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不去的記憶——「六四」三十週年祭(圖)

2019-06-05 12:49 作者: 園丁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為「六四」大屠殺的30周年,全世界最大的「六四」天安門紀念碑在美國加州落成。
今年為「六四」大屠殺的30週年,全世界最大的「六四」紀念碑在美國加州落成。(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

筆者曾用十來篇歌謠,簡要敘述了從上古時期至中華民國的中華歷史。唯獨沒談中共統治大陸時的這段史實。這次說的史實就與中共有關。

凡是經歷過巨大的天災人禍的人,心中總會留下深刻的記憶。例如經歷過戰爭的人,知道戰爭是多麼恐怖,多麼殘酷,因此在餘生更熱愛和平。經歷過毀滅性大地震的倖存者,知道天災是什麼,因此,也更珍惜生命。凡是八旬以上在中國大陸出來的人,都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經歷過國共內戰,經歷過中共統治下的歷次政治運動,親眼見識過中共「創造」的種種歷史事件。對於善於思考的人來說,這些經歷,總會在自己頭腦中留下抹不去的印象,並且有所覺悟。這次行文要說的是,三十年前發生在中國北京的,震驚中外的「六四」事件。那時作者在北京。作為「六四」見證人,那是抹不去的人禍記憶。

談起1989年的「六四」事件,還得從胡耀邦當政時的中共政權說起。在中共體制下,中國經歷了「文化大革命」,毛澤東發動的這次階級鬥爭,利用一些助紂為虐的文痞,組成中央文革小組,指導運動,翻來覆去的運動群眾,製造內亂,無限上綱的人整人,造成了無數的冤假錯案。「文革」過後,在胡耀邦當政時,他主持了平反冤假錯案。解放了一大批中共的「老幹部」。但是有些人重新上臺後,以權謀私,使官場腐敗之風蔓延。同時,物價飛漲,民不聊生。當時在知識界,以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為代表的學者、精英們則提倡解放思想,學習西方的民主、自由。當時掌握實權的鄧小平,把他們的倡導,定性為「資產階級自由化」。鄧小平又以胡耀邦領導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為理由,把胡耀邦排擠下臺。

1989年春天胡耀邦去世。北京青年學生懷念胡耀邦,在天安門廣場舉行悼念活動,四月掀起學潮,高校學生自發成立了自治聯合會(簡稱高自聯),為紀念「五四」運動,學生出宣言,要求民生、民權。宣言聲明支持國家實現現代化,並反對腐敗。鄧小平錯誤的判斷形勢,將民眾的合理要求,當作了對中共政權的威脅,他把學潮定性為動亂。4月26日中共黨報出社論,按照鄧的指示,將學潮定性為「動亂」。黨報的定性,引起「高自聯」不滿,5月,烈日當頭,高校學生罷課走上街頭遊行,在北京各主要街道和長安街、天安門廣場都有罷課的學生,他們以絕食表示抗議。有的學生暈倒在路邊。那些天,整個北京上空,救護車的喧囂聲不斷,學生的活動和要求,當時在電視臺新聞節目中現場直播後,得到首都各界民眾響應,其中包括學術界、新聞界、工廠工人,機關團體,都有到天安門廣場參加遊行的隊伍,在長安街上從東到西人流絡繹不絕。總書記趙紫陽訪問朝鮮歸來,到天安門廣場看望絕食的學生。此舉激怒了鄧小平,5月19日他被鄧小平罷官。消息傳出,激起民怨,北京一百萬民眾自發上街遊行,支持學生。十里長街掀波瀾,本人也在遊行隊裡邊。當時的媒體比較客觀地如實報導,民眾天天看電視、聽廣播。於是全國各地乃至香港各界民眾,都起來聲援北京高校學生。5月20日,北京實行大戒嚴時,市民已經有災難臨頭的預感。此時的學生也在搞串聯,呼籲民眾阻止官方調動軍隊進北京。此後幾天內,各地的軍車進京確實受到以學生為主力的阻攔。北京城內人人憂心忡忡,眼看著兵臨城下的陣勢就要到來,復興門外,已經成為民眾阻攔軍車進京的前線。學生爬上軍車,勸說士兵不要把槍口對向人民。可是軍令如山,不明真相的士兵,是被中共欺騙來鎮壓「動亂」的,他們早就被灌輸了「黨叫幹啥就幹啥」的觀念,於是他們為向黨表達忠心,不惜對學生耍野蠻,激怒了民眾,把軍車推翻。再說中共的元老們,被民眾嚇破了膽,他們在鄧小平家裡秘密謀劃對策,5月27日,鄧小平拍了板,欽定江澤民掌大權。江澤民何許人也?王滬寧擔任江的助理時,曾經張羅,利用一個外國人寫過《江澤民傳記》,海外華人也曾出過《江澤民其人》一書,二者對其評價有天壤之別。胡錦濤當政時,曾經有個歷史學者呂加平,寫公開信向黨中央揭露江澤民的「二假二奸」問題,因此遭到中共迫害。

所以,我說江澤民就是一個竊取國柄的賊子。話題轉回到「六四」事件上來,此賊一上臺,風雲突變,於是「六四」慘案滅絕人寰。

「六四」屠城那天是在夜間。當日白天我們還按照教育部的指示,去過天安門廣場,看望在那裡安營紮寨的學生,勸他們回學校,不料當夜屠城部隊就開進天安門廣場,在那裡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六四」慘案。在睡夢中,北京市民被從市中心傳來的陣陣槍聲震醒。人們紛紛從家裡想走到街上,不料,已是大兵壓境,街上已經被持槍的戒嚴部隊佔領。凌晨,從積水潭方向傳來隱隱約約的大喇叭廣播聲,是在呼叫在家裡的護士,馬上去醫院上班。天亮以後我們去上班,路過之處,見到處是持槍的士兵。到屠城的第二天,上班族,人人像是驚弓之鳥,坐在辦公室,都在交流自己的見聞。我聽到的消息裡,有不少無辜民眾的傷亡事故,其中有一個某部司機,家住在和平里13路公共汽車終點站附近,夜間被屠城的槍聲震醒,到陽臺看,不小心碰落了一個花盆,掉到樓下,被在路邊站著的士兵,舉起自動步槍,衝著陽臺突突突一陣橫掃,那人稀裡糊塗就斷氣了。有的同事騎自行車上班,路過二環路,馬路上坦克車軋的痕跡清晰可見。有的說京廣大廈有的玻璃佈滿槍眼。還有人說長安街上的血跡被灑水車沖過後,仍然有血斑,有的說積水潭醫院裡堆滿了被槍殺的學生屍體。「六四」屠城發生後,消息傳到全國各地,更激起民眾怨恨,北京市民自印傳單,到處散發。我騎自行車路過,看到在二環路上仍有被民眾推翻的軍車。在8路汽車終點站,汽車排了很長的一條車龍,原來是公交車司機罷工了。

經歷「六四」的人,人人都會有不同感受。對我來說,真使我如夢方醒。此前在中共多年謊言欺騙下,總以為這個黨的黨魁就像《東方紅》歌詞裡唱的那樣,「他為人民謀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這個黨是燈塔,是太陽。「六四」屠城,中共黨魁居然指揮人民軍隊,把槍口對著人民開槍,用坦克車壓死無辜的青年學生!然後黨可以給被他們屠殺的人民群眾,戴上一個「動亂」的帽子,而他們的反人類罪的實質,就被「平定反革命動亂」的謊言掩蓋了。

八九年「六四」已經過去三十年了,當年被中共屠殺的學生「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等還在世,被坦克壓斷腿的方政,人還在美國。每年,香港正義人士年年都有紀念活動,這個中共掌權的主子,已經換了幾代人了,儘管公布於世的眾多「六四」真相資料,已經已經成為他們犯罪的鐵證,但是他們就是維持在「六四」,「北京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一個人」的謊言。

「六四」過後,中共對北京黨政機關,高等學校和文化界進行了大清查,人人過關,每人都得向黨交待「六四」期間自己在何處,做了什麼,誰能證明。對於學運領袖和支持學運的學者,國家發出通緝令追捕法辦,如王丹、熊焱、周鋒鎖等被抓關入中共監獄。像方勵之、萬潤南、蘇曉康、嚴家其等知識精英,像吾爾開西、柴玲、封從德等學生領袖被迫流亡海外。拒絕執行鎮壓學生命令的38軍軍長徐勤先,被秘密判刑,關進秦城監獄5年。「六四」過後,趙紫陽被冠以「分裂黨」和「支持動亂」的大帽子,被革職和審查。經過3個月,也沒有找到任何證據。於是江賊把他軟禁起來,直至2005年1月17日去世。剝奪他人身自由,關押了他16年。

「六四」前,中共黨魁鄧小平把江澤民扶上臺,中共不承認六四所犯下的反人類罪,就是包庇江賊。所以,江賊又以中共和其掌握的國家機器,作為他反人類的武器,繼續幹著毀滅中國人的罪惡勾當,他敗壞中華傳統道德,破壞中國傳統文化,更有甚者,十年後,他對一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殘酷鎮壓,使用了各種政治流氓手段,使用各種酷刑,並欺騙世界輿論和中國民眾,來反對法輪功,因此他已經與中共生死與共。本人在「助紂為虐的文痞」一文中提到,王滬寧等是江賊他扶植起來的餘孽。目前他的殘餘勢力仍然在中共政權中作祟,所以不論胡錦濤還是習近平,都擺脫不了江魔頭的控制。

中國有句名言,叫做「慶父不死,魯難未已」。這句話出自於《左傳閔公元年》,意思是說不殺掉慶父,魯國的災難就不會停止。現在人們就用來比喻不除掉製造內亂的罪魁禍首,國家就不得安寧。我看這句話用於說江賊,再恰當不過了。中國當前的一切禍根均來自於這個江魔頭,中共在他多年操控下,他與中共已經不是狼狽為奸可形容的了。看過《九評共產黨》一書的人會知道,中共是外來邪靈附體的邪教,其黨魁雖然是這個邪教的首領,但他已經是江魔頭的傀儡,國人只有擺脫中共的控制,只有除掉江魔頭,天下才會太平。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