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年 真相對撼洗腦(圖)

原標題:「六四」三十年——中、老兩代中國人的歷史責任

2019-06-01 07:27 作者: 胡少江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香港「六四」夜悼(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6月1日訊】有一位80後的親戚住在我家,這位親戚畢業於一所中國第一流的大學,畢業後在深圳的一家跨國公司工作了近7年,然後到海外讀研,畢業後到香港工作。在我眼中,他是一個誠實、善良、聰明、陽光的年輕人,我們之間也有一些交流,我從他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尤其是智能手機、電腦和其他一些當下時尚而又實用的網路玩意兒。

我們平時進行政治觀點方面的交流並不多,但是我知道他討厭網路封鎖,也渴望個人自由,這大概也是他離開大陸到海外求學和工作的原因之一。最近半年,華為成為中國的熱點新聞,所以我們之間偶爾對這個問題也有一些討論,雖然我知道中國政府在中國年輕人中鼓動民族主義頗有手段,但是這位年輕人的觀點還是令我吃驚。嚴格說,吃驚的並不是他的觀點,而是他的思維方式。

他沒有刻意去瞭解華為事件的來龍去脈,也沒有全文讀過任正非的記者訪談,更沒有仔細研讀美國司法部門對華為起訴的文件,但是他卻一口認定「華為沒有錯,因為中國媒體都這這麼說的」。談到華為的前途,我曾經試圖勸他多讀一些不同觀點的文章,甚至向他推薦一些技術分析短文,但是他都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堅定相信︰「華為宇宙第一」,「華為必勝」(這些都是他的原話)。

據說他的觀點代表了不少中國青年的觀點,他們在網路空間裡只看那些與自己觀點相同的文章,互相之間發表一些彼此支持的言語激烈的評論,由是形成了強化自己觀點的一個封閉的自我循環的思想生態系統。其實,我向來不反對年輕人持有自己的觀點,我年輕的時候也是自信的,甚至可以說非常固執。但是身處開放社會的他們如此堅決地拒絕瞭解任何不同觀點的態度仍然讓我意外。

於是我迂迴地試圖讓他知道不去努力瞭解事實真相便人云亦云的做法有多麼愚蠢,我也試圖告訴他,政府控制的官方媒體沒有什麼信譽可言,我給他講了幾個真實發生在中國但是卻被官方禁止提及的歷史事實,例如:國家主席(劉少奇)在五十年前是怎樣獨自赤身裸體地死在一個陰森寒冷的小屋裡;身經百戰的元帥(彭德懷)如何被當眾毒打;北京大學數十位教授如何在遭受羞辱之後自殺身亡,等等。

顯然,他完全不知道這些故事,他連劉少奇、彭德懷的名字都沒有聽說過,當然更不知道那些因為愛國而在一九四九年政權變更後留在國內,卻被政權瘋狂迫害並被迫自殺的一些著名的知識份子,談到「六四」屠殺,他更是一頭霧水。他在國內沒有聽說過,即便到了海外,也只是草草地從一些新聞標題上掠過,可是他們已經被官方洗腦,認定所有那些海外報導都是別有用心的謠言。

我無言!我知道中國共產黨一直處心積慮地篡改歷史,但是對這個政黨在中國青年身上推行這一套做得如此的「成功」感到透心徹肺的悲哀。當然,與此同時我也心存希望,畢竟這個政權的統治的基礎是謊言,而人心、人性則是極權政府所改變不了的,因此只要我們堅持不斷地敘述真相,謊言的冰山終究會被事實的溫度融化,依靠謊言的統治一定會轟然崩塌。

現在的年輕人生活不易,他們要在競爭激烈的職場謀生活,還需要時間談戀愛和社交等等。他們的觀點已經被官方媒體所扭曲,而且又似乎沒有時間去讀那些他們不曾習慣的書籍。但是我也注意到,我對這位年輕人講述的那些真實的歷史動搖了他對官方媒體的盲目信任,我不曾妄想能很快改變他們這一代人的一個一個具體觀點,但是我願意幫助他們在謠言之外開啟一扇窗,讓他們以更為開放的心態探尋一個真實的歷史和周圍的事物。

再過四天就是發生在天安門的血腥大屠殺的三十週年的忌日。我僅以這篇小文章悼念在那場為自由和正義的抗爭中犧牲生命的青年人,也以這篇小文記錄中共不斷編造謊言壓制輿論的三十年。更重要的是,我想提醒中國的中、老年人:共產黨在用謊言篡改歷史、矇蔽青年,我們這些歷史的親歷者有責任將那些在我們周圍發生的真實故事告訴我們的下一代,用我們的誠實溫度去摧毀謊言冰山,從而摧毀任何只有依賴謊言才能夠生存的一切歷史癰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