但還是懷疑美國是否真會實施。

史劍道:打華為不為經濟,國家安全是重點

史劍道說,我認為除了關稅之外,當然還有其他工具可以用來對付中國的行業違規行為。我也相信,中國公司受益於偷竊美國技術-或者親自偷竊或者通過別人間接偷竊。正是這些人破壞了美中之間的經貿關係。但是,關稅傷害的是所有人-如果我沒有偷竊過美國技術,關稅也會傷害到我。

而美國對華為的舉措就是強有力的、有針對性的措施。應該直接針對那些有非法行為的公司。加稅則是會影響到所有人,包括中國企業和美國消費者在內都受到衝擊。但是,因為總統喜歡關稅,所以我們現在用關稅作為工具。至於關稅會幫助誰和傷害誰,看它實施多長時間。如果時間長的話,美國生產者有時間調整。美國企業會認為中國是一種威脅,所以會離開中國;如果短期的話,不會對中國產生很多的負面影響,但會傷害美國消費者。使用關稅的話,長期才會有作用,短期沒什麼用。

史劍道說,對於美國對華為的做法,簡單的經濟學解釋就是,我們在幫助美國的企業。但是,這個說法並不正確。因為很多美國企業會說,我們更喜歡跟華為做生意,所以,你們在傷害我們。所以,我不會說,美國對華為的舉動僅僅是經濟原因。中國人看我們也不會認為我們在保護自己的企業,因為我們沒有必要對企業進行保護。美國最關注的是國家安全,不希望中國控制全球大量通訊設備。此外,中國還長期把美國通訊數據信息轉移過去。總之,美國針對華為不是經濟上的原因。

史劍道說,我們無法完全封殺華為。班農先生的部分說法我同意,但是,我不認為美國可以封殺華為。我們可以把它排除出某些市場、打擊它,但是無法封殺它。我不同意華為比貿易談判更重要的說法。如果中國能夠做出知識產權上的改變和強制技術轉讓的改變,將會對全球經濟產生巨大影響。

我不是說華為不重要,而是從知識產權上看,這個問題涉及很多中國公司,甚至包括比華為更大的公司。我覺得,班農可能誇大了華為的作用,可能是因為他支持這件事吧。我認為,貿易談判比華為更加重要。

戴博:中國期待協議,川普思路將定奪國內

美國智庫威爾遜中心「基辛格美中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說,如果美中兩方都想達成協議的話,他們肯定會想辦法來繼續進行談判。就像史劍道說的,原來是因為中方改變了主意,美國才施加壓力。中國現在的說法是,除非美方有誠意,否則沒有什麼可談的。

這句話的意思,據我所知,就是你到底想不想繼續談判和達成協議?或者你們的陰謀是不是想用所有這些舉措來遏制中國?你們要說清楚是否對達成協議有興趣。所以,覺得白宮有兩個不同的想法。

短期的是川普有可能接受中國的部分訂單和承諾;另一個是他的幕僚和高級助手們認為,兩國已經全面將進入競爭關係,所以要用貿易摩擦來施加壓力。川普最後到底會怎麼決定,很可能取決於對美國國內政治所打的算盤。

戴博說,從地緣政治這方面看,我不得不承認,多數美國主流漢學家在川普剛開始加征關稅的時候,是反對的。我們認為,美國跟中國之間的貿易逆差並不是兩國投資和經貿問題中最大的問題。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川普引起了北京的注意。如果川普僅僅只是要求中國的國企和私企改正自己的行為的話,很可能不會有這麼大的效果。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原來積極反對川普的一些民主黨人和主流分析人士,現在雖然在別的方面仍然反對他,但是在對中國施加壓力上是支持他的,而且害怕他最後會變成紙老虎,會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接受中國的空話承諾和更大的訂單。我覺得,關稅到最後起不起作用還要拭目以待。

戴博:美中仍需合作,長期對抗不可否認

戴博說,美國不僅僅讓華為上了黑名單,而且還在重點關注一些其他的科技公司,比方說海康威視,還有其他所有參與新疆維族人集中營的公司,以及全中國所有的監控技術公司,就是瞄準中國各種各樣的這類大公司。

關注它們的部分原因出於商業考量,部分是出於人權考量。此外,美國有很多人,尤其是一些參議員,都主張跟中國脫鉤,覺得中國在追求所謂的綜合國家實力,就是瞄準美國的唯一超級大國地位,所以要在所有方面與中國對著幹。很多中國人覺得,美國到處遏制中國。但是,我不同意「遏制」這個動詞,這是錯誤的。現在,美中陷入長期敵對期這個想法,我覺得基本上是對的。兩國還有合作的領域和合作的必要,可是不可否認,我們已經進入了如同習近平所說的「新時代」。

我贊同宏觀分析美中關係。班農曾經說過,一百年以後的美國人回想我們這個時代,會問,你們那個時代的美國人怎麼那麼天真?那麼傻?沒有早一點認識到中國產生的威脅?他這個說法基本上是對的。

可是,他相信的很多策略我是不支持的。他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說,他認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最大議題是美中關係,我也不讚同。在美國總統大選中,很少有外交問題成為關注度排名最高的現象。美國選民還是關注國內的經濟、政治問題。

儘管中國是一個嚴重而長期的戰略挑戰,但是我們也不能說,中國是美國人面臨的最嚴重的挑戰。美國現在的貧富懸殊問題、兩黨的兩極化和不妥協不讓步、很多的政治和文化危機,都不能歸罪於中國。

美國人需要解決自己的問題。我希望這個方面班農說錯了。2020年,美國人需要自己照鏡子,決定自己需要做什麼來改變自己的國家。中國的問題很多,但是我們也不應該四處將它妖魔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