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與文明的衝突(圖)

2019-05-29 02:26 作者: 李顯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美貿易戰不是一場尋常的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貿易戰,而是民主文明與共產專制的最後較量。
中美貿易戰不是一場尋常的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貿易戰,而是民主文明與共產專制的最後較量。(圖片來源:STEPHEN SHAVE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5月29日訊】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升級,西方社會的主流精英們逐步意識到了:這不是一場尋常的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貿易戰,而是民主文明與共產專制的最後較量。

對於國際社會,特別是那些長期關注中美問題的專家學者們,這場貿易戰無異於一場以美國率領的自由民主陣營和以中共為首的專制國家為爭奪主導世界乃至人類未來的世紀大戰。

四月底,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博士在新美國智庫主辦的「未來安全論壇」上就日益緊張的中美關係表示:「這是與一個很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識形態之間的爭鬥,而且美國以前沒有經歷過這種情況。」

早年畢業於哈佛大學的斯金納博士在借調任職美國國務院之前,一直在卡內基.梅隆大學擔任國際關係學教授。她認為(美國)和前蘇聯的博弈依然是在西方人種之間的抗爭,而眼下「這是第一次我們將面臨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不是高加索人種。」

作為有美國黑人血統的斯金納博士闡述的這些言論,依然引起了親共的左派學者和媒體的猛烈抨擊,特別是她最後這句話被認為是對華人的種族歧視。在論壇上,有人問到她的說法與哈佛大學政治學泰斗亨廷頓教授的「文明衝突理論」是否相似時,斯金納博士回答:「有一些相同的理念,也有點不一樣。」

由此可見,斯金納博士並沒有像左派媒體和學者們描述的那樣簡單地把中美視為兩種文明的衝突,畢竟中共比起前蘇聯(共產黨)其實更加陰險狡詐,沒有底線,而且已經全面滲透世界政治和經濟領域,但不遵守國際規則和慣例。

然而,經過雙邊協商,前蘇聯還會履行諾言,於1975年和北約組織簽署了赫爾辛基最後條約,為後來的蘇共垮臺和遵守人權準則奠定了基礎。

由於傑出的學術成就和影響力,亨廷頓教授生前是哈佛大學僅有的幾位終身校聘教授之一。亨廷頓教授在1993年發表在《外交事務》雜誌上的「文明的衝突」論文轟動了知識界。三年後,亨廷頓教授將此文章整理成一本書,叫做《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

這部暢銷書旋即風靡世界,被譯成幾十種文字。亨廷頓教授認為,現代化使得地球村變小,具有相似文化和宗教背景的國家開始聚合,而不同文化和宗教背景的國家和人們在逐步分離。各地區不同宗教或文明(文化)之間的衝突難以避免,而且一個以文明和宗教為基礎的世界秩序已經開始形成。

亨廷頓教授在此書中預言到中美之間未來的衝突,以及伊斯蘭國家會和中國大陸在國際社會上聯盟對抗西方文明,儘管這兩者之間缺乏共性。比如,雖然中共嚴厲鎮壓在新疆地區信奉伊斯蘭教的維吾爾民族,伊朗等伊斯蘭教國家在國際事務上依然和中共緊密配合,聯盟抗衡西方民主國家。

由於亨廷頓教授觀點傾向傳統的保守主義,在左翼自由派盛行的哈佛校園裡,他的公開講座經常受到來自激進左派的挑戰和攻擊。在他的著作出版五年後,「911」事件的發生印證了他預測的伊斯蘭文化和西方基督教文明的衝突,使得曾經攻擊他的左派媒體和學者們啞口無言,刮目相看。

筆者在哈佛讀書時,有幸曾與亨廷頓教授在他辦公室裡討論過中共以及其專制體制下的人權狀況,並幾次聆聽他的講座和論壇。學富五車的亨廷頓教授謙卑平和以及嚴謹治學的作風給筆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一次哈佛舉行的有關移民問題的辯論會上,亨廷頓教授溫文儒雅,舌戰群儒,公開表示外來移民應該融入美國主流社會和文化,並關注大量的來自不同宗教和文化背景的移民逐步地沖淡了美國傳統基督教文化和西方民主價值觀念。

亨廷頓教授生前曾經斷言:龐雜的不融入美國主流文化的移民會導致未來巨大的社會問題——這個預言果然今天驗證為美國民眾和總統大選最關注的熱門話題之一。

顯然,亨廷頓教授以及斯金納博士認為,今天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是一個與國際社會格格不入的怪胎,從任何一個角度上看都構成對西方文明,乃至對人類普世價值的威脅。

應該指出的是,自1949年以後,歷經多次政治運動,特別是「文化大革命」和近二十年來對傳統佛家修行文化法輪功的迫害,古老的中華五千年文明在大陸已經被中共刻意地瓦解成支離破碎,蕩然無存。目前的中國大陸實質是被中共綁架了的變異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社會。

而傳統的中華民族價值觀,比如仁、義、禮、智、信等等,與西方的普世價值沒有矛盾或任何衝突;具有傳統中華文明的臺灣與普世價值和民主社會就是一個成功的融洽範例。

換句話說,中共的暴力革命學說以及無神論才是與普世價值以及西方文明有衝突的意識形態,而且是一個旨在摧毀人類道德底線的一股邪惡勢力。

諸如許多西方主流媒體指出的,儘管川普總統在很多外交事務領域裡的政策具有強烈的爭議性,但他對中共的強硬態度在華盛頓兩黨之間以及在民眾中頗受歡迎。

正如微信上一個被廣泛轉發的署名王冠一寫的《貿易戰的本質問題是什麼?》文章指出:「美國的訴求是「三零二停一允許」,三零是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二停是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停止強行技術轉讓,一允許是允許美國人到中國獨立開設公司。」

然而,中共早在2001年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候就承諾了這些條件,但是均未兌現。該文章指出:「《中國入世承諾》45項承諾中,7項經濟政策承諾只遵行了1項,4項知識產權承諾遵行了1項,12項貨物貿易承諾遵行了7項,22項服務貿易承諾遵行了14項,合計遵行23項,履約率51.1%。而且違反的承諾全都是關鍵承諾,比如關稅、金融、『牆』。」

不幸的是,這篇中肯的文章已經在微信上被官方「和諧」了,畢竟今天的中國大陸是一個不容許說真話的國度。

據悉,美國矽谷的思科公司的律師在深圳會見華為的老闆任正非的時候,當面對質華為盜竊思科知識產權,甚至思科手冊上的錯誤也同樣出現在華為手冊上。但思科的律師沒有料到,任正非臉不紅、心不跳地以無賴的口吻回道:那是巧合。

儘管美國近期開始制裁了具有軍方和政府背景的華為公司產品,但是中共多年來幾乎封鎖了美國所有的網際網路企業,比如谷歌、推特、臉書,YouTube等等,還有西方各大主流媒體。

面對這樣一個流氓政權,許多華盛頓政策分析家們普遍認為:中共在貿易政策上長期不遵循國際慣例,其人權記錄,特別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體器官摘除的行為是令人髮指的,同時中共在南中國海和臺灣海峽公然違背國際法的行為,都迫使國際社會重新考慮並改變過去曾天真地期待通過把中國納入國際社會來和平演變中共的設想。

很多西方國家過去善意地為中共提供了各種人道、經濟和技術援助,現在不免有種伊索寓言裡「農夫與蛇」的難言苦衷。

二十多年後,歐美國家現在開始意識到一個膨脹的中共,通過「一帶一路」的債務貿易外交,以及在文化和政治領域裡的各種滲透,已經直接威脅到西方文明和民主體制的根基,乃至傳統的國際社會秩序。

人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在今天的21世紀裡,中共以一個全新的前蘇聯共產帝國的面目出現在這個地球上並稱霸國際社會。由此,在各個領域裡,包括貿易談判中,抵制和剷除這個代表黑暗勢力的中共便成為了維護人類和平和發展的必要宗旨。這也是在今天的歷史轉折時期,維護人類普世價值和世界文明的唯一途徑。

荀子曰:「人無禮則不生,事無禮則不成,國無禮則不寧。」中國經濟在與美國貿易戰中已經開始走向低谷,加上國家和地方債務纍纍,世風日下,人心渙散,「樹欲靜而風不止。」

違背道義和天意的中共其實已經是搖搖欲墜,苟延殘喘,其結果無非是應驗了古人的警句:多行不義必自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